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之死:揭開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的「種族分歧」

佛洛伊德之死:揭開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的「種族分歧」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解釋暴力行為的原因絕非是要合理化該行為,而是要化解當前難以平復的民眾怒火,只有真正了解社會根本問題,並試著解決,才能杜絕類似的憾事再發生,而唯有這樣,才不會辜負了佛洛伊德的死。

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引發的暴動繼續在美國延燒,多個城市宣布實施宵禁,川普(Donald Trump)也在6月1日下午的記者會提到,將祭出快速且高壓(immediate and extreme)的措施來應對暴動和搶劫行為,不過警民的衝突似乎只升不減,兩黨的對立也不斷加深。

美國的價值觀對立

若談論美國政治與種族的對立,就不得不提到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價值觀差異。在台灣,人民的身份認同是決定選票以及人民選擇資訊來源的重要因素,不過在美國,思想意識形態才是來區分黨派和所收看新聞媒體的原因,強調傳統價值的保守派,大多習慣看福斯新聞(Fox News)、《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等,並將票投給共和黨;重視進步價值的自由派則是傾向從《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家廣播公司(NBC News)等媒體獲得資訊,並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

保守派和自由派並沒有明確的定義,或說定義相當多元,但大致上來說,保守派人士在乎的是傳統與秩序,而自由派則重視人權與多元發展,不過在種族議題上若問兩派:「是否支持種族平權?」除了極少數的極端份子外,幾乎都是支持且同意的,畢竟人人平等是今日的普世價值,保守派的川普在佛洛伊德事件爆發時,也表示要為佛洛伊德討回公道,不過當示威越演越烈,保守與自由派的分野就出現了。

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分歧

在這場遍及全美的示威抗議中,有許多不同的畫面,有和平理性遊行的民眾(佔絕大多數),確保示威運動不擦槍走火的警察,也有動用暴力和無差別搶劫店家的暴動人士,以及執法過當、壓制群眾的警察,而在看待整起事件時,越強傳統調秩序的保守派人士和媒體,就越會去聚焦在那些暴力事件;相反的,越重視人權的自由派群體便越加專注於警察不符合比例原則的執法手段。

就在暴行出現後,川普馬上在29日推文警告「若搶劫開始,就開槍」,川普的推文也不斷重申「法律」、「秩序」等字,並讚揚維持秩序的國民兵,這樣的言論受到川普的保守派支持者的推舉,不過在本來就看不慣警察權力過大的自由派眼裡,川普的言論讓他們無法接受,不滿情緒升級,然而川普接下來的言論恐怕只讓兩派對彼此的分野再度加深。

隨著暴力和破壞事件傳出,川普的推文開始對暴力者貼反法西斯主義(Antifa)、無政府主義者、極左派人士的標籤,並指責民主黨的州長、市長們放任暴行發生。由於動亂的大城市,幾乎都是由民主黨執政者當權,且擁有絕對優勢的選區,因此這樣的言論是讓保守派共和黨支持者更加不滿民主黨,認為他們是在放任動亂在美國土地上肆虐。

於此同時,反對右翼、霸權、歧視,且支持女權和LGBT的反法西斯主義,以及推崇社會主義的極左派,又在意識形態光譜上與自由主義較接近,因此這些標籤又再度加深了美國保守與自由派的對立。川普這樣的言論雖然能激起保守派更高的情緒,不過從歷史和政治策略來看,恐怕對他十一月的大選,相當不利。

RTS3A5D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佛洛伊德事件對十一月大選的影響

因著美中貿易戰和疫情的爆發,全美的反中情緒高漲,若中國議題的關注度以及全民反中氣氛延續到十一月,那麼向來對中強硬的川普,將比曾經支持中國加入WTO的拜登(Joe Biden)更吸引選民。身為炒作議題和議題設定的高手,川普在過去幾個月持續將民眾的注意力聚焦在中國議題,不過沒想到,就在此時,天外飛來一筆佛洛伊德事件,不僅硬生生地將全民焦點轉向種族,這個對拜登更有利的議題,更是給了過去幾個月因為疫情無法舉辦公開活動的拜登,有了外出曝光的機會,同時趁機洗刷不久前在訪問節目上對非裔族群的失言風波。

而從歷史來看,共和黨總統的老布希(George H. W. Bush),就是川普最好的前車之鑑,1992年四月,同樣因為警察對非裔的執法過當,引起了的類似今天的「洛杉磯暴動」(LA Riot),時任總統的老布希雖然也在事件爆發時,表示被害人羅德尼・金(Rodney King)確實受到了不正義的對待,但對於示威者的暴動行為,老布希批評是「單純的犯罪行為」(Purely Criminla),並嚴厲地說「無政府」狀態是絕不被允許的。

相反地,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柯林頓(Bill Clinton)則表示,暴力是源自於城內經濟機會和社會制度的崩潰,而當年的十一月總統大選,柯林頓就高票贏過老布希,讓老布希成為美國1933年後第三位連任失敗的總統。如今川普的言論比老布希當時更加激進且嚴厲,而這恐怕也將為川普的連任造成不利的影響。

而若1992年的例子對川普政府來說太遙遠,或許可以用去(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例子為借鑒。從香港的事件可以看到,當政府用武力去鎮壓、壓制不滿的情緒,只會讓事件惡化,造成更難以收拾的結果,港府建制派也在隨後的區議會選舉,大敗給了民主派。

AP_1932866303240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意識形態對立與當前高漲的群眾怒火

川普的言論同時深化了保守與自由派的分歧以及人民的憤怒。由於今天的社會城鄉階級流動性降低,與此同時,媒體大數據的演算法又讓人們更難看到與自己想法不同的資訊,使得意識形態極端化,光譜上的中間選民愈來愈少,保守與自由派間的鴻溝越來越大,因此意識形態的對立在一時半刻之間,恐怕還難有任何改善,不過解決當前民眾的不滿,絕對是減少社會矛盾的第一步。

政府應該去了解人民的不滿從何而來,並去面對、溝通。以香港為例,人民上街的原因不僅只是因為反對惡法,更深層的原因是自97年回歸後,湧入的中國人讓房價暴增,對許多港人而言,回歸後的生活,只有中國人得到好處,港人不但沒有益處,還要在失去他們所珍視的法治精神,因此讓上街的民眾很多是因為了解到「自己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了!」所以才冒險去衝撞。

而暴動的行為在美國也是有更深原因的,確實有一部分的搶劫和破壞行為是基於趁火打劫的心態,而這有待美國的法治機構去做調查和處分,但有許多專家表示,對於很多使用暴力抗爭的人而言,他們認為長期以來的和平抗議、民主投票都無法改變他們一直以來所受到的歧視與不公平對待,因此在佛洛伊德事件爆發後,他們的怒火被點燃,選擇用不理性的方式表達、宣洩自己的不滿。

解釋暴力行為的原因絕非是要合理化該行為,而是要化解當前難以平復的民眾怒火,只有真正了解社會根本問題,並試著解決,才能杜絕類似的憾事再發生,而唯有這樣,才不會辜負了佛洛伊德的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