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工作、你?》:即便沒在工作,「數位透支」仍讓我們有過勞感

《未來、工作、你?》:即便沒在工作,「數位透支」仍讓我們有過勞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需要支持、回應、創造的重擔,本身就是數位化時代中的新型態勞動模式。今日的休閒活動看起來跟工作越來越像。這是成為傳統媒體「眼線」的無償工作,而且人們還覺得這麼做很「好玩」。

文:拉哈芙.哈弗斯

一群隱形老闆

多年來,我們一直把手機當成鬧鐘。惺忪的睡眼慢慢聚焦,強迫性地檢視晚上新增的各種活動和訊息。掃描、瀏覽、點擊,如此這般,大清早腳都還沒踩到地上,就完成郵件分類,清空可以安全刪除的郵件。

當然,所謂的工作,意思就是只要「找得到人」,我們就可以繼續工作。自從2007年智慧手機普及化以來,我們總是可以「被找到」,也總是處在連線狀態。然而,這種持續連結帶來的透支不只和工作有關。看完工作和(越來越多的)個人郵件後,你大概會瀏覽一下社群網站,看看各類消息來源,或者玩玩手遊。

遊戲開發者兼哲學家伊恩.博格斯(Ian Bogost)在刊登於《大西洋》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中,把許多社會網絡活動,重新定義為新型態的高度就業(hype-employment,指勞動需求遠高於供給的狀態)。他說,人們在面對似乎永無止盡的通知、電子信件、廣告、狀態和更新時,不由得會產生難以招架的感覺。

他說:「通常,我們要麼視這些新的義務為被迫的不得不(成癮,線上生活的危險誘惑),不然就是視為一種必須(維持數位連結的重要,知識經濟中的線上品牌)。然而,我們是否有可能搞錯了,這兩種傾向其實是高度就業的症狀?」

人們在各種社群平台上的活動,像是處理如洪水般湧來的訊息、提供使用者貢獻、發表新貼文等,都是我們為谷歌、Instagram、臉書、推特等公司貢獻的點滴辛勞。博格斯還說:「今天,每個人都拚了老命,但已不再只是為自己或老闆拚命,同時還為很多隱形的老闆賣命。」

需要支持、回應、創造的重擔,本身就是數位化時代中的新型態勞動模式。今日的休閒活動看起來跟工作越來越像。這是成為傳統媒體「眼線」的無償工作,而且人們還覺得這麼做很「好玩」。

上一章我們提到休閒和地位的關係,但許多人卻出於直覺地同意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看法。這位希臘哲學家曾這麼說:「人們之所以工作,在於能夠得閒。有了休息,快樂便於焉而生。」但該怎麼將這說法落實在現實生活?對高度就業來說,生產力或許為休息創造出更多空間,但人們卻用更多(有償或無償的)工作填滿這些空白。

工作和玩樂間的界線日趨模糊,加上這個社會無時無刻想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和行動,這形塑了我們內心的欲望。即便沒在工作,數位透支仍然讓我們有過勞感。當然,我們的目標並不是要丟棄電子信件或把臉書帳號刪除,而是認知到我們對自身和他人的期待已然改變。或許更重要的是,用單純的眼光看待歷史的動向。只因為事情向來就如此,不代表它就非得如此不可。

永不停息的資訊影響深遠,和專業人士一樣具有很大的社會影響力。過勞成為如此稀鬆平常的事,真的這麼令人訝異嗎?當代工作文化建立在不斷輸出的概念上,再經由連結起工作和道德的社會價值觀強化,媒體也當仁不讓地傳播這種理想形象。

儘管如此,創意是當代必備的技能,也是珍貴的經濟單位,雖然也讓我們目前的地位岌岌可危。事實證明,要成功完成工作,我們得減少工作,而非工作得更多。因此,今天的產創人(任何工作內容為非標準化且不具重複性的人)會發現自己處在一個矛盾的狀態之中,因為那些受到吹捧,象徵成功和成就的事物,正好就是會阻礙我們實現目標的行為。

無以辯駁的事實是,如果不改變行為,那麼我們面對的問題就不只是生產力下降,而是可能犧牲健康、人際關係和損害整體經濟的風險。

面對壓力的大腦

工作倦怠(burnout)一詞最初是用來比喻撲滅火焰,而用在人身上,就是形容活力和創意的火花被捻熄了。20世紀早期,「讓自己筋疲力竭」(to burn oneself out)是英文中用來形容工作太努力,以至於英年早逝的俗諺。看來,不只日本朋友們有專門形容工作過度致死的術語呢!

工作倦怠一詞,是1974年德裔美籍心理師佛羅伊登伯格(Herbert Freudenberger)提出的醫學詞彙。佛羅伊登伯格在紐約的另類療法診所工作,看到許多充滿理想的年輕志工,在陪伴藥癮者的過程中因情感持續被掏空,最後出現重複性的疲勞、透支情形。他也發現,最投入在診所遠景的員工,最常反應有這種筋疲力竭、極度勞累的現象,約莫會發生在就職一年後。

此詞最初用於描述慈善機構、婦女救援機構、貧民區學校、醫院、刑事司法體系員工身上出現的相關症狀。到了今天,這個詞彙被擴大運用於專業人士、各產業甚至國家層級,反映出這個衝擊世界各地經濟的心理困境。(我們找到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形容浸信教會中的牧者們「工作倦怠的情形以驚人速度成長」。)

