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隆嶼跟「北方三島」看離島生命力與國旅的未來

從基隆嶼跟「北方三島」看離島生命力與國旅的未來
彭佳嶼|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的小離島遊不外乎觀光船的登島、環島,多半為本島縣市的「順道一遊」,我並未否認這是離島觀光的渠道之一,但如果僅是推簡簡單單的一日遊,如何吸引中南部鄉親只為一天行程遠道而來,如何成為國旅的新選擇?

2020年的瘟疫,首當其衝的是旅遊運輸業,一時之間,航空業風雨飄搖,旅遊業搖搖欲墜,所幸台灣防疫得當,至少國境內安全無虞。

因此,國外旅遊雖然蕭條,卻興起一波許久未見的國內旅遊潮,國旅也將於2020年8月2日進行郵輪的跳島旅遊首航,甚至還是全球首見郵輪復航。

台灣四面環海,島嶼眾多,不過自成生活圈的離島,如金門、馬祖、澎湖等,與補給困難、交通不便的小離島還是不一樣,其實也應該擁有不一樣的國旅發想。

其中以距台北市最近的「雨港」基隆市來說,便擁有基隆嶼與北方三島等小離島,對於小離島遺世獨立、世外桃源氣氛著迷的我,也特地專程前往,一探究竟。

近在咫尺的基隆嶼

基隆嶼聳立於距基隆市北方6公里海面,屬石英安山岩,高度僅182公尺,但對基隆人來說,就如同龜山島於宜蘭人,遠遠望見,便有種回家的喜悅。

要親臨基隆嶼其實不難,只要從基隆碧砂漁港搭船15分鐘便可直達基隆嶼,船資則視走訪登山步道與否而有高低。

登島當日天氣陰涼,上基隆嶼碼頭後,抬頭可見全島山崖嶙峋,植被貼地而生。此時船老大搖身一變為導遊,領著大夥環島,不時搖指山壁,說是貌似人面,不時大談基隆嶼的往日風情。

最先的景點是「楠田上等兵殉職碑」,為全島唯一的人文史蹟,紀念於此地建設的日本士兵,物換星移,基隆嶼今日由海巡駐守,已是中華民國領土。

續往前行,彎腰通過人工隧道後,又是女貞、百合等構成的綠色隧道,與荒廢或說待營運的基隆嶼遊客服務中心。

走過雷達站與直升機停機坪,則是直逼海洋的海岸木棧道,據說是海巡官兵所築。棧道旁清晰可見太平洋與臺灣海峽海水異色,洋海之間顯示基隆的重要海灣地位。

棧道立於亂石之上,漂流木緊鄰道旁,海浪拍打石岸,微帶蒼茫之感,卻讓人心中平靜。

基隆嶼濱海步道
基隆嶼濱海步道|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基隆嶼上還有土地公祠與觀音洞,保佑著海巡官兵、漁民與遊人,但棧道似乎因地形所限,並無環島而建,將近盡頭時,小基隆嶼近在眼前,又是座岩層裸露的小島,島上竟擠滿釣客,真是佩服這些釣友。

結束環島導覽,放牛吃草,我踏上登山步道,遠遠就看到基隆嶼燈塔。步道坡度還頗為陡峭,拾級而上一個迴旋便踩在稜線之上。

但基隆嶼腹地不廣,稜線兩旁皆是海洋,居高臨下,大洋環繞,風聲蕭蕭,真是專屬小島的氛圍。

過觀景平臺,終於抵達燈塔,門牌赫然是「財政部關稅總局基隆島燈塔」,並非預想中的「基隆嶼燈塔」。不過抵達小島制高點,我也成為當次行程首位「征服基隆嶼」的旅人。

基隆嶼登山步道
基隆嶼登山步道|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遠在天邊的北方三島

北方三島彭佳嶼棉花嶼花瓶嶼)行程則頗費周折,歷經東北季風無情吹襲,海浪過高無法出航,硬是延期兩次方得以成行。

同樣的碧砂漁港,卻並非觀光遊艇,乘坐的是噸位較小的海釣船,且10月份的東北季風不可小覷。航程果然不出所料,大浪撲船而來,馬上就有團員鞋包俱濕,更將早餐「反芻」給魚兒享用。

駛到外海時,四周已無陸地跡象,碧海無邊無際,只剩晴空萬里與冷冽海風,怒海孤舟,載浮載沉,登時對大自然肅然起敬,感到人存在之渺小。

北方三島距離台灣本島甚遠,航程約需三小時。我們真的是如穿越至大航海時代,船行良久突然看到海鷗滑過天空時,立刻歡欣鼓舞,雀躍著終於接近北方三島!

