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興三倍券」綁定的支付機構,賺取「額外手續費」會是最大疑義

「振興三倍券」綁定的支付機構,賺取「額外手續費」會是最大疑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振興三倍券的玩法複雜,在帳面上看起來是有利於消費者,但背後真有這麼簡單而毫無疑義嗎? 

在後疫情時期,政府為了振興遲滯的消費力,推出振興三倍券,讓消費者能以1000元的價格,獲得3000元的購買力。站在消費者的立場,真的是一片大好,除了消費力膨脹,2000元的回饋就像是退回過去繳的所得稅,都值得了。但這個振興三倍券的玩法複雜,在帳面上看起來是有利於消費者,但背後真有這麼簡單而毫無疑義嗎?

先來大致了解一下這個「政府做莊」的大促刷活動玩法。

玩法一、實體券

給付給政府1000元購買實體券,先創造一次GDP;然後政府印振興券(等同鈔票)還你3000元,要你在年底前用掉,就再創造一次GDP。所以在政府的補貼下,每個人至少創造4000元的GDP,但實際購買商品的消費力是3000 元。

玩法二、綁定各種支付工具(例如信用卡/悠遊卡)

首先要累積刷滿3000元,先創造一次GDP,然後信用卡或悠遊卡返還2000元,到你的信用卡支付工具帳上。當然,這筆錢是政府印鈔票補貼給發卡銀行或支付機構。

這筆2000元只能拿來折抵次期消費,換言之,消費者得再做額外的2000元消費,才能把這筆「現金回饋」使用掉。在這裡又再創造了一次2000元的GDP。所以,整體創造5000元的GDP。而且實際的消費力是紮紮實實的5000元等值商品。

目前信用卡操作「現金回饋」的模式有兩種,一種是直接折抵當期帳單,另一種是折抵次期帳單。通常是採取折抵次期帳單的模式占大多數,因為若在次其帳上仍有相當金額的回饋金,將有助於促使持卡人再次進行刷卡消費。

而根據相關新聞指出,若消費者的振興三倍券是綁定信用卡,發卡銀行會以「次期折抵」的方式返回2000元。換言之,持卡人得再額外消費,才能完整享用2000元的政策補貼。

當然,消費者可以嘗試進線發卡銀行客服,要求將2000元匯回個人戶頭,但不見得所有發卡銀行都願意或可以這麼做。而願意協助這麼做的發卡銀行,也肯定會跟持卡人收取匯款手續費和服務費。

而在綁定悠遊卡的部分也是如此。透過悠遊卡消費達3000元,悠遊卡公司再將2000元返回悠遊卡帳上。而悠遊卡帳上金額通常是不能提領,換言之,這2000元必須在後續的悠遊卡消費通路上使用。跟綁定信用卡的結果類似,消費者都是得紮紮實實地消費5000元。

實體券 數位券(綁定信用卡或悠遊卡)
遊戲規則 消費者以1000元購買價值3000元的振興券 3000元的振興券
消費者累積刷卡消費3000元,發卡行返回2000元於信用卡/悠遊卡帳上
消費者初期(累積)支付成本 1000元(購買振興券) 累積消費達3000元
膨脹後的消費力 3000元(購買真實商品) 無膨脹(直接購買3000元真實商品)
消費者後期的支付成本 0元 2000元(掛在信用卡或悠遊卡帳上,得實際消費折抵)
消費者真實的消費金額 用1000元購得價值3000元的商品 前後期用5000元購得5000元的商品
政府賺到的GDP 1000元+3000元=4000元 3000元+2000元=5000元

站在政府的角色上,振興三倍券膨脹了消費者的消費力。當然,透過消費力道的膨脹,也抬升GDP。但在對照表中,大致可以看出一些問題。

實體券能感受消費力的膨脹,綁定信用卡會落入現金回饋促刷的循環

站在消費者的立場,若採用實體券,消費者僅需從自己口袋掏出1000元,即可獲得3000元的消費力。儘管實體券不找零的使用方式甚為不便,但這是對消費者而言,付出成本最低,消費力量膨脹最高的方式。

