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紀年》中具神奇力量的馬來短劍,與大馬士革刀和日本武士刀並列世界三大名刃

《馬來紀年》中具神奇力量的馬來短劍,與大馬士革刀和日本武士刀並列世界三大名刃
Photo Credit :李國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Keris的劍柄代表船長,護手代表船隻,波浪型的劍刃則代表乘風破浪。可見馬來群島的民族世代以來駕馭著帆船川行於群島之間,有些乘著季候風,帶著土產來到新加坡跟外商做買賣,有些在本地安家,傳承先民的文化習俗。

馬來人的婚禮上,曾經見過「Keris」亮相的儀式。新郎為了保護新娘,比劃著Keris與「敵人」搏鬥,三招兩式下將對方擊退,保住江山與美人。

我對此「江山美人」的婚禮過程深感好奇,追問之下,原來本地保留著這樣的傳統禮俗的「馬來人」多數是原籍爪哇的民族。

Malay_wedding_bersand_ing_马来婚礼IMG_2834
Photo Credit :李國樑
馬來婚禮上的武術表演。

Keris這種馬來短劍譯名「克里斯」,流行於印尼、馬來西亞、汶萊、泰南及菲律賓南部等傳統馬來文化來源地。 Keris可能源自古爪哇語「ngiris」。

Keris的劍柄代表船長,護手代表船隻,波浪型的劍刃則代表乘風破浪。可見馬來群島的民族世代以來駕馭著帆船川行於群島之間,有些乘著季候風,帶著土產來到新加坡跟外商做買賣,有些在本地安家,傳承先民的文化習俗。

Keris_20180825_135953
Photo Credit :李國樑
馬來短劍Keris 譯名克里斯,可能源自古爪哇語ngiris。

也有一些較新式劍柄採用兇猛的動物的造型,例如兩頭蛇來凸顯短劍主人的威嚴,同時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Keris_with_double_head_snake_20190210_16
Photo Credit :李國樑
雙頭蛇短劍,攝於新加坡國家博物館。

短劍的歷史有多久遠?

200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認印尼的馬來短劍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與大馬士革刀(Scimitar)和日本武士刀並列為世界三大名刃。

至於馬來短劍的歷史到底有多久遠呢?萊佛士看管爪哇期間(1811-1816),考察過蘇庫坎蒂(Candi Sukuh)遺址。這座爪哇興都神廟建於15世紀,上有鑄劍的雕刻。蘇庫坎蒂可能是印尼最後一座受印度文化影響的大型建築,因為到了16世紀,伊斯蘭文化開始在印尼流傳,印度化的建築被遺棄了。 Edward Frey根據萊佛士的考究,推演出最早的馬來短劍,鑄造年代約1361年。那是滿者伯夷王朝興盛的時代,也是新加坡拉王朝的年代。

Keris_Relief_at_Sukuh_Temple
Photo Credit:Gunawan Kartapranata CC SA 3.0
蘇庫坎蒂(Candi Sukuh)遺址製造Keris的雕像

現代學者對東南亞的一些雕像和浮雕進行研究,日惹的古蹟婆羅浮屠(760-830年間落成)和差不多同時期建成的普蘭巴南有類似於馬來短劍的雕刻,以此推斷馬來短劍的歷史可能更久遠。這兩個千年遺址我都參觀過,可能走眼了,並沒有相同的發現。

一些研究員認為鑄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由於狼牙修(Langkasuka)的年代已經有鐵器,所以Keris的源頭可能更長久,經過歲月的沉澱改良,於14世紀成型。

狼牙修為現代的吉打,於公元2世紀左右立國,是東南亞最早印度化的國家。中國的古文獻稱之為「狼牙須」,宋朝《諸蕃志》稱「凌牙斯加」,元代《島夷志略》稱「龍牙犀角」,明代則稱「狼西加」。

