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無神論徵稿】我曾相信柯文哲是「特別的人」,沒想到是特別的民粹之狼

【政治無神論徵稿】我曾相信柯文哲是「特別的人」,沒想到是特別的民粹之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了8月6日,他創黨了。同時,打破了不組黨的承諾,燒毀了政治新文化的旗幟。到頭來,他只不過是披著「改革」大衣的民粹之狼。

文:兩條鹹魚

生長在深藍家庭,蔣氏父子是全家最推崇的對象。「經國先生的年代,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爺爺常這樣說道;「你看,馬英九當到總統還這麼節儉,太清廉了!」奶奶總這樣評論。而通常兩旁伴隨著都是爸爸、叔叔慷慨激昂的附和聲。

從小這般「耳濡目染」,我無法相信民進黨,但是對國民黨也無法產生好感。對我而言,他們都只是政客,只謀利,不謀民。

然後,2014年柯文哲出現了,有話直說,而不只是官腔。上班搭公車,還常在捷運上被「捕捉」,就好像在說「我也是個老百姓,我的需要就是市民的需要。」這不就是謀民不謀利嗎?如此一位有別於傳統政治人物的素人,開啟了我對台灣政治即將迎來改變的幻想。

看著柯文哲為了自己認為對的事,寧願和傳統政治人物面對面,這才是政治家——當時的我,如此認為。於是,我開始了「柯粉」人生。

兩年前有部電影《幸福路上》用動畫繪成了成長於1970~2010年代的女孩,在那期間的歷史記憶。當時的我想:「她(電影女主角)的年代若是被阿扁旋風所帶來的首次政黨輪替代表,我的年代,就是柯文哲所引領的政治新浪潮。」而身為這新浪潮的一員,如何能不興奮呢?

我從不在社群媒體關注任何政治人物,因為我知道臉書的大數據蒐集,將使我的政治傾向被預測。然而柯文哲是我第一位點下追蹤的從政者,我認為即使被知道我是柯粉,我不但不會排斥,反而會很驕傲,因為我是幫助政治新文化推動的一員。

我從不在家族群組轉發政治新聞,一方面不想造成家庭對立,一方面也對一來一往的唇槍舌戰感到厭煩。但柯文哲給了我勇氣,為了他即使要和家人在群組「筆戰」,那也是為對的事情發聲。

我不曾關心運動賽事,可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柯文哲是可以畫腐朽——世大運——為神奇的,我半夜不睡,就為了在每天午夜12點刷世大運宣傳片的點閱率,並且每一次都會流淚(現在想來,還真與在中正廟前對蔣公銅像哭泣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對那時候的我而言,他就是救贖吧!救贖台北市,救贖台灣政治,救贖我們年輕人的未來。

世大運週年  重現柯文哲熊讚彈鼻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14日在市政大樓出席2017台北世大運週年活動「運動團結我們」啟動記者會,與世大運吉祥物熊讚玩彈鼻子遊戲。

然而,究竟我是從何時開始發現他「其實無法救贖我」的事實呢?一切都要說回2019年8月6日。那天是蔣渭水的生日,也是民眾黨創黨的日子。

先讓我們往回推一些,是他到我的大學演講的日子,演講主題是「市政新文化」。我印象很深刻,演講結束後的提問環節,有個女生問:「柯市長,你為什麼不選總統?」

「我不想選是因為現在台灣沒有一個適合的環境,再來是因為就像我講的市政新文化,我如果要選齁,也是期望可以為台灣政治帶來改變,現在顯然沒辦法。」柯文哲如此回答。

雖然當時系上的教授早已預測過,他是為了靜待時機創黨,但是他這番言論還是被我自動解讀為「不為做而做」,再次昇華了我對他的看法。可是到了8月6日,他創黨了。同時,打破了不組黨的承諾,燒毀了政治新文化的旗幟。到頭來,他只不過是披著「改革」大衣的民粹之狼。

「民粹?他充其量只不過是不遵守承諾,不至於到民粹吧?」你可能會這麼說,但當你去對比民粹的四個特徵時,定會和我一樣失望及錯愕。

《民主是如何死亡?》一書中,提及了民粹者是如何操弄人民以贏得政權,並一步步將民主推向毀滅。其中列舉了四個民粹的特徵,在書中的例子,四個特徵皆符合的人為美國總統川普;而若場景換到台灣,你則會訝異的發現,柯文哲也是四個特徵皆符合的人。這四個特徵分別是:

  1. 批判菁英及現存政治制度
  2. 明星型領袖
  3. 區分真正人民的邊界
  4. 意識型態的薄弱

批判菁英及現存政治制度,指的是民粹者認為政治制度的遊戲規則,是可以被打破且不重要的。而這通常是從「政治文化被少數人掌握,需批判腐敗的菁英政治」的思想延伸而來。

具明星型特徵的民粹者,會打著「幫人民發聲」的口號試圖打破規則,前提是你為「他口中所定義的人民」,這也就是區分真正人民;不屬於其認為的人民,則會被民粹者視為抹黑者。

最後是意識形態的薄弱,你常會發現民粹者的意識形態不是固定的,他的主要目的是批判傳統政治菁英,因此會隨菁英的立場,而改變自己所批判的意識形態。以上四點,都可以在柯文哲身上發現,也是為什麼人們會覺得他很特別。

二戰時的希特勒、墨索里尼,都曾是神一般存在的人物,卻也一步步將自己的國家的推向了死亡。現今美國又有川普,這麼一個由共和黨捧起來,現在卻無法控制的領袖,也暗示了民粹者對於民主的威脅。

再回到柯文哲,我想若要避免步上美國——世界上最有份量的民主國家——的後塵,持續觀察,持續質疑,不輕易相信,也不要被言論煽動,才為一民主國家公民守護民主的辦法。因為別忘了,再大的風也是會停的。我們期待新政治的到來,但也不該急著將這個任務,以民主為代價,託付給某個「看似特別」的人。

被柯氏旋風捲上了天,回到地面才知道,風是會停的,而停的那天你將發現——

柯文哲只是個醫生,真的只是個醫生。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