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食流浪動物經驗談:你會被善行感動,還是想說聲「別餵了」?

餵食流浪動物經驗談:你會被善行感動,還是想說聲「別餵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餵食者可能是愛心志工或一般民眾,提供給流浪狗的飲食有所不同,取決於餵養者的資源、能力、觀念等。礙於條件有限,無法面面俱到,不過對這些狗來說,已是生存的重要依仗。如果餵食者能為浪犬結紮,免於下一代繼續流浪、繁殖,至少是一種源頭的管控。

文:蔡育琳

有家的毛小孩大多能吃得飽、吃得好,但是浪浪們有得吃嗎?都吃些什麼呢?當我們看到有人餵食街貓浪犬,是感動於對方的善心,也想盡一份力幫忙?還是想說聲別餵了,因為狗貓聚集的問題很多啊!

確實,餵食浪浪這件事存在不少爭議,常有新聞報導民眾被狗追、被狗咬,甚至因為閃躲狗貓而發生車禍。同時存在的是,也有流浪狗貓被人類下毒、虐殺,流浪貓狗也會傷害野生動物,可以說是種種惡性循環,也是台灣社會長久以來的一大難題。流浪動物的成因和影響都相當複雜,無法以一篇報導做徹底分析,本文只對於餵食做探討,希望分享一些概念或省思。

相較於貓,狗的體型大、容易被發現,加上捕捉、結紮、收容等行動(包括公私立收容所、動保團體、個人志工),流浪狗在都市比較難生存,但在空間較大的地方,例如山區、堤防、墓地、工業區,仍可看到不少流浪狗。

餵食者可能是愛心志工或一般民眾,提供給流浪狗的飲食有所不同,取決於餵養者的資源、能力、觀念等。礙於條件有限,無法面面俱到,不過對這些狗來說,已是生存的重要依仗。如果餵食者能為浪犬結紮,免於下一代繼續流浪、繁殖,至少是一種源頭的管控。

本文採訪兩位餵食流浪狗的志工妮可與林義智,提供一些經驗分享及建議,包括餵食內容及方式、基本醫療、避免人犬衝突等,當然還有一定要做的結紮,希望有一天流浪狗能成為歷史名詞。

妮可:餵食的好處是讓牠們對我產生信任
  • 地點數量:位於新北市新莊、泰山、五股區,餵食共約150隻流浪狗,皆已結紮。
  • 飲食內容:每天煮肉20-30公斤,飼料較少用,是留給比較弱勢、未出現的狗吃,因餵食的數量多,攜帶的東西也多,無法提供飲水,流浪狗要自己找水喝。
經驗分享

妮可成為流浪狗志工已有15年,目前餵食約150隻狗,原本地點是在三重、新莊、泰山,經過努力結紮後,三重只剩個位數,並有其他志工餵食,因此她決定「棄點」,偶而回去探望。新莊從90多隻減為20隻,泰山從20多隻減為10隻,此外三年前她到五股「擴點」餵養並結紮,浪犬從150多隻減少到約110隻。

「餵食的好處是讓牠們對我產生信任,有了食物誘惑,看到我就像看到食物,很快可以抓去結紮。」妮可不只結紮自己餵食的狗,還跑到新北、台北、桃園各地,她說在10多年前,每個月可抓20-30隻流浪狗,數量相當驚人,結紮超過3000隻,最近3年數量遞減,每個月抓6~12隻。全部結紮後,她就沒再看到新生小狗,流浪狗的減少因素包括結紮、車禍或失蹤,增加是因為有人棄養家犬、工廠搬遷又帶來新的狗,看到新來的狗,她都會設法帶去結紮。

妮可一開始用飼料餵食,但是流浪狗對飼料興趣缺缺,可能常吃便當剩菜,口味比較重,也不肯吃吐司邊,反而是鳥兒會來吃。後來她用罐頭拌飼料,狗兒有比較捧場,不過罐頭成本較高,因此她主動去詢問肉商,才得到便宜而大量的肉食。

