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情人》:用絕美特寫跟觀眾通姦偷情,一刀未剪挑戰道德底線

《烈火情人》:用絕美特寫跟觀眾通姦偷情,一刀未剪挑戰道德底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完《烈火情人》以後,我更是無法平心靜氣的看待成人A片,只要一看到他們的拍攝如此粗糙、隨便、演技如此差勁,真的就讓人提不起勁,愛是如此美麗的事物,做愛當然也值得被好好對待,好好看待。

文:鹿刻Luke

上週,大法官宣布我國《刑法》第239條「通姦罪」違憲,即日起廢除通姦罪。很多人忿忿不平,認為外遇偷吃應該有罪。但事實上,該法條的爭議點在於「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且屬於告訴乃論。

意思是,一個已婚人士和另一個情人通姦,被原配抓到,情人會被告而判刑坐牢,但已婚人士則會獲得原配原諒,最後什麼事情都沒有,這是非常不公平的法律。且廢除刑法以後,並非鼓勵通姦,婚姻中若有人外遇,另一半仍可用民法來提告求償,正如大法官所說「監獄關得住人,關不住心」,兩人的感情不該依賴《刑法》規範。

談到婚姻與通姦,就不得不提1992年的經典電影《烈火情人》,奧斯卡影帝傑瑞米艾朗(Jeremy Irons)和大滿貫影后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兩人在戲中暗偷款曲的通姦偷情,不只涉及婚姻、家庭與父子關係,更挑戰世俗道德的界線,然而,其影像成就卻又讓觀眾沉溺、耽美而不忍批判,時隔28年數位修復4K版本,畫面品質與色彩好到讓人不敢相信,推薦大家走進戲院體驗大銀幕的絕美,重溫經典就是要一刀未剪。

如果說愛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那做愛也應該是最美的畫面

《烈火情人》 由法國導演路易馬盧(Louis Malle)執導,這部電影是他晚年極具爭議,卻也同時享譽國際的知名作品。故事改編自1991年喬瑟夫哈特(Josephine Hart)的同名小說,講述一名家庭和樂融融的英國高官史蒂芬,卻與兒子的女友安娜發生了一段畸戀,最後導致家破人亡、政治生涯垮台的故事。

這部電影之所以被視為影史的情慾經典,他對於床戲的影響捕捉,確實用心且出色。特寫是影像拍攝的一種術語,用超短焦的方式來拍攝人或物,可以捕捉到演員非常細微的表現,例如手部特寫「手特」,可能為了展現手指抖動、飾品,或者是演員的手工技巧例如彈奏樂器、縫紉、烹飪等等;足部特寫「足特」,可以拍出鞋子造型、舞蹈、走路速度等等。而最常見的是「臉部特寫」,無論是喜怒哀樂各種情緒,只要透過特寫,都能給觀眾強烈的代入感和渲染力。

而這部電影裡面用特寫不只是捕捉某個物件,而是在特寫一系列連串的動作,他是在特寫一個親吻、一個擁抱、一個撫摸、一個愉悅,他是在特寫「情愛」,導演彷彿用特寫跟觀眾做愛、偷情,用極為逼近真實的方式,讓觀眾走入這場愛慾的陷阱中,跟著角色一起無法自拔,我幾乎能從影像感受到氣味、汗水、力量及柔軟的觸感。

當然,這除了歸功於攝影,兩位演員的表現、燈光、美術、音樂、導演都是缺一不可,因此我看完真的覺得該頒給這部電影每位工作人員一個獎項,因為愛真的太美,也把做愛拍得太美。

曾經,年幼的我以為「做愛」場景,大約就是A片裡面拍的那樣,赤裸、混濁,但直到後來我成年,接觸了限制級電影,我才知道原來真正好的床戲,不只是坦露出生殖器、反覆換角度拍攝交媾,而是能像《色戒》、《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性本愛》那樣,拍出具有魅力、迷人、果敢、真實的性慾場面,用愛做出更能勾引慾望的影像,而1992年的《烈火情人》,或許更是其中的絕美翹楚,讓坐在冷清影廳裡的我臉紅心跳、興致勃勃、捨不得眨眼。

而看完這部電影以後,我更是無法平心靜氣的看待成人A片,只要一看到他們的拍攝如此粗糙、隨便、演技如此差勁,真的就讓人提不起勁,愛是如此美麗的事物,做愛當然也值得被好好對待,好好看待。

4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挑戰倫理道德,更顛覆傳統性別刻板印象讓男性的情愛獲得解放

除了拍攝技巧,也必須有足夠的素材,《烈火情人》一共有六場床戲,將整部電影區分成不同階段,第一場在安娜的家中,兩人見面以後什麼話也沒說就乾柴烈火的燒了起來;第二場也是在安娜家中,那天晚上全家人剛慶祝完史蒂芬兒子升官;第三場同樣在安娜的家中,那天安娜的前男友到訪;第四場則是巴黎的教堂外面;第五場在史蒂芬家族的度假別墅;第六場床戲則是在安娜準備的祕密小屋。

六場床戲隨著兩人的情感變化,情慾的動作與光線、運鏡也都有所不同,第一場首次相遇,基本上是由史蒂芬在主導,他主動的邀約並完成這場愛;第二場雖然也是主動,但他必須先等待安娜正牌男友(也就是他兒子)離開才能下手;第三場不只要等待,他還必須先被安娜給支開。

到第三場時,兩人的關係主導權基本上已經從史蒂芬,落回到安娜手裡,因此第四場巴黎教堂外的早晨,史蒂芬必須獨自搭很遠的車從巴塞隆納去巴黎找安娜,安娜完事後也就拍拍屁股走人;第五場在家族的度假別墅中,與其說是偷情,更像是安娜在安慰史帝夫;最後一場更為明顯,大英帝國的紳士高官史蒂夫已經成為了安娜的情夫,在安娜安排好的時間、空間裡渴望愛的降臨。

而若仔細思索也能發現這六場情慾地點,分別在教堂、別墅、公寓,所象徵的宗教、家族、身分等等界限,都一一的被愛情給逾越,就算是在安娜的家裡,也有房間、客廳、廚房等等不同的場景,造就了影像上的美學與畸戀的迂迴意涵。

3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不過,對我來說這些挑戰都不是重點,反而是兩位演員的表演顛覆了傳統敘事的某種性別界線,讓我更加印象深刻。飾演史蒂芬的傑瑞米艾朗,是一個事業有成的中年男子,但他在電影中卻展現出其他作品裡面小女生才有的行為,像是因為跟愛人分隔而寂寞的抱住自己,蜷縮在床上,像是因為要和愛人見面而洋溢著幸福笑容,像是為愛所困而憂愁滿面,像是撒嬌、忌妒,傑瑞米艾朗的表現令人佩服。

這些都是性別刻板印象中常常會加諸在女性角色身上的特質,傳統觀念上總覺得情情愛愛是女人過於感性的表現,而其他作品多配合這樣的傳統觀念,更加強化了大眾對於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導致男人長期以來都不擅長去談論自己內心的感受,但在這部電影裡面公平的還給了男性表現感受的權利,男人的寂寞難耐不只是慾望的發洩,也會吃醋、會羨慕、會因為愛人錯過而脆弱的流下眼淚。

而相較之下,年輕貌美、短髮冷豔的茱麗葉畢諾許就展現出了一種獨立、幹練、掌控全局的新女性格局,像是安撫情人、租小房間等等動作,都展現出了有別於往常情婦角色的樣貌,讓整部電影性別意識更為鮮明。而我相信每個觀眾,無論男女老少,都會被茱麗葉畢諾許的表演給迷惑,深深愛上她。

1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