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之路:見證德俄歷史分合,帶來巨大財富的「波羅的海黃金」

琥珀之路:見證德俄歷史分合,帶來巨大財富的「波羅的海黃金」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琥珀貿易商路也代表了波羅的海與中東歐國家互動的經濟圈。由俄羅斯、德國、波蘭組成的波羅的海經濟圈,雖然在地緣政治上分分合合,由帝國時期的俄德聯盟,到二戰後的東西歐分裂,而今日北約對俄羅斯組織兵臨城下,但經濟上卻有不可分割的區域性。

波羅的海琥珀的生產與貿易

波羅的海是琥珀的最大產地,因為琥珀為珍貴的飾物,所以素有「波羅的海黃金」之稱。自古以來,波羅的海的琥珀由鄰近波羅的海地國家,經由波蘭、匈牙利、維也納、羅馬尼亞、最終到達地中海的威尼斯,此為羅馬帝國由北往南的主要商道,又稱琥珀之路(Amber Route)。這條歐洲的琥珀之路與亞洲的絲路可以相提並論,它貫穿了波羅的海與地中海之間的歐洲,是東歐古代主要的貿易路線。經由琥珀之路的歷史,我們可以了解到俄羅斯帝國與普魯士王國(德國的前身)的關聯與互動。

近新石器時代時,波羅的海沿岸已形成琥珀生產加工中心,北部的日德蘭德半島(Ютланд)是當時琥珀生產的重鎮,這裡曾是條頓人的故鄉,現為丹麥的領地。由於豐富的琥珀礦藏,日德蘭人持續以此向地中海的古城邦朝貢,直到西元3世紀琥珀儲存耗盡時,日德蘭人才試圖向外移出。當時北海水位的上升為居民提供了移民的機會。人們開始尋找能夠捕魚的新生地,日德蘭人恰巧在薩姆比亞(Самбия,加里寧格勒地區的一部分)發現更大的琥珀礦床,薩姆比亞擁有濱臨波羅的海的優勢,讓日德蘭人決定在此開墾。

考古學家Arturas Miscavičius(Артурас Мицкявичюс)認為,日德蘭人的移民對西斯拉夫人有深厚的影響,除了引進獨特的物質文化外,也轉移了貿易路線。原始的地中海琥珀貿易路線從日德蘭半島開始,經由萊茵河、奧德河到達地中海;但在日德蘭人盡移往薩姆比亞定居後,路線轉為從桑比亞河、維斯杜拉河、多瑙河接往地中海,而這條新航道後來被考古學家視為琥珀最主要的貿易路線。從古至今超過3000年的時間,在波羅的海估計開採超過1.25億公斤的琥珀,由此可見薩姆比亞對琥珀貿易有著決定性的命運。

現今薩姆比亞的一部份被稱為加里寧格勒(Калининград),也是俄羅斯在歐洲的一塊飛地。二戰後,史達林(Joseph Stalin)將加里寧格勒併入蘇聯版圖。蘇聯解體後,加里寧格勒邊界遂與波蘭及立陶宛為鄰,卻與俄羅斯領土沒有連結。加里寧格勒與聖彼得堡一樣擁有不凍港的優勢。從2019年開始,俄羅斯政府對外開放免費電子簽證,除聖彼得堡、海參崴外,加里寧格勒即是其中之一。

俄羅斯政府近年來為發展加里寧格勒的投資環境,除了祭出稅收優措施與加強外國投資者的意願外,還積極開採當地琥珀與刺激對外銷售,大部分琥珀藝術品銷往立陶宛、波蘭、中國、日本和印度。由於加里寧格勒琥珀工廠的開拓,進而成為全球唯一的一條龍企業,並且供應市場上超過四分之三的琥珀礦源。

RTR156JD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俄羅斯琥珀宮(Amber Room)

若說到當今琥珀的最高工藝,一定會提及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蹟」的琥珀宮(Amber Room)。位於俄羅斯沙皇村的琥珀宮經歷了普魯士與俄國結盟與戰爭侵襲的歷史。二戰最後的歲月裡,琥珀宮的嵌板被納粹竊取運離俄羅斯,至今仍下落不明。經過25年的修復,直至2003年才正式完工,而琥珀宮的歷史正可證明俄羅斯與德國(以前的普魯士)的互動關係。

琥珀宮的建造原始於1701年,最初被設置在普魯士第一位國王腓特烈一世(Frederick I)的故鄉夏洛滕堡宮中,俄國彼得大帝(Peter I)曾在參訪普魯士時,對琥珀宮所展現的華麗讚嘆不已。13世紀開始,加里寧格勒成了古普魯士人的領土,普魯士的琥珀工藝自古以來聞名於歐洲。當時對抗瑞典的北方戰爭(1700年)才剛開始,彼得大帝一心只想奪取波羅的海出海口。面對強敵瑞典,彼得大帝選擇與丹麥與薩克森結為聯盟。經過長時間的對抗,彼得大帝終於在1721年擊敗瑞典,俄羅斯從此成為波羅的海霸主。1716年,普魯士國王(當時的腓特烈・威廉一世,Friedrich Wilhelm I)將琥珀宮作為禮物贈與彼得大帝,以慶祝俄國與普魯士之間的和平與以示兩國聯盟的象徵。

