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推動地方創生,要如何向青年保證回鄉創業能「衣食無虞」?

政府推動地方創生,要如何向青年保證回鄉創業能「衣食無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模仿不見得不好,只是台灣社會畢竟與日本社會有本質上的差異,也就是「是否有共同意識」的差異,這一點足以影響「地方創生」政策的成敗。

有幸在2019年3月8日,參與中華國際會議展覽協會所舉辦的「會展觀光帶動地方創生論壇—迎接2019地方創生元年」論壇活動。抵達現場時,充分感受到熱鬧的氣息,晶華酒店的宴會廳,擠滿了200多位的與會人員。

從會展協會蘇成田理事長口中得知,現場除了各地方政府派員參與外,也有許多觀光產業的前輩、先進,一同關心會展產業,及政府在2019年極力推動的地方創生。但理事長也坦承,逾半的參與嘉賓都是各地方政府(甚至是鄉鎮區公所)派員參與,而他們也都是面對地方人口流失、地方產業經濟逐漸凋零,並且為地方創生政策的首要區域。

我從國發會的「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簡報」(可以在國發會網站下載參閱)擷取下面的三頁簡報,讓讀者概略瞭解我們為什麼要做地方創生。台灣一直是東亞少數經濟發展走在前端的國家,也許我們的經濟發展、人民所得,不若日本、韓國、香港及星加坡,但我們過去輝煌的成績仍然是歷歷在目。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進,我們會面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困境。而在「地方創生」這個主題裡,就是從人口減少、鄉鎮人口外移,以及所導致的區域發展不均、地方產業凋零、無力維護地方基礎建設等等的社會、產業經濟之惡性循環。

a1
圖片來源:國發會「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簡報」
a2
圖片來源:國發會「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簡報」
a3
圖片來源:國發會「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簡報」

我們常聽到「人口紅利」這個詞彙,它意味著人口年齡結構較為年輕,出生率高於死亡率的人口正成長。年輕的人口,可以提供各產業豐沛的勞動力及消費力,讓整體社會和經濟情勢,受惠於人口紅利的成長。

然而,台灣已經脫離了人口紅利的庇蔭。如同日本社會已走入高齡、甚至超高齡社會,預期人口將逐漸減少,而日本政府因應這樣的人口趨勢衝擊,提出了「地方創生」這個詞與相關政策。

反觀我國,國發會在2018年下半年,確立了「地方創生」為國家安全層級的國家政策,亦設定2019年為地方創生元年。期望透過國家政策的推動,放緩人口減少的社會及經濟衝擊,並且促進區域人口與產業經濟的均衡。

看來,一如推動觀光產業,我們又再次模仿了日本的政策。模仿不見得不好,只是台灣社會畢竟與日本社會有本質上的差異,也就是「是否有共同意識」的差異,這一點足以影響「地方創生」政策的成敗。

先來談談這個論壇的本身。這次論壇是由中華國際會議展覽協會所舉辦,名為「會展觀光帶動地方創生論壇—迎接2019地方創生元年」。但各主講者的內容皆為「地方創生」,而「會展觀光」或「如何將會展觀光導入地方創生」卻未有所著墨。

我十分在意這一點,因為會展、甚至會展觀光,同樣面對區域不均衡的問題,例如:大型會展中心的設置多在都會區域,會展觀光勢必是圍繞著都會區。但「地方創生」是針對人口老化/外移、地方產業逐漸蕭條的偏鄉進行重整的工作,與城市的「會展」屬兩個極端的狀態。在這次論壇中,其實沒有解決如何把會展商務客源導入地方。

但難得的是,台南市副市長提出一個資源彙整觀念,而這也是全場唯一的一小部份、提及如何將會展導入二、三線城市,以平衡都市與地方的會展產業及會展觀光發展。

由於我們對於國際會展的觀念,還停留在世貿展覽館這種大型展館、有較多的參觀人次,但通常這樣的會展不會進駐二、三線的城市。而地方政府可以透過彙集當地旅館、民宿、觀光工廠的資源,讓業者們知道一些中小型的會展,可以透過其他資源解決場地的問題;並且還可以額外附帶有吸引力的觀光資源,如此可同時帶動地方的會展產業和觀光旅遊。

儘管國發會提出「地方創生」的策略與行動方針,並且要求行政院各部會提供在其部會業務職掌下,能為地方創生貢獻什麼力量。但行政院各部會仍以僵化的組織思考,無法打破既定的組織目標。

如同Tourism 2020政策中,觀光局擔任「溝通平台」的角色,讓各部會間的合作無法產生效益。因此,可以預期的是,各部會仍會依其功能執掌,優先完成部會的組織目標,而「地方創生」成為附屬的工作項目。導致各部會無法有效地為「地方創生」,找出自己所能貢獻的部分。

另外,社會大眾對於台灣人口老化、偏鄉人口移出、偏鄉在地產業蕭條、都會/偏鄉資源不均等問題,感受不強烈。換句話說,台灣社會一直面對國家認同、民族認同,甚至在地認同的社會意識紛雜的處境。當大家對於「我們是誰」或「對這塊土地有多少歸屬感」都有所疑惑時,很難想像社會大眾要如何能感受到人口、產業、資源分配議題導致的威脅,進而同心協力地在「地方創生」找到共同的目標。

相信所有社會大眾都對於自己的家和社會,充滿了愛和關心。但從2018年11月的縣市長選舉中,我們也發現一個議題:不論北漂或漂往海外,大家對現下的生活、工作、薪資、甚至人生的未來充滿了無力感,不敢想像未來與夢想。

「漂流」似乎是必然的,當這樣的情緒是如此地根深蒂固時,要怎麼將有志青年喚回地方,讓青年的知識、力量與熱誠,帶動地方創生,甚至最後,「地方」也能回饋青年穩當的生活與可預想的未來?

而當政府常以「補助」或「輔導」角色,做為政策執行的主要工具時,我們不得不思考,「人的動機」才是決定如此政策是否成功的主因。從以往的案例可以看到,通常在補助結束後,政策也跟著結束,更不可能達到永續的目標。所以,我們到底要怎麼凝聚人心,讓社會、甚至是有志青年能夠相信現況是可以被打破的?未來是可以有夢想的?「回鄉」是風險小的,而「回鄉創業生根」是能讓自己吃飽肚子、發揮理念的?

在一個鮮少有成功案例來激勵人心的世代,政府政策就不能單單以「開放申請補助」做為執行方法。而是必須主動出擊,創造出成功案例。找到那些憑一己的信念,回鄉紮根,他們的動機純正且強烈的有志青年。給予適當的協助、促進他們成功,才會成為「地方創生」的正向案例。用正向案例來鼓勵青年們持續回鄉發夢,才能達到永續的概念。

所以,「地方創生」最重要的在「人」。這個「人」代表的是政府官員的思維,也代表著整個社會民眾共同意識的凝聚,更代表著青年們是否抱持著強烈且純正的動機回鄉深根。若「人」的問題處理妥當,我相信「地方創生」、「區域均衡」的議題,也能得到妥適的解決。

本文經海森飽嗝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