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無神論徵稿】我的光頭主子神就是靠挖石油才當選市長,今天竟然全盤否認!

【政治無神論徵稿】我的光頭主子神就是靠挖石油才當選市長,今天竟然全盤否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過政治永遠不會無神,只要有信仰就會有神。瞧我的光頭主子,雖然少掉我這位信徒,但是還是拿了五百多萬票,足足比朱立倫多了一百多萬,可見光頭還是有其不可小覷的信仰力量。

文:令狐少俠(令狐少俠的講古教室

什麼是「政治無神論」,那就要先了解到底什麼才是神?

人類文明最早的萬神殿系統乃是希臘神話中的諸神世界:例如代表愛情的維納斯(Venus)女神;代表希望光明的阿波羅(Apollo)之神;還有統領宇宙的至高無上的天神宙斯(Zeus)等等。中國亦有大量的神明系統:諸如掌管土地豐饒的土地公;掌管女子生育的註生娘娘;代表正義倫理的守護者——關公;還有台灣民眾最熟悉媽祖等等。

不過西方世界在基督教文化興起後,一神論的上帝取代了希臘諸神的混亂,上帝逐漸變成所有信仰的集合,換言之,有什麼需求,只要透過禱告,上帝就會幫忙解決,這樣的上帝職責就比較接近東方的諸神信仰。差別在於西方上帝是大型購物商場,一次解決所有的需求;而中國諸神則是小型雜貨店,必須多跑幾家,才能滿足所有需求,為了解這樣的困擾,許多大型的廟宇,除了主神之外,亦會供奉各種執掌的神明,讓信徒可以一次性滿足,免去來往奔波。

我們約略交代信仰起源的過程,大致是離不開人類的情感、需求投射,而這樣的情感、需求就是信仰,有了信仰就會有相對應的神明系統。從這樣的觀點來看,必須先有信仰才會有神明的產生,那麼政治是否也如此呢?。

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受創最重的法國主張嚴懲德國,因此《凡爾賽和約》而加入極其苛刻的巨額賠款。由於戰時的通貨膨脹使得德國馬克嚴重貶值,為了支付賠款,德國政府只好支付美金和黃金作為因應,而以猶太人為主的銀行家看準這點利多,大量炒作美金與黃金,雙重打擊下,德國馬克幾乎成為廢紙,中產階級在銀行的儲蓄瞬間歸零,大量社會主流人士淪為貧民,整個德國金融秩序瀕臨解體。

在國際間尊嚴盡失,在國內生活貧苦,忿忿不平德國民眾普遍強烈仇視施加條約的國際列強,以及那黑心無情的猶太銀行家;人民普遍渴望能有一位強而有力的救世主:帶領德國走出經濟黑暗,教訓國際列強,制裁黑心銀行家。

有了渴望,就有了信仰,於是救世主希特勒出現。

Adolf Hitler_希特勒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34年希特勒在高達八成以上的公投支持率,順利成為獨裁統治者,開始一連串的重大改革:首先為了打擊壟斷黃金的銀行家,宣布放棄金本位,直接用貨物的方式進行國際貿易,於是大量的人口投入生產工作,加上大量的公共建設以及鼓勵青年從軍,失業人口從1933年的600萬人減少到1938年的100萬人,幾乎全民就業。緊接著宣布拒絕承認《凡爾賽和約》,同時利用經濟復甦的機會大量擴軍進行侵略,而此時國際間盛行姑息主義,對德國的軍事擴張竟無對應的制裁,也助長了希特勒的氣勢。

希特勒所帶來的經濟奇蹟以及國格尊嚴,完全滿足德國人民的信仰需求,他是德國的英雄,再加上獨裁的偶像崇拜宣傳,希特勒已經接近神的地位,人們願意為他而瘋狂。於是屠殺經濟掠奪的猶太人,開啟歐陸大戰,這些種種的殘酷行徑,只不過納粹信仰下的宗教任務。

然而在美國加入戰局後,希特勒戰無不克的絕對優勢開始逆轉,戰事的失利加上龐大的軍費支出,人民生活又回到一戰結束後的貧困,信仰的目的無法達成,神的公式自然出現缺口,於是國內開始出現反對納粹的聲浪,甚至出現刺殺希特勒的情況。最後盟軍進攻德國,希特勒自殺,曾經至高無上的納粹神也走下了神壇。