目前食物的來源,有肉商便宜販售、火鍋店免費捐贈、善心人士不定時捐贈,包括雞脖子、雞背骨、NG腿、切邊的牛豬肉屑等。每周一到周六,妮可都要騎車去載20-30公斤的肉,然後煮肉3小時、餵食3小時,只有周日肉商休息,她也跟著休息。煮完的湯沉澱後,油水分離,瀝油裝桶,讓人回收做肥皂,可見她煮食的份量有多大。

通常妮可一放下食物,5-10分鐘就會被狗吃完,連肉屑都看不到,至於比較弱勢的狗,就多放幾處給牠們吃,等狗吃完了她才離開。如果狗兒有皮膚病,妮可會把治療皮膚的藥物放進食物,若是咬傷或外傷,就把消炎藥、抗生素放進食物。下雨天時,大約只有1/3的狗會出來,其他都躲起來,如果連續幾天下雨,她會多去探望幾次,確認狗兒出來才放食物,免得浪費並造成髒亂。

妮可說,有些人用廚餘餵狗,除了造成環境髒亂,有些東西也不適合讓狗吃,例如尖銳的骨頭魚刺,或是對狗有害的洋蔥。她只用水煮肉,不加任何調味,放涼後挑掉雞脖子的支架骨,雞背骨的軟骨會煮得很軟爛,不曾發生狗兒被食物卡住的意外。

7567_insert_15074
Photo Credit: 妮可提供
下雨天,不是每隻流浪狗都會出來吃飯,需要多跑幾次去探望。

在妮可的經驗中,沒有因餵食而跟人發生衝突,因為她不會在市區或住宅區餵狗,而是在工廠、墳地、垃圾堆旁,半夜三更去餵也不會碰到人。不過有些狗會追車、撲人,為了避免發生意外,這些年她陸續將30多隻狗送往狗場,「這些狗造成問題,會影響其他狗的生存,不得不犧牲牠們的自由。」每個月的寄宿費、醫療費,成為她必須承擔的責任,偶而有熱心人士捐款,她也非常感謝。

「一開始餵的狗比較少,可以顧及很多細節,隨著數量越來越多,就無法每一樣都做到。」例如驅蟲、除蚤、心絲蟲投藥等,而這些狗也不容易送養,要花很多錢和時間,她只能讓牠們每天吃飽一餐。她餵食的流浪狗最老已經15歲,約有10多隻老狗都很健康,如果看到狗兒屍體,她會找業者來收屍、火化。

妮可每年會去新北市動保處參加「流浪毛寶貝乾淨餵食」講習課程,取得「流浪毛寶貝乾淨餵養卡」,有這張卡才能進入堤防餵食。目前她在幫家裡做冷氣家電的工作,跑銀行、送貨時就順便去看流浪狗,未來她可能還會「擴點」,希望把資源用在無人餵食、更加緊急的地方。

林義智:餵食的食材不是太大問題,問題是有沒有做TNR
  • 地點數量:位於南投縣市,餵食約14隻流浪狗,皆已結紮。
  • 飲食內容:飼料為主,搭配罐頭,有時添加肉末。

經驗分享

林義智在一家食品公司任職,同時也是一位公民記者,2018年2月,他報導了南投雙冬一處私人狗園,裡面有300多隻狗,因負責人飼養不當,造成多隻狗兒傷亡、生病,還有些狗兒沒結紮而繁殖。在追蹤報導的過程中,林義智認識了多位動保人士,一起協助狗園並募集資源,從此他投入了流浪狗貓的領域,可以說是生命中一大轉折。

「你資歷這麼淺,怎麼投入這麼深?」這是林義智常聽到的一句話,因為在這2年多來,他跟幾位志工夥伴齊心合作,結紮約1000隻狗貓,送養約200隻狗,並成立台灣浪愛不流浪關懷動物協會,建立狗場收容了90隻狗兒。這麼短的時間,這麼多的數量與責任,確實讓人驚訝,對此他說:「這已經是我的使命了。」

目前林義智餵食的流浪狗有兩區,一區在公墓,一區在工廠旁,都是人煙稀少的地方,總共14隻,有時還有人來棄養。餵食的時候,地上有幾個他原本就擺放的塑膠盒,他倒進食物就先離開,盒子之間會隔遠一點,以免有狗爭食。