全盛時期的狼牙修的領土包括吉蘭丹和泰南。中國跟狼牙修的商貿,可能從廣州出發,經南中國海到扶南(越南),用河流及大象將貨物運到面向馬六甲海峽的另一端。

巫術般的大明沙利(Taming Sari)

關於Keris,最神奇的是馬六甲王朝的海軍提督漢都亞(Han Tuah)的故事,記載在《馬來紀年》裡。話說某一回漢都亞伴隨蘇丹訪問滿者伯夷,漢都亞跟著名戰士大明沙利(Taming Sari)決鬥。經過殘酷的戰鬥後,漢都亞發現大明沙利沒受一點兒傷,原來那把馬來短劍有神奇力量,能使它的主人刀槍不入,於是漢都亞搶過大明沙利的短劍並殺死他。滿者伯夷的統治者將那把馬來短劍賜給漢都亞。這把馬來短劍以其原主人大明沙利命名。

神奇的大明沙利還存在嗎?傳說漢都亞因無法將金山公主帶到蘇丹身邊,於是將它丟到河裡,發誓大明沙利重現的時候,就是他的歸期。大明沙利沒有再現,漢都亞也一去不回。

Hikayat_Hang_Tuah_20171214_153822
Photo Credit :李國樑
漢都亞是個馬來世界的英雄,他的事蹟也記載在馬來文獻的專書裡

鍛造馬來短劍

馬來短劍的鍛造過程漫長,通常需要反復入火約五百次,才能打造出一把最基本的馬來短劍。打造高品質的好劍,需要一年以上的功夫。

製造完美的Keris,必須兼顧到劍身、劍柄、劍鞘,這樣的短劍才是完美的。有些劍身的花紋精緻,那是因為合金冷卻時,對溫度的變化跟鐵不一樣的緣故。

劍柄所使用的是貴重的木材、野獸的骨骼、象牙、金銀等,峇厘島上的短劍柄所刻的是印度教的守護神或靈獸的造型。其他印尼地區改信伊斯蘭教後,使用珠寶來裝飾。

Keris離不開為它賦予靈魂的工匠。根據19世紀末的文獻(註),工匠由國王、拿督之類的權貴人士委任,技術出類拔萃,製造出來的短劍就跟可蘭經一樣神聖,甚至具有超現實的靈性。

由於所需的材料、工藝、時間與匠工,Keris的價格自然比較昂貴,一般平民無法負擔,因此成為皇室、貴族與殷商的身份象徵。 Keris可說是一種文化信仰和權勢象徵,也具有宗教與神話的力量的傳家之寶。

Keris
Photo Credit :李國樑
Keris可說是一種文化信仰,權勢象徵,具有宗教與神話的力量的傳家之寶。攝於國家博物館 「An old new world」 特展

佩戴Keris有一套禮節,必須插在沙龍的左方,用上衣蓋住,劍柄朝內。如果雙方談判破裂,或者那一方生氣了,就將短劍露出來,劍柄朝外。

不難想像被Keris的波浪形劍身刺入體內,傷口比一般匕首要大得多,即使不死也會重傷。對Keris有濃厚興趣,利用工餘時間研究了20多年的Khairi Johari告訴我,一般上使用Keris不是為了立刻置人於死地,而是為了制服對方,奠定威權。戰鬥前,武士先將毒液塗在短劍上,只需在對方身上劃個小傷口,對方就會中毒,輕則三天,重則半個時辰就會身亡。若對方求饒,武士就會轉開劍柄,將解藥取出來。這些毒液和解藥都是就地取材,使用在地的植物提煉。可見前人的智慧來自日常生活中。

唔,聽起來就像武俠小說。武俠創作中的許多情節不也取材於生活嗎?

註釋: "The Kris, Tales of the Malayan Coast" by Rounsevelle Wildman, 1899. 收錄在Iain Manley, "Tales of Old Singapore, The glorious past of Asia's greatest emporium", Earnshaw Books 2010, ISBN 978-988-18667 -3-8.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