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姦除罪化」為何支持/反對:人民的「性自主權」該用國家力量限制嗎?

「通姦除罪化」為何支持/反對:人民的「性自主權」該用國家力量限制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姦罪在司法實務上的審判,已經對於「好女人」與「壞女人」有所區分,即使出軌的男性也有錯,但台灣的法律卻為他們開了一個小後門,讓心軟的元配可以因此赦免男性的罪,實在難以認定,這是一套性別平等、又能「保障婦女」的法律。

不少關心性別議題的朋友,想必對於前幾天大法官釋憲,宣告通姦罪違憲,有很深的印象。當然,這幾天也因為釋憲的結果,而激起正反兩方激烈的辯論,有些人認為通姦除罪化,將是變相鼓勵人們通姦;但也有人認為通姦乃是私領域的事情,不需要動用《刑法》,以國家之力來懲罰通姦者。

以本人的律師觀點,也認為親密關係及性關係等人民自由、隱私權等私領域的權利義務關係,不適合用《刑法》加以規訓,因為顯然超出國家對於人民自由的必要限制。民法等相關規定,或許已足矣。

支持的意見:私人的婚姻問題,不該用「刑法」來管

正方意見當然也佔了多數法界人士,包含法律學者、檢察機關和法官亦表示,除罪化是必要的趨勢,大約有以下幾點原因:

1. 通姦行為並非動搖婚姻的唯一原因

動搖婚姻關係的原因相當多元,諸如配偶的生活習慣、個性、價值觀和生活狀況,都會強烈影響婚姻關係,並非只有通姦行為。再者,國家也沒有為了維持婚姻,而以《刑法》介入的必要,不能以《刑法》來恫嚇人民對婚姻應該忠誠。

2. 與民事賠償有高度可替代性

民事賠償的金額對於通姦行為來說,已經具有足夠的恫嚇性質,不需要透過入罪通姦,來達到這樣的目的。

3. 侵犯隱私權之虞

有檢察官便表示,由於目前通姦罪的告訴人也需負舉證的責任,通常在實務上,要起訴被告需要有足夠而明確的證據,例如被告與相姦人交媾之影片、捉姦在床等等。通常還沒等到元配成功舉證完,其就先被其配偶提告妨害自由、妨害秘密罪。顯見若深入調查嫌疑人是否通姦,必然會嚴重影響其隱私。

4. 無實質維繫婚姻的效果

通常婚姻中有一方出軌,代表配偶間的關係早已出現裂痕,在這樣的前提下,以通姦罪來恫嚇人們維持關係良好的假面夫妻,毫無意義,處罰也缺乏實際效益,若能廢除還能因此減少許多國家資源來處理類似案件。

5. 與公共利益無關

亦有檢察官表示,檢察官是為了公共利益而服務的,然而私人的通姦無關乎公共利益,究竟檢察官應不應該將公共的手伸入私人的領域,相當值得商榷。

Depositphotos_133211304_xl-2015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反對的意見:通姦不該只和民法有關,通姦罪更可當為一種籌碼

但社會上還是有不少反對除罪化的聲音,其中包含了標誌「捍衛婚姻價值」為宗旨的婚家團體,也有關心婦女權益的組織。雖然這些反方意見與我們不同,但我們不妨一一檢視他們對於通姦罪的想法,了解他們所關注的議題之後,再一一為這些議題釋疑,重新鞏固我們通姦除罪化的正方觀點。

  • 反方意見一:法務部認為通姦罪並無違憲

不同於大部分法界人士對於通姦除罪化的支持,法務部認為通姦罪並無違憲。

法務部次長蔡碧仲指出,依照釋字第554號解釋,婚姻與家庭是維持社會形成與發展的基礎,而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因此國家為確保婚姻制度的存續與圓滿,自得制定相關規範,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

近日通姦罪正式宣告違憲以後,法務部部長蔡清祥甚至明確表示,他認為通姦以刑事處罰與否,是屬於具有民意基礎的立法機關之權限範圍,而非司法解釋的範疇,對此結果感到遺憾,但既然大法官已經作出解釋,自然予以尊重。

顯見,法務部與大法官及多數法界人士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

  • 反方意見二:婚家團體認為通姦罪可維護婚姻價值

部分民間團體——例如一直以來已「捍衛婚姻價值」為宗旨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也表達了反對的立場。他們認為,婚姻絕不是私人的事情,婚姻家庭維護具有重大國家公共利益,絕非如少數團體所說的私人情感。

面對部分婦女團體認為通姦罪助長性別不平等的質疑,他們更表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通姦罪並無限制特定性別提告,故不存在部分婦女團體所說的「此為一部壓迫女性的刑罰」,並稱台灣並不像有些性別不平等的國家,僅允許男性提告女性。

