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加入我們!」全美抗爭漏網鏡頭,「單膝跪地」的意義不只一種

「警察加入我們!」全美抗爭漏網鏡頭,「單膝跪地」的意義不只一種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膝跪地對於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運動來說極具象徵意義,也有網友將對佛洛伊德施暴的白人警察影像,和單膝跪地的「發起人」卡普尼克的照片對比。

美國明尼蘇達州5月25日發生警方暴力執法事件,白人警察用膝蓋強壓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造成他送醫後不治死亡,再度挑起美國國內敏感的種族議題。全美各地的抗議活動越演越烈,截至台灣/香港時間6月1日早晨,警方已在全美22個城市逮捕近1700人

不過這起因警察暴力致死的運動,也有部分地區的警察選擇與民眾站在同一邊,在遊行中集體單膝跪地,這樣的鏡頭在社群網站上引發討論熱潮。不過這樣的單膝跪地,在美國究竟具有什麼樣的特殊意義?

不少地區美國警察單膝跪地的照片,近日在各大社群媒體流傳。

5月30日,美國德州珊瑚牆市(Coral Gables)一場邁阿密戴德郡警察首長協會(Miami-Dade Chiefs of Police Association)舉辦的活動,來自不同部門的警察加入示威民眾,與他們一同協力單膝跪地祈禱。

同日,加州聖塔克魯茲警察局長安迪.米爾斯(Andy Mills)和該市市長賈斯汀.卡明斯(Justin Cummings)加入了數百名的示威者,一同在路邊單膝跪地。

5月31日,密蘇里州佛格森(Ferguson)警局前的示威活動,一名運動領袖在演說後,號召群眾屈膝9分半鐘為佛洛伊德默哀,當地員警不分膚色、族群,也一同加入屈膝默哀的行列,博得眾人掌聲和喝采。

同日在紐約皇后區的抗議活動中,身著制服的警察同樣加入了抗議民眾,在大馬路上單膝跪地。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現場民眾幾乎不可置信,也相當受到鼓舞,激動的高喊「謝謝你們」。

究竟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美國不少地區近日的示威運動,都以「單膝跪地」的姿勢弔念逝世的佛洛伊德。

《自由時報》報導,這是以諷刺警察殺害佛洛伊德的手段(以膝蓋壓頸長達數分鐘)。

不過這樣的舉動,也讓人聯想到2016年全美著名的「跪國歌」事件。

2016年8月,舊金山49人隊的四分衛球員柯林・卡普尼克(Colin Kaepernick)在美國職業美式足球聯盟(NFL)季前熱身賽前演奏國歌時拒絕起立,改以單膝跪地,表達他對所見到的種族不平事件抗議。

卡普尼克是「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社會運的支持者。他指的似乎是警方使用致命武力處理「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者的幾起事件。他曾解釋自己單膝跪地的原因,「和那些受到壓迫的人民站在同一邊。對我來說,這是一定要有所改變的。當我感受到國旗代表的公平正義得以伸張、這個國家做出應有的行為時,我就會選擇(在演奏國歌時)起立。」

NFL抗議-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柯林・卡普尼克(Colin Kaepernick)為中間單膝跪地者。

而在2017年9月,美國國家美式足球聯盟部分球員在比賽開場演奏國歌時,不同球隊超過100名球員在奏國歌時單膝跪、手挽手,抗議美國至今仍充滿種族歧視,讓美國總統川普(港譯「特朗普」)氣炸。

RTS1DKHQ
photo credit: Mark Konezny-USA TODAY Sports/Reuters/達志影像

單膝跪地對於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運動來說極具象徵意義,也有網友將正對佛洛伊德施暴的白人警察影像,和單膝跪地的「發起人」卡普尼克的照片對比,影射由於美國至今仍然有黑人因警暴而死,因此這樣的社會運動必須持續下去。

而卡普尼克日前也在推特上發文回應佛洛伊德之死。他說:

當文明導致死亡時,反抗是唯一合乎邏輯的反應。對和平的呼喊就像雨一樣,會落在充耳不聞的人耳裡。因為你們的暴力已招來抵抗。

此外,多地也有警察加入遊行隊伍,如在紐澤西州有警察幫著示威著高舉「讓我們團結一致」的標語,與民眾一同遊行;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有黑人與白人警察共同高舉「終止警暴」的標語。

而密西根州傑納西縣的警長克里斯・斯旺森(Chris Swanson)在參加遊行之前對群眾的這番喊話,更引起了歡呼:

我們希望與你們所有人站在一起,我們是認真的。我脫下頭盔,放下警棍。我想讓這成為一場遊行,而不是場抗議。

參加5月30日路邊單膝跪地的哀悼活動的加州聖塔克魯茲警察局長安迪.米爾斯(Andy Mills)日前公開寫道,「我們這一代的警察比以往的更聰明,更了解個人偏見,且更願意公正地進行警察監督。」他說,「我們新一代的聖塔克魯茲警察對種族更加開明,這將有助於改善我們的警務方式。」

雖然有警民團結的時刻,但紐約、堪薩斯城等地仍然有警察與民眾的衝突發生。

紐約布魯克林的一名婦女被粗暴地摔倒在地;紐約警察局的一輛越野車卻被驅車駛過抗議者人群。一位明尼阿波利斯的記者疑似被警方發射的橡膠子彈擊中左眼,導致一隻眼睛永久失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