相對的,綁定信用卡或悠遊卡的方式,除了要先從消費者的口袋掏出3000元的高門檻,若返回的2000元無法真實回到持卡人的銀行帳戶(或者是口袋、皮夾),那麼持卡人得再額外消費2000元,才能完成整個振興三倍券的促刷活動。

這真的是促進持卡人消費的玩法,讓原本只想讓你先花3000元買等值商品,當返回2000元時,讓你以為你前期投入的商品只花1000元,但由於必須在次期有消費,才能以2000元扣抵,這就等於是進一步讓你再多花2000元。

當然,兩種方式都有是有利於消費者,只是相對於實體券,在綁定信用卡或悠遊卡的遊戲規則,似乎只是一種由政府做莊補貼、變形的促刷活動。而讓人感到有疑義的部份,就來自於綁定各種支付的遊戲規則。

綁定支付的機構,透過政府補貼賺取「額外手續費」會是最大疑義

實體券讓商家紮實獲得3000元營收,綁定支付雖能紮實且大幅擴張消費力,但支付機構透過政府補貼賺取額外手續費會是最大疑義。

以原本的實體券做為比較基礎,消費者花1000元換得3000元的消費力,在各種可消費的通路裡,商家也就紮紮實實地獲得3000元的營收。若透過各種支付,這些商家賣出了價值3000元的商品,但也付給悠遊卡或發卡銀行/收單銀行/發卡組織合計2%~3%的手續費。因此這3000元,為各種商家和支付機構都帶來商機。

但是政府對於綁定信用卡或悠遊卡的模式,則是消費者消費3000元後,再補貼給支付機構2000元的回饋金,而各支付機構採取扣抵次期消費的模式,這就等同於限制持卡人必須使用該卡再度消費。那麼,支付機構不就是拿著政府補貼的誘餌,賺取「額外」的手續費?

目前已有發卡銀行加碼現金回饋,悠遊卡公司也宣稱會進一步提出加碼優惠,將此波三倍奉還的振興三倍券商機,留在自己的支付體系內,為的就是支付體系內的手續費商機。若以經濟部所計算,逾2300萬人皆一定會消費3000元,會創造約700億的消費規模。而經濟部預估會有5~6成的民眾是使用數位券,則透過各種支付綁定的消費規模,也將會有350~420億。

以各家支付平均2%手續費而言,就會有7~8.4億的手續費收入。若再加計額外消費2000元,以折抵政府補貼的現金回饋,支付機構將會有額外4.6~5.6億的手續費收入。而這也等同於政府以補貼消費者之名,間接成就支付機構從中賺取手續費之實。

實體券 數位券(綁定信用卡或悠遊卡)
創造的消費力(每人) 3000元 3000元+2000元
商家營收(每人貢獻) 3000元 (3000元+2000元)扣除2%~3%的手續費
疑義 n.a. 2000元為政府補貼。但在支付機構的遊戲規則裡,採折抵次期帳單,消費者需額外消費才能折抵。換言之,支付機構拿政府補貼做為促刷工具。

政府最初以行動支付作為推動振興券的基礎,但為避免落得「圖利特定廠商」嫌疑,現在則是以實體券與數位券(各種支付工具)的模式推動。但實體券與數位券的「玩法」不同,反倒是支付機構有了更多的「挖寶」空間。讓政府頓時成為支付機構最大的行銷/促刷活動的補貼來源。

這是否符合政府在後疫情時期,振興經濟和消費力的角色?又或者應該有條「遊戲規則」──這政府補貼的2000元額度,支付業者根本不該從中收取商家的手續費?又或者消費者應該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收回到自己口袋?消費者們可以好好思考,畢竟羊毛(政府補貼)還是出在羊身上(消費者貢獻的所得稅)。

延伸閱讀

本文經海森飽嗝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