當時普魯士國王以18個板條箱裝著琥珀與寶石運往俄羅斯,琥珀板和雕刻作品長期被保存在彼得大帝的夏宮以供賞玩,後來一部分被安置在冬宮作為歐洲藝術品收藏。

1755年,伊莉莎白女皇(Elizabeth)下令將琥珀宮移至普希金(Пушкин)沙皇村(ЦарскоеСело)中的凱薩琳宮。女皇聘請了義大利設計師拉斯特雷利(Bartolomeo Francesco Rastrelli)從德國柏林運來更多的琥珀重新設計,經過裝修後,花費相當於1.42億美元,最後展現在面前的是貼有金箔的六噸琥珀板與半寶石的華麗廳堂。當時琥珀宮是作為伊麗莎白女皇的私人休憩空間,後來又成為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II)的聚會室和亞歷山大二世(Alexander II)的收藏室。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琥珀宮的寶石們靜靜地渡過了兩百多年,伴隨著俄羅斯沙皇的更迭直到20世紀,它們不僅是時間的採集者,也是歷史的見證者。

1941年6月22日,二戰持續進行。希特勒發起了「巴巴羅薩行動」(Unternehmen Barbarossa),目的是攻克蘇聯領土。希特勒將300萬德國士兵送往蘇聯,戰爭期間成千上萬件藝術珍品成為了納粹的標的物,凱薩琳宮中的琥珀宮更是難逃侵襲,被希特勒認定為德國產物的琥珀板理應從俄羅斯「歸還」。當部隊進入普希金時,凱薩琳宮的官員試圖拆卸板面並且將它們藏於薄壁紙後;但可惜的是,這計謀並沒有瞞過敵人,士兵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琥珀宮洗劫一空,將其包裝在27個板條箱中運到德國的柯尼斯堡(Königsberg)(為今天的加里寧格勒),並重新安裝在城堡博物館中。1943年末戰爭結束,德國企圖拆除琥珀板與再度裝箱運離。次年八月,盟軍空襲摧毀了柯尼斯堡,城堡博物館瞬間成為了廢墟,同時大批的琥珀板也下落不明。

從此之後,消失的琥珀板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討論話題。有歷史學家認為琥珀板還保存在加里寧格勒,沒被炸毀;也有人誇張的認為納粹偷走的只是復刻版,當時真正的琥珀還掌握在史達林的手中。但眾多的猜測也無法尋回那消失的藝術品,最後蘇聯政府決定在1979年於沙皇村重建琥珀宮,歷經25年和斥資1100萬美金後終於完成。當時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與德國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共同出席儀式典禮紀念聖彼得堡成立300週年慶典,象徵著1716年普魯士與俄羅斯之間的和平情懷。

AP_05090809090
普亭(左)與施洛德(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琥珀之路各國與俄羅斯的互動與外交

琥珀之路國家大約分為下列三類:(1)原沿波羅的海的神聖羅馬帝國為主的屬國,約為德國、波蘭。(2)原中歐地區奧匈帝國的屬國:約為奧地利、匈牙利、巴爾幹島國家。(3)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

琥珀貿易商路也代表了波羅的海與中東歐國家互動的經濟圈。由俄羅斯、德國、波蘭組成的波羅的海經濟圈,雖然在地緣政治上分分合合,由帝國時期的俄德聯盟,到二戰後的東西歐分裂,而今日北約對俄羅斯組織兵臨城下,但經濟上卻有不可分割的區域性。

以區域最大的二經濟體:德國與俄羅斯而言,德國的天然氣及能源相關資源多由俄羅斯供給,而俄羅斯的工業相關產業也與德國息息相關。德國雖然受制於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的相關國家安全的考慮,但經濟上卻需要俄羅斯這個重要市場與資源。同樣的,對俄羅斯而言,德國是僅次於中國的進出口國家。兩國的經濟依存度也表示長期的地緣政治方向,將會隨著美國逐漸退出國際領導地位後逐漸趨緩。這在未來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是否解除的政策上,將有重大的影響。這也是在冷戰結束後,德國對北約的戰略諸多不滿,並要求組織改革的重要原因。

自冷戰時期1970年代以來,德國(當時的西德)對蘇聯及包括東德的共產歐洲便提出偏向和解的「東向政策」(Ostpolitik)。蘇聯解體後,東西德統一,對俄羅斯也採取積極以貿易及經濟合作的戰略,希望以經濟的相互依存,到達增加德俄的經濟利益共利,而減少政治衝突,直到2014年俄羅斯發動21世紀克里米亞戰爭,使得德國驚覺經濟互相依存度的增加,反而使得國家安全的風險威脅變大。

另一方面,雖然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使得德國與俄羅斯的貿易額大幅下降,但德國在Nord Stream 2天然氣輸送管路的政策上,卻無視美國的反對,放棄烏克蘭的舊輸送線,堅持建設有利於俄羅斯天然氣輸送線。這也代表德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戰略方向有互利之處。

根據2018年的民調,約有接近七成的德國人,認為應該與俄羅斯加強合作,低於50%的德國人認為俄羅斯是危險的鄰國(相對於波蘭79%)。多數人認為俄羅斯是僅次於美國及法國的重要戰略夥伴。這皆顯示俄羅斯與德國歷史上的政經交流,對國民及政策有深遠的影響。而琥珀宮的故事,正好象徵了這兩個國家恩怨情仇的歷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