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生活無趣,是你過得乏味》:三流學校的學生,也能過一流的人生

《不是生活無趣,是你過得乏味》:三流學校的學生,也能過一流的人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失敗者永遠在找藉口,成功者永遠在努力。想成為幾流的人,就去做幾流的事,就這麼簡單。

文:聶向榮

三流學校的學生,也能過一流的人生

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想分享一下我個人的一些經歷和認識,希望能對那些和我一樣畢業於普通大學的學弟學妹們有一點幫助,僅此而已。

我的大學生涯是在北方的一所十分普通的大學度過的,但我堅信一點,就是一所普通的大學,也可以培養出優秀的人才。我深愛我的母校,也沒有覺得它不好。

現在下班之後,我會在網上寫寫文章,分享自己的一些經歷和認識,有讀者留言說我的文章能給他們帶來力量和幫助,這讓我覺得寫文章是有意義的事情。就這個角度而言,我覺得自己並不比那些名校的學生差,活的是一流的人生,也是成功的。

我大學時學的是典型的理工科系,也是我們學校就業率最高的一個科系,可以說只要能畢業,就能找到工作,所以完全沒有就業壓力。直到大三上學期,我去圖書館自習的時候,才發現周圍有人捧著研究所入學考試的書在複習。沒過多久後,同科系的同學也有人準備考研究所了。

那個時候,我正處於迷惘階段,每天渾渾噩噩的,雖然也曾想著認真聽課,學好專業課程,但還是沒能堅持下去。因為我知道,大學的考試,只要在考試前一週,找一些學霸複印一下他們的筆記全力猛K,一般都不會被當。即使這樣,我心裡也一直有個上名校的夢想。看著周圍有人已經在買關於報考研究所的各種資料,我也決定努力一把。

以前上課的時候,我總是坐在最後一排,啃著麵包,喝著優酪乳,或者趴在桌子上睡覺。但是大三的時候,幾乎每門專業課我都會坐到第一排,也開啟了和學霸搶座位的模式。因為在這之前,我不知道前幾排的座位競爭竟然這麼激烈,決定努力之後,基本上每節課我都能搶到第一排的座位。而且為了讓自己有足夠大的學習動力,我還申請了當時班上的學習委員,不為別的,只為激勵自己。因為作為學習委員,不努力聽課的話,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從大三的下學期開始,我就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組成了一支報考研究所小分隊。我的英語基礎特別差,聯考英語只考了九十多分(滿分一百五十分),大二的時候考英檢低空飛過,從此英語就被打入了冷宮。知道自己英語基礎不好,而且好多同學考研究所時都卡在了英語上,所以我大三下學期就開始苦背單字。

背單字是件很枯燥的事情,中間也有很多次想要放棄。然而,所幸最後還是堅持了下來。往年每年暑假我都是要回家的,但是大三暑假和許多考研的同學一樣選擇了留校複習。暑假期間報了英語和政治輔導班。

同時,我們幾個人還報了學校自己辦的數學班。政治和英語輔導班都是在能容納很多人的大教室上課的,需要坐一個多小時的公車。我們每天都是頂著大太陽出門,要走一段路程才能到達公車站,上課的地方是在一個工廠裡面,環境挺差的,但是每次教室裡都坐得滿滿的。

有些課是下午上,而且要連續上四個小時,從上課的地方坐公車回到學校,差不多都要晚上八點鐘了,已經能夠看到天上的星星。

每天從輔導班回來,渾身都散了架似的,四個小時的強力輸入,根本來不及消化,只能埋頭做筆記。大多數時候,我都感覺自己跟不上老師的思路,老師講得飛快,有些單字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意思,當我還想翻詞典查單字的時候,老師已經講完了。有太多次想要放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這麼熱的天,頂著這麼大的太陽,坐一個多小時的公車,和數百人擠在悶熱的大教室上課,而且還跟不上節奏。

放棄……不能放棄……

就這樣,我內心的糾結和掙扎,一直持續並貫穿了整個考研究所的過程。我承認我不是最堅定的研究所考生,不過所幸每次想要放棄的時候我只消沉一陣子,很快就恢復過來,又重新投入複習中。而我之所以能堅持下來,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身邊一直有一個陪我考研究所的研友,她一直沒有放棄,而且異常堅定;第二個是我有一種名校情結,雖然這個情結早在聯考後就被自己扼殺,可是它並沒有死徹底,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又復活了,而且讓我一直不得安寧。

慢慢地,我發現,身邊上輔導班的人愈來愈少,圖書館考研自習室(有一個自習室,被考研究所的人坐滿了,姑且稱之為考研自習室)的人也愈來愈少,大家可能回去過暑假了,也可能放棄了,我不得而知。

暑假兩個月,我一直穿梭在這座城市,往返於學校和輔導班之間,忙碌又辛苦。但是在這段時間裡,我也產生了一種叫作充實和奮鬥的感覺,並且引以為豪。自習室的燈十點半就會關,我回到宿舍很快地梳洗完畢後,就爬上床繼續看書,儘管宿舍裡面充滿了打撲克、打電動、聽歌、聊天的聲音。

就在我也覺得自己有些另類的時候,卻發現了讓我堅持下去的第三個理由,和我一起備考的幾個同班同學都放棄了,這無疑增強了我的信心。因為大家最初的夢想都是朝著專業排名全國第一的大學奮鬥的,而他們的放棄給了我更大的動力。