  • 反方意見三:通姦罪為婦女唯一的籌碼

雖然大部分的性別平等團體,都認為通姦罪可能因為「元配條款」而造成丈夫被撤告、僅有小三被告的情形,因而導致被定罪者多為女性,但也有其他關注婦女議題的團體,認為如果出軌者財力相當雄厚、不怕民事處罰時,就完全不會被民事責任所阻嚇。因此,若有《刑法》通姦罪的存在,這些遭到遺棄的元配,就至少有一些籌碼可以交換了。

shutterstock_64007895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以上整理出一些反對除罪化的意見,雖然與我的立場和想法不同,但還是一些確實存在且值得思考的問題。我會在下面回應反方的論點,鞏固支持通姦除罪化的立場。

針對反方的意見,我們可以大致分成「社會穩定發展」、「性別平等概念」、「國家對於性自主權的限制」作為主論述回應。

社會的穩定發展,不一定需要透過刑罰通姦的人

法務部依照釋字第554號解釋,認為婚姻與家庭是維持社會形成與發展的基礎,因此覺得用《刑法》來規訓個人的性自主權,是有必要的。這樣的論點看似很合理,但我們不妨延伸思考,其他的社會關係,如商業契約關係的穩定、土地及租賃市場的安定,是否也影響社會深遠?然而相關的規定,大多在民法就已經將其權利義務關係做很詳細的規範,並不需要《刑法》過來「參一咖」。

同時,婚姻的定義和內涵是會隨著時代演進所改變,過去釋憲的時空背景早已與現在不同,或許現代的人們並不認為親密性及排他的性關係,是婚姻的要件和結婚的理由。因此性關係的自由,不必然和社會穩定發展有衝突。

通姦罪對性別平等的反思

不少以婦女權益為出發點的團體,認為社會上大多為男性外遇,故通姦罪的存在,是受到出軌、且經濟弱勢的女性唯一可以掌握的籌碼。然實務上,由於原《刑事訴訟法》第239條明確規定元配可向配偶撤告,但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這樣的差別待遇就造成了「劈腿的老公沒罪,但是小三有罪」的結果,實務上更顯示了被提告通姦罪的女性多過於男性

另外,我們其實不難看出,通姦罪在司法實務上的審判,已經對於「好女人」與「壞女人」有所區分。身為一個和另一名男性發生性關係的女性,似乎犯下了破壞他人婚姻、危害社會秩序的「滔天大罪」。即使出軌的男性也有錯,但台灣的法律卻為他們開了一個小後門,讓心軟的元配可以因此赦免男性的罪。

綜上,實在難以認定,這是一套性別平等、又能「保障婦女」的法律。

Young couple has problems in their marriag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而司法院院長許宗力的協同意見書,也回應了這部分的社會問題:

「在我國的社會文化脈絡下,……同樣是參與婚外性行為,女性通姦者遭到社會斥為淫娃蕩婦,而男性通姦者都只是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女性永遠背負著貞節牌坊,要從一而終,通姦根本十惡不赦,沒浸豬籠就算了,還敢奢望得到原諒;而男性腳踏兩條船,不僅容易獲得原諒,甚至為世人所暗自欽羨。

更甚者,男性作為通姦人,本是婚外性行為不可或缺的參與者,在系爭規定二適用結果下,……,其撤回告訴效力不及於相姦人,而搖身一變成為國家處罰女性相姦人不可或缺的『幫手』。」

——許宗力大法官協同意見書

國家對性自主權的限制不該過大,而且「除罪化」也不代表「合法化」

如法務部和許多團體所言,婚姻依然和社會基礎有極大的關聯,似乎控制住婚姻的穩定性,就能保障社會基礎的穩健,這也成為許多反對除罪化者踩穩立場的說帖。

但實際上,民法中的許多規定,不僅僅是婚姻,還有很多的契約關係、債務關係也都和社會基礎的維持息息相關,但台灣的法律卻唯獨以《刑法》規訓人們的性自主權,個人認為,顯然超出國家對於人民自由的必要限制。

最後更要提醒大家的是,除罪化不等於合法化,大法官的釋憲只宣告了國家不應該動用《刑法》來規訓人們,但在婚姻內與第三人相姦的行為,依然可能侵害民法的配偶權,屆時也必須面臨一定的賠償金額,希望大家不要太興奮,以為除罪化了就可以到處通姦!不用去坐牢,但可能要賠很多錢喔!

延伸閱讀

本文經黃靖芸律師。生活法律沙龍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