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分還可以上場打球!「球學」何凱成砲轟HBL,學生球員該如何兼顧學業?

零分還可以上場打球!「球學」何凱成砲轟HBL,學生球員該如何兼顧學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認為,全盤否定HBL的價值是愚蠢的,我們應該做的是學習如何輔導沒辦法繼續靠著體育專業謀生的學生,找到適合他們的興趣予以輔佐,幫助他們轉型。

文:蔡明衡

近日運動網路平台「球學(Choxue」聯盟創辦人何凱成,在網路上發佈自製影音內容,砲轟高中籃球聯賽(HBL)摧毀台灣運動市場。他點出HBL的學業存在巨大問題,並直言:「台灣球員學業不受規範,竟然全科都零分還可以上場打球,這對我來說真是他X的瘋狂!」

何凱成的一席話,簡單俐落的點出HBL球員的學習問題,對此他更呼籲各校不要再報名HBL,助長這樣的風氣。然而這個令全國上下瘋狂、甚至被媒體譽為台灣「甲子園」的聯賽,難道就真的毫無價值嗎?

HBL球員的學習成效不佳為人詬病,已不是新鮮事。筆者曾經數次訪問幾位曾在HBL聯賽馳騁的球員,得出的結論都差不多──教練為求在賽場上得到好成績,一天訓練時間超過四、五個小時都是家常便飯。「常常練球練到張眼閉眼都是練球。」一位球員感嘆,各校都採取高強度訓練,如果不照做,那麼在賽場上就會喪失競爭力。在這種讀書、練球相互矛盾的情形下,球員的學業、專科又該如何兼顧?

事實上,教育部針對高級中等學校體育班之課程有所規範,分為一般學科課程與體育專業課程。其中體育專業課程包括體育專業學科及專項術科,每週以12小時為原則。若體育專業課程時數不足,可由晨間、課後或假日時間補齊。

但對於球員的成績要求,教育部並無多做限制,僅建議一天的訓練時間應控制在三小時內。因此也造成何凱成所說的:「在台灣的HBL打球,是完全沒有學業規範的,換句話說他每一科目都零分,他還是可以上場打球,抱歉這對我來說真是他X的瘋狂。」

然而這都是以外界「學業成績」的視角觀察後的評論,又有多少人站在學生球員的立場上思考呢?撇除學生的學習狀態,這樣的練習的確讓學生球員在專業技術上得到充足的發展,對於那些真正具有天份,未來也篤定成為專職球員的學生無非是一大助力。

筆者認為,全盤否定HBL的價值是愚蠢的,我們應該做的是學習如何輔導沒辦法繼續靠著體育專業謀生的學生,找到適合他們的興趣予以輔佐,幫助他們轉型。

大專籃球聯賽(UBA)就是一個幫助球員轉型好例子。在大專院校中,學生不一定會就讀體育相關學系,多數的UBA學校,都有開放各種不同的學系供學生就讀。以政治大學籃球隊為例,政大招募HBL甲一的球員,並開放包括公共行政學系、民族學系、外交學系、統計學系、財務管理學系以及傳播學院大一大二不分系作為招募學系。此外,政大對於球員有一定的成績管理,期中、末考前夕甚至會舉辦讀書會,供隊上球員一同讀書準備考試。

有別於傳統學校給予豐厚的獎學金,政治大學的金字招牌,加上充足的學習資源,替學校招募到不少籃球好手前往就讀。而對於這些球員來說,選擇就讀政大可使未來出路多一份保障,即使在大學生涯中因能力受限,或其他因素導致選擇放棄籃球職涯,在大學所學習到的專業知識也足以讓他轉換跑道,出路亦有更多選擇。

他們的未來不在單一倚靠在「籃球」身上,而學校也得以招募有能力、天分的球員加入校隊,產生一個雙贏的局面。

HBL男子組 能仁家商奪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108學年度高中籃球聯賽(HBL)男子組冠軍賽8日晚間在台北小巨蛋舉行,能仁家商終場以78比62擊敗泰山高中,拿下冠軍。

回歸到HBL,聯賽不僅提供籃球專才一個有競爭力的舞台,更提供不一樣的升學方式,打破了傳統「唯有讀書高」的既有觀念,待球員藉此管道進入大學後,再去開發自己的「人生第二春」。

至於高中階段的學習成效問題,我認為可借鏡美國高中對於體育專長學生的規範,他們規定球員高中階段需完成16門核心課程,並達到規定的GPA成績與SAT成績,才能參加球隊比賽。也許我們能效法美國,不需訂定太高的成績限制,但透過此舉可以逼使球員在適當「分心」,並保障他們獲得高中階段應有的基本知識。

單單檢視HBL的制度問題治標不治本,縱使現階段制度仍有許多問題,但其價值不應被全盤否定,畢竟自1988創立HBL以來,高中籃球聯賽也為台灣籃壇培育出無數菁英。筆者以為,如何讓體育專才學生,擁有一定程度的基本學識,才是我們應該關注的重點。

僅從現有制度挑毛病,無法完全根除既有問題。唯有當改革教育者重新檢視台灣整體的體育專才教育,並構思出更完善的升學制度,才能使這些學生的未來發展有更好的保障。而身為我們這些球迷能做的,就是在支持HBL聯賽的同時,呼籲政府積極關注學生運動員的教育問題。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