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韓粉長者談香港,讓我更加珍視台灣民主

跟韓粉長者談香港,讓我更加珍視台灣民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不嘗試對話,視而不見,將會產生更大的誤解,而誤解之後不被感同身受,最後就是為反對而反對,沒有是非,只有對立。而台灣是全民的,我們就算持有不同的理念,但民主對話思辨,刺激彼此思考,就更應被建立出來。 

近日有個年長的友人傳消息給我,文中全部是對韓國瑜歌功頌德,文長千字以上,要我廣為宣傳,這也讓我見識到韓粉的對韓癡迷的境界。平常不太可能接觸這樣的人,既然有人希望我認同,我就反問他,為何韓做不到半年市長就去選總統。他顧左右而言他,在我的追問下,他回說,讓民進黨做總統很危險,韓當總統才能確保台灣安全。這還是我頭一遭聽到為韓脫罪的說詞。

於是我馬上接話,「你的看法建立在想像,這樣是宗教的迷思,政治人物是要檢驗,才能取得多數人信任。」於是他又提出超乎想像的跳針說法。他說,「民進黨的年輕人只會躲在電腦後面講台獨,不敢拿槍站出來。還說,八二三炮戰,當時美國就是要放棄台灣。如果沒有八二三成功挺住,就不會有國民黨,最後,也不會台灣人當家的事發生。」這種說法,跳太快,他聽不進別人論述,也不是想講理,只知道他不滿民進黨。

我不死心地再告訴他「台灣是大家的,不是哪個政黨的。中國武統台灣,傷的是全民,不分黨派。如果韓國瑜好好做,取得人民信任,就沒有罷韓的問題。同樣,中國國民黨好好做,人民也不會更不可能讓它下台。相信台灣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台灣不應分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而應該是就事論事。」

我跟他明說,「你說的歷史事件,有特定的觀念,不能完全成立,因為:如果中國國民黨在內戰打贏共產黨,那台灣的命運,就是如菲律賓的獨立。所以,很多東西要推論,不能離開歷史事實的發生。」、「 如果大家都持意識形態,就不能冷靜看待台灣的內政與外交。民進黨不好,國民黨或其他政黨可以打敗或取代,本來就是民主機制。」我不死心,看他已讀尚未回,覺得應該再加碼說清楚「端出牛肉政策最重要。」

這種對歷史事件假設的事,在德國我也遇過,隨即也和他分享在德國和中國人對話的經驗。我曾遇到一個中國人,不願被中國共產黨統治,他說他們的政府是中國最大的流氓。「對中國人民來說,他們現在多麼希望老蔣不要輸得那麼快,不要失去所有中國大陸河山,他們南部福建人說,如果蔣能守住長江以南,至少,現他們不必被中國共產黨統治。」同樣的話,我也聽過中國的東北人這麼說。

生活不能建立在假設上,於是我再說「說真的,我們也改變不了任何歷史事實。」想到當今香港的危機,我忍不住再繼續說「就像香港要被赤化了,台灣就會是下一個被赤化的目標,我們能做什麼?我看到的是台灣人不斷地分彼此。要分化台灣,實在太容易了。台灣現在就是被分裂最好的土壤。」「中國赤化統一台灣,現在已不需什麼八二三砲彈了。我們如果還分彼此,中國統台灣,絕對會比中國統香港更快。台灣若還一直在有親中、傾中情結下糾結,我們會被分裂而背叛台灣利益。最後就是寧被統也不敢獨。在台灣親中的人,他們因為中國情結而自願送上當中國的殂上肉,也不願爭取獨立所獲取的尊嚴與自由,這令人感到悲哀。我們這一代中老年人,會害死年輕人,就如同今天的香港。」

AP_2013458679760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想到香港,就深感台灣靜好的歲月已不保,接著想到年長者如果不思考,他們的迷思,還真的會誤了台灣的前途。

於是我順著他中國認同的情結繼續說「中國如果做得到民主自由,我們被統可以。但事實上正好相反。香港人怕被統,是因為他們不願失去原來保有的自由與法治社會。香港人不是因為他們不喜歡回歸中國,而是不願失去自由。」不知他是否能聽得進我的話,啟動他的思辨能力?

最後,我附上BBC中文版的報導,說中國的官方談話已經把和平統一台灣的「和平」字眼拿掉。洞觀中國這個動作的意思就是,中國對台已不再維持和平統一的基調。之後,那位長者就已讀不回。

他不是我長輩,但這些長者的想法,卻值得重視。在任何社會都會有意識形態的爭議。

如果我們不嘗試對話,視而不見,將會產生更大的誤解,而誤解之後不被感同身受,最後就是為反對而反對,沒有是非,只有對立。而台灣是全民的,我們就算持有不同的理念,但民主對話思辨,刺激彼此思考,就更應被建立出來。

香港人從未有真民主,但從過去至今他們是一直保有自由。從英國殖民時代至今,他們就從未有尊嚴地過日子,但是他們保有法治社會與自由,這是他們的尊貴價值。現今香港這局,已勢不可擋,台灣如果還自我分裂,那自由民主的價值就已退無可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