我們失去的不是民主、自治,或抵抗的意志——香港正經歷第三次「心碎時刻」

我們失去的不是民主、自治,或抵抗的意志——香港正經歷第三次「心碎時刻」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4年,在《聯合聲明》簽署之前,一群香港大學的學生給中國總理趙紫陽寄了一封信,詢問他們在移交後是否可以期待一個民主的香港。差不多在36年前的5月22日,他是這樣回覆的:“這是理所當然的。”自此,香港的民主運動就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心碎。

去年秋天,當抗議活動仍在街上進行得如火如荼,香港互聯網一名用戶發起了一個臉書帖文,詢問朋友,如果這座城市有一天真正的自由時,他們將如何生活。當抗議者只能戴著口罩互睹對方時,該帖文(現已刪除)瘋傳一時。一些人的回答既平凡又清新,有人說:「我想開魚蛋檔,因為我喜歡吃咖哩魚蛋。」許多其他人表示希望成為講故事員、檔案員、博物舘管理員、圖書館員,以保留抗爭的故事:「我想告訴孩子們,他們的兄弟姐妹如何為他們而鬥爭。」

有一天,可能是在來生吧,這些夢想可以引著香港人回到他們的家。

原文發表於《The Nation》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