工廠區放了一個水桶,提供飲水讓狗喝,墳墓區佔地很大,常有積水,就沒有放水桶。狗兒會把食物都吃完,基本上沒有髒亂問題,也很少看到牠們的排泄物,因為都在草叢中。餵食一年多以來,他發現:「狗兒都變胖了,比我家裡的狗還胖。」然而,工廠區靠近馬路比較危險,曾有一隻狗被車撞死,他請業者來收屍火化,另外也有狗生病、被咬傷,他都會帶去醫療調養,再放回原地。

對於狗場的狗、外面的流浪狗,林義智都提供相同的食物,一天一餐,需要兩包飼料及半箱罐頭,偶而有人捐些肉末、補品,一個月的費用約25000元。幼犬會吃幼犬飼料,雖然比較貴,但是有較高的蛋白質,他曾在收容所看到有些狗無法抬起前腳掌,就是因為成長過程中蛋白質攝取不足,所以一定要用幼犬飼料,此外他在食品公司上班,常會煮麵,也會拿給狗吃。

7567_insert_15076
Photo Credit: 林義智提供
林義智與志工夥伴們投入流浪狗TNR

「其實餵食的食材不是太大問題,問題是有沒有做TNR,很多愛爸愛媽沒有這樣的觀念,沒有結紮就會越餵越多,我們協會常收到這樣的求助案例。」對於餵食浪浪,林義智有幾個建議,不要在市區,不要用廚餘,一定要結紮。

在市區餵食,容易造成人與人、人與狗的衝突,若無結紮,狗的發情、打架、噪音、追車咬人等狀況,可能會引發民眾驅趕甚至殘害狗,他舉例在南投中興新村,曾有人拿BB彈打狗,因為那邊有許多浪犬,也有人固定餵食,產生不少衝突。雖然他們也有到當地抓狗結紮,但因為有大片草叢,捕捉不易,加上有人棄養,困難度更高。

此外,林義智常在路邊看到一袋一袋的廚餘,丟得到處都是,而且丟了就走,造成環境問題,讓民眾對狗反感,也讓狗難以容身。他認為餵食的好處是,初期有助於捕捉結紮,之後就是延續狗兒生命,無法做到十全十美,但可減少流浪狗到處覓食的危險,也不會去咬垃圾造成髒亂。

林義智提到另外一個浪浪問題,其實貓的數量並不比狗少,只是狗的目標比較大,而且貓在晚上出現,不容易發現,「前陣子很多人通報我們流浪貓太多,其中一個通報者不是餵食者,因為貓躲在車內,發動引擎有危險,希望我們去抓。」根據他的觀察,貓的結紮強度比狗低,都市可能多,鄉鎮就較少,在一些巡迴結紮的活動中也是狗比較多。

有行為問題的流浪狗該怎麼辦?林義智說,如果餵養者不移除,一定有別人會出手,移除有兩種方法,一個是帶去狗場,一個是放養到其他地點,目前他們只有轉移到狗場,因為其他地點還無法妥善照顧。

「狗場不管在哪裡,只要有一戶人家抗議就得搬。」林義智與夥伴建立的狗場已搬移三次,必須再找一個妥善而長久的地點。狗場不只收容照顧流浪狗,也讓TNR的狗來此休養,術後休養三天再放回原地,還有送養之後被退回的狗,因為已經長大更難送出,可能要在狗場待一輩子。

他們之所以成立協會,就是希望一切透明化,讓更多人參與。目前在南投所做的TNR,有些區域百分百結紮,有些區域比較困難,若有人通報市區哪裡有狗,志工就會盡快去處理,以預防人狗衝突。宣導方面,他們會跟通報者做機會教育,也計畫到市集擺攤,進行送養、募款、教育等推廣。

有時候,通報者不一定會負起責任,志工只能自己承擔,林義智說:「前年救一隻狗,掉進水溝,後腳無法站立,通報者無法承擔,狗斷了兩隻腳,我們花費一萬五,然後就到我家了,我家現在七隻狗。」

本文經關懷生命協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