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打「高科技冷戰」只會削弱西方IT產業,反倒有利於中國

美國大打「高科技冷戰」只會削弱西方IT產業,反倒有利於中國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散,2020年的美中經濟關係或許將會左右全球經濟的走向。筆者認為,2018年下半年以來,美中之間的經濟矛盾呈現出「兩個獨立劇本」同步發展的局面。那就是川普總統的白宮主導的貿易戰和超黨派對華鷹派主導的所謂「高科技冷戰」。後者絕非掌控於總統之手。

文:津上俊哉(現代中國研究者,諮詢公司津上工作室代表。生於1957年。1980年入職通商產業省。先後擔任日本駐中國大使館經濟部參事官、通商政策局東北亞科長、經濟產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等。憑《中國崛起,日本該怎麼辦? 》〔日本經濟新聞社, 2003年〕獲三得利學藝獎。近作有《中國崛起的終結》〔日經premium系列, 2013年〕)

貿易摩擦暫告一段落

儘管人們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的評價是「難以預測」,但在美中貿易戰上面,他的表現卻讓人一目了然。一開始,他不斷加碼要價,但最後又採取了區別對待的策略,追求在擴大進口、放寬市場准入門檻和改善智慧財產權制度等,能夠快速看到成果的一些問題點上達成共識,暫時擱置產業政策和產品補貼等根深蒂固的分歧點。明顯可以看出他的真實想法——不願發動美中雙方針鋒相對加徵制裁關稅的全面貿易戰。恐怕是因為那樣將導致美國經濟,尤其是證券市場遭受打擊,進而影響他再次競選總統。

中方追求「次優策略」的態度也比較明顯。中方在擴大進口和放寬市場准入門檻方面做出了大幅讓步,可美方依然保留了大部分制裁關稅,儘管這個結果可能有些不理想,但中方原本也沒有選擇全面貿易戰的意圖和餘力。

因此,說得難聽一點,對於美中雙方而言,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就像是一齣結局一目了然的爛劇。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中國經濟因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而出現增速放緩,進口量未及目標,那麼就存在秋季美國總統大選之前紛爭再起的風險。

令人擔憂的高科技冷戰

另一方面,最近一年多來,美國在高科技領域採取的管制政策進一步升級,除了美國外資投資安全審查委員會(CEFIUS)加強針對中國對美投資的限制外,美國還禁止政府和企業使用中國產IT設備,禁止向被列入所謂「實體清單(entity list)」的中國企業出口IT設備(包括通過第三國間接出口美國技術)。就在人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美國又加強了政策,比如對盟友施壓,要求各國在建設5G通信網時不要使用華為等中國通信設備製造商的5G通信設備,等等。

如果要說起安全保障方面的擔憂,那就沒完沒了了。似乎美國認為目前的措施還不夠,預計還將進一步加強管制。針對美國擔憂的中國安保風險和基於這種認知的美國政策,日本應該如何應對?筆者的考慮如下。

第一,在釣魚臺問題和網路安全問題方面,不可否定的是,日本認為中國對本國的安全保障構成一定風險。

第二,且不說利弊好壞,對於依賴跟美國結盟來保障安全的日本而言,要拒絕美國以安全保障為名而提出的各種要求是非常困難的。正如後文所述,順從美國的要求很可能對日本的產業經濟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但或許日本只得將之視為維繫同盟關係的成本。

然而即便如此,美國的對華高科技冷戰也只能說是一種極端政策,可能會像下文所述那樣,導致美國陣營陷入孤立。

只會削弱西方IT產業,反倒有利於中國

自世界貿易組織(WTO)1996年通過IT產品關稅削減諸邊協定呼籲實施零關稅以來,IT產業一直在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進程中不斷發展,而最近美國的強硬政策相當於出其不意地宣佈了「要將IT產業排除在自由貿易適用範圍之外。」

尤其是以重度懲罰規則為籌碼的禁止交易和排斥型限制規定,將會產生導致商業活動萎縮的嚴重負面效果。在全球範圍發展起來的IT供應鏈也將被切斷。

如果西方IT產業被迫放棄與中國的貿易往來,將會遭受重大打擊。日本的電子產業已經衰退,僅有電子零件還保持著活力,但如果今後美國進一步加強政策,那麼這個行業也只能無可奈何地走向衰退。韓國、臺灣乃至美國的IT產業也將是相同的命運。

另一方面,因美國出臺的禁售措施而面臨半導體斷供風險的中國,已經開始以加倍努力的勢頭培養本國半導體產業。據說,過去一直使用美國零部件的華為智慧手機也逐漸在改用國產零部件。美國的強硬政策可能會招致與其預期截然相反的結果。

此外,儘管美國一直要求全球已經啟動的5G通信網路建設排除華為等中國企業的設備,但目前來看,加入美國陣營的只有日本、澳洲和越南3國,G7國家中的英國和德國均表示「將有條件地採用華為設備」,而G7以外的G20主要國家則普遍表示「歡迎華為」。

各國之所以做出這種選擇,是因為過於極端的「排除」方針將導致成本升高、工期延遲和通信品質劣化等問題,負面影響太大。

AP_2007214895073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將在圍繞資料經濟的制度競爭中失敗

有人說,21世紀將是一個「資料經濟競爭」的時代,誰掌握的資料量越多,誰的經濟競爭力就越強。有一種觀點認為,美中圍繞這種資料經濟的機制和規則展開競爭,將導致21世紀的全球經濟在資料和數位經濟的舞臺上分裂為美中兩大陣營,日益趨於集團經濟化。

美國陣營主張,中國一方面設置壁壘保護本國資料,另一方面在他國大肆獲取資料,是一種「不對稱、不公平的競爭」,並且對個人隱私和安全的保護也不夠齊全,試圖建立與之對抗的同盟集團。

但如果將目光轉向東協、中東、印度和非洲等地就會發現,這些地區正以高於已開發國家的速度實現著經濟的數位化和智慧化。華為和中興通訊的硬體在這些地區佔有很大市場份額,在軟體和APP方面,阿里巴巴和騰訊等中國網際網路平臺企業,積極併購當地優秀的新興企業,不斷擴大民間層面的同盟。換言之,在建立同盟集團方面,中國已經走在了前面。

因為中國長期以來的各種活動都是以民間和商業為主導的。而美國則是政府主導,並且要求盟友加入排他性限制措施等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機制,在和對方國家政府交往過程中總是進行帶有恫嚇意味的施壓。爭取盟友的競爭本應是比拼優惠和魅力,而美國這樣的做法,難以想像能夠戰勝中國。

長此以往,恐怕美國及其追隨國將孤立於世界,並將在21世紀的技術競爭中落後於人。

期待美國修正軌道

筆者抱有兩點希望。

一是技術開發的走向。儘管目前看似形勢有利於中國體制,但筆者期待今後隨著技術的發展,最終可以推動中國的變革。

另一點是美國發生變化的可能性。美國經常犯錯誤,但是修正能力也很強。儘管美中霸權之爭今後或許還將持續,但筆者認為美國未來可能會修正現在這些極端政策。儘管日本在安保方面不得不追隨美國,但希望日本能夠提醒美國注意過激政策的弊端,即便是順從美國的政策,也應該做好「美國隨時可能修改政策」的心理準備,保持一定的剛毅態度。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