接下來的日子,每天晚上熄燈後,我都會打開自己預先充好電的小檯燈再看一會兒書,那個時候,我的床鋪有一排都被書占據了。

慢慢地,自習室的人愈來愈少,輔導班的人也愈來愈少,最後和我一起上輔導班的,只有那個最堅定的研友,她依然充滿了力量。我慶幸自己遇到了一個如此有毅力的研友。

當時心裡波動最大的一次,是校內徵才博覽會上,我順利地簽了一個國營企業單位。填好了三方協議,就只剩下了狂歡了。我簽的這家單位承諾,考上研究所後可以帶著錄取通知書違約,且不用繳違約金。徵才博覽會一結束,自習室的人又少了一些,最後輔導班衝刺的時候,人似乎更少了。而這個時候,我也到了最難熬的階段。因為我發現,自己不管多努力也許都不會取得一個好成績,高等數學的大題似乎都不會,英語單字也沒記住多少,政治還沒背過……

那個時候,整個世界都像陷入了黑暗。雖然我表面上保持著足夠的鎮定,然而我的內心是焦躁不安的。每天都按時去自習,等到自習室熄燈後才回到宿舍。

最後的一個月,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每天早晨五點半起床,六點去自習室,晚上十二點多睡覺,一直到考試。

四場考試,每考完一場,考場上的人就會少幾個。當最後一場考試結束時,我如釋重負。那個時候,我已經不計較成績了,也不太在意自己的努力能不能換來成功,心裡只有一個信念:如果這一次沒有考上,我會選擇來年繼續!

中途有太多的誘惑,我都沒有放棄。冬天寒冷的雪花鋪滿校園的時候,我仍舊早早地起床,去學校圖書館門前背單字。那個時候圖書館的門還沒有開,而圖書館開門的大爺和我成了忘年交。他跟我說,以後我來圖書館只要喊一聲,他就會起床給我開門。

開門的大爺和我非親非故,我想他能在冬天離開溫暖的被窩,早晨六點專門給我開門,一定是被我感動了。他說他的孩子在讀博士,他知道其中的辛苦,也喜歡努力的孩子。後來我考上了研究所,還專門回家帶了家鄉特產,送給為我開門的大爺聊表心意。

我用一年的時間,從一所三流學校跨校到本科系排名全國第一的大學。讀研究所期間,我還做出了一些科研成果,比起本校的學生並沒差多少。

我之所以寫自己的大學生活和考研究所過程,並不是鼓勵大家都去考研究所,而是想說明一個道理:只有三流的學生,沒有三流的學校,只有失敗者才會把自己的無能歸結為學校不行。

失敗者永遠在找藉口,成功者永遠在努力。想成為幾流的人,就去做幾流的事,就這麼簡單。

一所好的大學,周圍的環境氛圍可能會好一點兒;一所普通的大學,周圍的環境氛圍可能會差一點兒。但是只要你有一顆努力向上的心,這都不是問題。如果你沒有理想,再好的條件也是白搭。學校周圍的環境氛圍好不好不是問題,問題是你想不想遇見更好的自己。

再補充一句:三流學校的學生,也能過一流的人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是生活無趣,是你過得乏味:在不變的日常找變化,過你喜歡的日子》,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聶向榮

你的人生要自帶光芒!

最惋惜的事,莫過於明明不喜歡現在的生活,卻又一成不變過一生。
百萬粉絲轉發認證、讀者★★★★★評價,
41則「有刺雞湯」激勵你起而行,
遇見另一個你沒想過的自己。

無趣的不是世界,是你沒有堅持有趣的活法。

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是不是一邊覺得日子沒意思,一邊又打起幹勁地活著?
當工作與生活落入一種循環,「無趣」就會變成我們掛在嘴上的口頭禪。

事實是,無趣的從來不是這個世界,
生活裡總有些美好能把你從流水般的日子裡撈出來,
放在山巔雲端上一窺活著的美妙。

寫給厭倦日子一成不變,又不知從何改變的你。

  • 沒有穩定的工作,只有穩定的能力

當你抱怨公司,請牢記「沒有穩定的工作,只有穩定的能力」;
「所謂的穩定,如果只是穩定地窮著,這樣的穩定一點意義也沒有」。
當你羞於開口要求加薪,提醒自己「不要讓你的薪資,低配了你的能力」。
當你的企圖心隨著時光逐步黯然,「不要讓你的野心,配不上你的才華」。

  • 你說的是快感,我要的是幸福感

當你耽溺於短暫的快感,損及細水長流的幸福感,
請想想:「沒有情調,旅行再多也遇不到詩與遠方;
無謂社交,把自己喝成脂肪肝,當年拚酒的人也早與你無干」。

  • 你焦慮,是因為急於過「標配」人生

把人生過成跟別人一樣的標準答案,這樣的人生無趣極了。
世界有各種精彩,不給自己設定「標配」、不給孩子設定「標配」、不去羨慕別人的「標配」,是最起碼的生活智慧。

  • 願你有勇氣和迷惘握手言和

不論你現在處於人生的哪個階段,不同年紀有不同迷惘。
面對生活帶來的疼,要忍著,因為生活不會過來安慰你,可能還會蓄力準備下一個巴掌。帶著驚喜與驚嚇,才是人生的日常。

「你一直拖延的其實都是你最想做的事」。
當你想要妥協,並安慰自己如此平庸一世也沒什麼不好,
問問自己:「你敢不敢以喜歡的方式過一生?」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