由此可知,當政治成為渴望的信仰,信仰所投射的政治人物當然可以升級為政治神,而等到信仰的目的無法達成,神與信仰的公式出現缺口,這位政治神自然就被打回原形。

用這樣的信仰公式,我開始檢視自己的政治信仰經驗。

2006年9月,扁政府許多政治醜聞一一被揭發,台灣爆發紅衫軍倒扁行動,人民普遍希望一個清廉、溫和的救世主出現,有信仰就會有神,於是小馬哥誕生了。我是小馬哥的信徒,我希望他能帶領台灣走向穩健、清廉的方向,我曾經親眼目擊他出現在我面前,又高又帥,根本就是電影裏頭的小馬哥,我激動地大聲尖叫;然而小馬哥還沒當選,我的信仰就被狠狠地撞擊。

當時阿扁總統因特別費案被起訴,沒想到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小馬哥同樣被起訴,儘管我願意相信他是清白的,但是按照小馬擔任黨主席時所立下的清白黨規,只要被起訴,就不得代表國民黨參選。怎麼辦?救世主不能參選,那麼是否世界就要毀滅?

身為信眾的我,替主子神設想了一個完美的辦法,就是如同電影《英雄本色》中的小馬哥,穿著披風、戴著墨鏡,帥氣地走入記者會現場,對著大家宣布:

我小馬哥,遵守黨規,不得代表國民黨參選;但是為了天下蒼生,為了救斯民於水火,我即刻起,退出國民黨,以無黨籍身分參選。

當然國民黨必須配合演出,禮讓馬英九,不推候選人參選,這在技術上絕對可能,就如2014年民進黨禮讓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般。

國民黨新北選前之夜 馬英九吳敦義交換意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小馬哥按照信徒我設計的劇本演出,保證票房長紅、粉絲爆表。結果小馬哥卻選了一個最糟糕的劇本——修改黨規,讓自己參選。黨員被起訴就不得參選,我小馬被起訴就修改黨規,這是什麼世界啊?我的主子神怎麼跟弱智沒兩樣?我開始注意到我的小馬並不是電影裏頭的周潤發。

經歷了八八風災、太陽花學運,我的主子神早已被打回原形,這我一點也不意外。沒有主子的信徒就像洩了氣的氣球,然而突然間,我的眼睛為之亮。

外號跳海戰神的台北市議員王世堅,在議會竟被一位光頭修理、反質詢;過了不久,這位光頭竟然代表國民黨參選高雄市長。高雄市向來是民進黨的禁臠,民進黨已執政二十年,而今天又是民調聲望頗高的陳其邁參選,這位光頭應該凶多吉少。

我抱著看戲的心情看選戰,然而一句「高雄又老又窮」、一句「北漂青年回家吧!」確實讓我陷入這語言的魔力中。儘管挖石油、愛情摩天輪、迪士尼,這些天馬行空的政治話語令我發噱,但是我欣賞光頭挑戰不可能的精神,我開始蒐集網路資料,原來他是被撤換的北農總經理,接替他的是一位實習生,這讓我同情弱勢的憤慨再次激盪,我支持光頭。

然而就像小馬哥經不起考驗,我的光頭新主子還沒當選又讓我失望。在電視辯論會上,陳其邁以他代理市長的經驗,面對鏡頭,侃侃而談,有願景、有條理,確實是治國之幹才。而輪到我的主子光頭,除了挖石油外,其他的政見完全聽不懂,不過聽不懂沒關係,光頭還是當選了市長,只不過多了一個外號,草包市長。

草包市長自我揶揄,辦了個肉包大賽,也算是有創意。不過他在面對議員質詢時,卻又再次展現草包的特色。最經典的就是時代力量議員黃捷質詢提問,市長接連3次跳針回答「高雄要發大財」。更誇張的是,當議員質詢市長如「挖石油的預算編在哪裡」,草包市長竟然回答「挖石油請問誰說的?有白紙黑字嗎?」

天啊!我的光頭主子神就是靠挖石油才當選市長,今天竟然全盤否認,我心中僅存的「神形象」已經完全幻滅,而接下來就是參選總統的荒謬行徑,也就不在話下了。

接連兩次的「神打擊」,我的政治已經開始無神了。

不過政治永遠不會無神,只要有信仰就會有神。瞧我的光頭主子,雖然少掉我這位信徒,但是還是拿了五百多萬票,足足比朱立倫多了一百多萬,可見光頭還是有其不可小覷的信仰力量。

現在台灣政壇上又出現一位明日之神,他帶領人民成功打贏疫情戰爭,讓台灣贏得從未有過的國際尊嚴,這位神究竟能存活多久,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