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財富縮水四萬倍、鍾浩東是中共承認的「烈士」——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台灣人財富縮水四萬倍、鍾浩東是中共承認的「烈士」——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路資訊氾濫的時代,大家似乎都可以自己寫歷史,也就造成各種政治正確或者不正確的歷史文本四處流傳,例如台灣人「財產一夕縮水四萬分之一」和「讀了《光明報》就會被處死」等說法,就非常欠缺史料。

文:東山人言

「歷史只記錄事實,不記錄仇恨」,但是歷史似乎總是出自贏家之手,所以後世人研究前代歷史,多會參照不同的立場的文本,比如一場戰役的歷史,一定會參照交戰兩國的紀錄,才能最準確的還原當時的狀況,但是如果是過度扭曲事實,甚至為了特定的政治目的服務,刻意製造矛盾仇恨的歷史觀,似乎就不是一個歷史紀錄者該做的事情。

只是網路資訊氾濫的時代,大家似乎都可以自己寫歷史,也就造成各種政治正確或者不正確的歷史文本四處流傳。

台灣人財富一夕之間縮水四萬分之一?

最近看到有某些文章又開始炒當年「舊台幣四萬換新台幣一元」是國民黨的「經濟掠奪」,甚至還有網友跳出來訴說當年他祖父本來家財萬貫,然後一夕之間變成窮人,「從兌換的那天起就只有國民黨的人才能吃肉」、「一夜之間本來800萬的錢突然變成200元,我叔公難過的跳河自殺」,好似台灣人民的資產突然一下子縮水成了四萬分之一。

先思考,台灣在當時經過美軍的轟炸,日本人徵用人力物資去打仗,外加日本人離開台灣前的大量「移動」資源,通膨問題是可想而知的。成為戰場的地方,人民不會有好過的,基本上就是戰火洗禮後蕭條百廢待舉的景象(所以某些人說國軍接收台灣發現台灣非常富有、物資充裕,所以起了貪念,非常的不正確)。

根據史料,民國38年基隆市公車票價要6000元,民國38年台南縣醫師公會的看診價目表,皮下注射一次還要10萬元,開腹手術也從一次四百萬元,調整為一百元。而在民國38年4月份,雞蛋一個2800、豬肉一斤2萬、米一斤7萬9000、小罐奶粉一罐28萬,可見當時通貨膨脹的嚴重性。

因為這篇並非專門討論經濟學的文章,所以簡單問一個問題,請大家想想,如果「四萬換一元」之後,物價是否有同步調整?如果有,那基本上只是數字上的變化而已,稱不上掠奪。

根據上述史料,在新台幣「四萬換一元」發行後,台南醫院收費於38年6月15日(四萬換一元的日期)的前一天6月14日,皮下注射一次還要十萬元,但公會接獲通知後在當天下午,馬上修正為皮下注射一次2元5角!開腹手術也從一次400萬元,調整為100元。

是的,消費都調整為四萬分之一了。

舊台幣 TaiwanP1935-1Yuan-1946_a
Photo Credit: Bank of Taiwan

我們經常開玩笑說,如果自己在辛巴威,早就是億萬富翁,因為辛巴威幣都是用億來當單位的。德國於一次世界大戰戰敗之後,1923年馬克已經貶值到了1美元等於420,000,000,000馬克(4200 億),這應該是一個正常理性的人都會知道的事情,但是筆者看到不少高知識份子,卻還是不停轉傳用新台幣「四萬比一」來掠奪台灣人的財富之類論述,感覺好像只要政治正確,標題夠聳動,似乎理性跟真相都不重要了?

你是刻意扭曲,還是不想記起來?

去年根據恐怖電玩改編的電影《返校》剛好適逢大選,造成不小的議題討論與迴響。不知有意無意,整部電影充滿濃厚的政治味道,而這部電影的原形影射,也就是來自於1949年的基隆中學光明報事件,這應該也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

首先,在基隆中學事件中發生的時空環境,跟現在有很大的不同。當時中共是真的有計畫要攻打台灣,而不是只有嘴砲。實際上,1950年後中共有發動過幾次大型攻打金門跟大陳島的戰役,當時台灣形勢是很險峻的。

根據中共中央黨校機關報《學習時報》2010年8月5日的報導,稱1949年中,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曾向中共中央報稱其地下黨員有1300人,並提出「攻台建議書」建議解放軍於1950年4月進攻台灣。如果在當時「一切順利」的話,很有可能戰火就會降臨。

而台灣省工委在台北市發行《光明報》,內容就是宣揚擁護中國共產黨,並希望其統一台灣。簡單來說報紙內容就是宣揚共產黨很棒,快點來把國民黨打垮解放台灣。

本案核心人物,是基隆中學校長的鍾浩東,似乎也是電影那位老師的原形,這名字在2013年10月被中共承認為所謂「隱避戰線烈士」(指得就是情報戰線)。他的名字,也出現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無名英雄廣場的《信義》匾額上。西山無名英雄廣場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所建立。

鍾浩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承認的「烈士」。

荒廢18年  屏東志成工商因返校爆紅(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從各方面角度來看,基隆中學光明報案,都是國民黨政府阻止中共進攻台灣的一場諜報戰,其目的是防止台籍左翼人士與解放軍裡應外合拿下台灣(或許更適合拍成諜報片),把鍾浩東當成白色恐怖「冤案」處理,甚至將這位被「中共認證」的紅色革命烈士視為台灣爭取自由的「民主鬥士」看待,就很難不讓人跌破眼鏡。

其實這些看似矛盾,甚至扭曲歷史的行為,最終還是出於政治目的。光明報事件成為消費白色恐怖的對象,這真的是給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也是一個典型被政治鬥爭模糊焦點的歷史。

而這整個案子中,並不是因為看了「光明報」就得死,其實是加入發行光明報的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並且被認為是首謀的人,才遭重判。只是一些網路文章跟名嘴,似乎刻意扭曲成「看了漂鳥集這種國外的書籍就會死刑」,「國民黨政府不讓台灣人民接觸島外世界」這樣的誤謬,甚至更不用功的,直接把電影劇情當成真實的歷史在評論。

實際上第一個被發現看了光明報而遭到舉發的王明德先生,後來在這次事件中還是全身而退,他的後代現在還是民進黨相當有名氣的政治人物。

歷史的考據與紀錄,本來是一門專門的學問,當然對於歷史事件的詮釋與史觀的建立,多少都會帶有一些主客觀的意識在,但是如果是刻意扭曲事實或是無視已經存在的資料,用去頭去尾的片段歷史,來做成自己想要的結論,還是那句老話,是否只要政治正確,都可以亂講?

我們永遠無法回到過去還原歷史,但是根據已經存在的史料去發掘事實,相信是睿智的大家能做得到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