而船先行至棉花嶼,棉花嶼以「海鳥蔽島,宛如棉絮」得名,岸邊多為平直斷崖,雖有植被,但無人居住。至於東側則有「屏風岩」聳立,恰拱衛我國東方領土。

棉花嶼
棉花嶼|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之後轉往此行重點彭佳嶼,彭佳嶼島名來自彭姓人家居住的「彭家」轉化而來,是北方三島唯一有人島嶼,還是座火山島,目前由海巡署、交通部中央氣象局、彭佳嶼燈塔人員駐守。

彭佳嶼碼頭簡陋狹小,須自船尖跳船登陸。岸邊海水清澈,還有小河豚優遊,碼頭一條小路直通駐地機關與人員宿舍。一行人上岸便沿小道前行,途經觀音巖與土地公廟,合十祈請平安順遂後,道路坡度陡升,但雪白燈塔已映入眼簾,黑頂白塔反讓眾人奮起。

繼續是一分為二的岔路,右行通往彭佳嶼氣象站及海巡署巡邏站,左行再往上則直達彭佳嶼燈塔。我一馬當先,直往燈塔方向前進,此時已至丘陵半山腰,景色豁然開朗。

彭佳嶼燈塔
彭佳嶼燈塔|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再至同樣漆成白牆的燈塔人員宿舍,突有兩隻「駐衛犬」攔路狂吠不已,燈塔管理員伯伯赤膊走了出來,說老狗不用擔心,並詢問我今天幾人登島,又不好意思地回屋套上內衣。

兩隻「島犬」果然隨即露出疲態,並與伯伯領著我們靠近燈塔,潔白無瑕的彭佳嶼燈塔逐漸清晰,管理員伯伯很開心地將寫有「彭佳嶼燈塔」大字的招牌拿出掛上,還告知我們因風大平時都會收起,只有「貴客」光臨才拿出。

而燈塔行並未結束,已獲准入燈塔。燈塔內迴旋空間不大,經發電機組後便是階梯,迴轉階梯僅供單人上下,「會車」時就要禮讓,遵守「先下後上」原則。拾級直上修護陽台,環繞一周,飽覽彭佳嶼全島風光,舉目所望盡皆藍天白雲,碧波萬頃,綠草如茵,讓人心曠神怡。

回進塔身,伯伯打開燈塔照明設備,試轉幾圈,讓大家瞭解燈塔的運作,原來內有一大電燈泡,透過齒輪轉動碩大旋轉透鏡,照亮四方,導航出海船家。

其後穿過小路往下轉往石碑區,石碑為略帶弧度的方椎,並用彭佳嶼一貫的白底藍字大書「海疆屏障」,彰顯彭佳嶼在我國海防上的重要,能抵達此島的我同樣與有榮焉。

花瓶嶼
花瓶嶼|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續往北方三島最後一島,狀似花瓶的花瓶嶼。花瓶嶼是一座蕞爾岩石的黑漆小島,但北方三島海域是一處優良漁場,此地也能見到一艘小海釣船捕魚作業當中。

小離島不只是本島的附屬品,也有自己的獨特光芒

類似的小離島其實我還不只去過一座,但往往只是圖個新鮮,「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容我引用2018年公視大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片名寓意,「妳的離島,不是妳的離島。」孩子不是父母的附屬,離島也不應成為本島縣市的附屬品。

目前的小離島遊不外乎觀光船的登島、環島,多半為本島縣市的「順道一遊」,我並未否認這是離島觀光的渠道之一,但如果僅是推簡簡單單的一日遊,如何吸引中南部鄉親只為一天行程遠道而來,如何成為國旅的新選擇?

台灣縣市的離島觀光當發揮屬於離島的獨有特色,展現其生命力,甚至應該賦予意義,如基隆市的小朋友畢業或成年禮就可推動泳渡海洋至基隆嶼,讓基隆嶼成為每個基隆人長大後的「勳章」。

甚至是將基隆嶼打造為北台灣最神秘離島,地標中的地標,讓獨木舟或最近流行的「立槳衝浪」(SUP)航行至基隆嶼,成為「台灣人一生一定要做的事」,從而避免千篇一律的相同離島行程。

而即使是較偏遠的北方三島,也能透過與海洋相結合發想,尤其彭佳嶼附近既屬魚場,便是展現漁家日常之處。此行我也品嘗過北方三島的漁夫料理,由海釣船現撈漁獲煮麵,鮮甜無比,是真正道地的「現撈仔」(閩南語),若加上基隆原有的夜釣小管活動,正是一套貼近離島生活的完整海上人家體驗行程。

同時,小離島本身常是天然的生態教室,較為脆弱的環境更是對環境生態維護重要性的現身說法,對政府機關、私人企業的環境教育或員工旅遊同樣是極有新意的國旅選擇。

總而言之,國旅在台灣,「打卡」式的集點熱潮的確是推展觀光的萬千法門之一,但鋪墊文化才是長遠之道。以島嶼生命力為中心,環繞海洋,搭配海上活動、漁業活動等海洋文化整體發想。讓連結陸地或海洋的小離島發光,更有利於國旅的精緻化,讓人一遊再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