雖然工作倦怠的副作用已為人所知,但其背後的機制仍未明。然而,越來越多研究證明,無論是心理或生理上的工作倦怠,不僅真實存在,而且是嚴重衝擊人們工作方式的危險威脅。工作倦怠的症狀包括疲憊、面對增加工作需求力有未逮、憂鬱風險增加、以攻擊作為應對機制,以及認知表現、動力、創意和判斷力受損,破壞個人的情緒和生活品質,最後是令人感到絕望。

我們找到對工作倦怠最簡潔有力的定義,出現在《關鍵分析:研究和實踐中的工作倦怠》(The Burnout Companion to Study and Practice: A Critical Analysis,暫譯),書中描述工作倦怠是「付出和結果兩者長期不平衡的結果」。

雖然這算是相對較新的詞彙,但它所描述的現象則否。在《工作倦怠》(Burnout: History of a Phenomenon,暫譯)一書中,作者穆海爾(Flavio Muheim)細數各種工作倦怠例證,一路追溯回《聖經.舊約》中以神之名施行各類奇蹟,獲得許多勝利的名先知以利亞(Elijah)。不過,在遭遇連續不斷的挫折和一場大挫敗後,連以利亞也深陷沮喪,一心求死,想一睡不醒。

在2011年一份學術論文中,卡希卡(Wolfgang P. Kaschka)博士解釋道,工作倦怠通常是綜合內外部因素導致。某些人格特質,如亟需獲得認可、以工作取代社交生活、擁有理想化的自我形象等,再加上高度需求的工作、時間壓力和大量的職責,就可能引發工作倦怠感。雖然觸發點因人而異,但有氣無力、不開心、疲憊等確實是共通結果。

那麼,人在經歷工作倦怠當下,大腦和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瑞典卡羅琳學院研究員哥卡(Armita Golkar)和同僚設計一項實驗,結果顯示工作倦怠會影響對情緒和執行最有反應的區塊,也就是大腦的邊緣系統、杏仁核和內側前額葉皮質。簡言之,研究者發現證據,可證明工作倦怠會削減神經恢復力。

上述研究檢視40名曾被診斷罹患工作倦怠症狀的受測者──持續數年,週工時達60至70小時──以及70名健康、無壓力症狀、社經地位相似的對照組。在第一次實驗中,實驗者要求受測者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張圖像上。受測者集中注意力同時,背景會出現震天價響的驚人噪音。貼在參與者臉上的電極,負責記錄他們對壓力刺激的反射反應。

雖然兩組受測人都同樣受到驚嚇,但在被要求調整負面情緒時,兩組受測人出現了顯著差異。有工作倦怠的一組更難調節情緒。

在第二次實驗中,研究人員以核磁共振掃描靜靜坐著的受測者。工作倦怠小組中的受測者,杏仁核(掌管恐懼、攻擊等情緒反應的大腦部分,堪稱大腦之王)擴大,而研究人員還發現,他們的杏仁核與大腦其他和情緒壓力相關的區塊連結也增加了。

有趣的是,工作倦怠組受測者的杏仁核,和內側前額葉皮質(職掌關鍵的執行功能)間的連結較弱。該研究不只為後續研究鋪路,同時提出一些重要假設,探討壓力對負面情緒的影響,以及人們調節負面情緒的能力。研究結果本身並無令人意外之處,但和工作倦怠的神經學影響相關的研究較少,所以研究人員也採取以證據為基礎的態度。


慢性壓力會讓免疫系統受損,無力保護身體。長期受壓的人體,對任何疾病的抵抗力都會更差。然而,疲憊和壓力只是症狀的一部分而已,其他還包括力竭、對事物不感興趣、覺得無聊、煩躁不安感變重、覺得不受重視、注意力不集中以及疏離感等。假如倦怠感不斷持續,最後也可能導致憂鬱症、濫用藥物和整體健康惡化等情形出現。

驅使人們拚老命背後的動機也並非全然是錯的。我們的身體會將壓力和效率彼此連結,前者若提高,後者也會跟著提升。不幸的是,這個等式有個隱藏的陷阱:效率只能提升到某個固定程度。到達這個臨界點後,壓力就會使效率急遽下降。

美國睡眠障礙協會(American Sleep Disorders Association)和睡眠與生理週期神經生物學研究中心(Center for Sleep and Circadian Neurobiology)的學者都研究過這個議題。絕大多數的研究將焦點擺在缺乏睡眠和工作表現、創意、流暢性、彈性、原創想法、記憶、決策、動態視覺表現間的關係,而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你睡得越少,表現就越差。長期睡眠不足,則易使調節警戒性的神經元永久受損。

相關書摘 ▶《未來、工作、你?》:我們瘋狂工作,試著滿足過時、無法達到的社會規範

書籍介紹

《未來、工作、你?:知識經濟時代展開 如何拋開「效率」迷思 不被「創新」淘汰?》,三采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拉哈芙.哈弗斯
譯者:蘇凱恩

古希臘時代,有能力「不工作」的人才是菁英,才是成功的終極指標;中古世紀時,工作被視為上帝對人類原罪的懲罰,因此也是種懺悔行為。

那麼,今日的我們為什麼要工作?還如此拚命?處在知識經濟時代,我們被要求不停地創新、不斷地努力,像生產線上的工人一樣,持續以高效率產出創意。

工作成了生活的核心,長工時、過勞、缺乏睡眠和個人時間,是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引以為傲的榮譽勛章。這種無止盡的忙碌破壞了我們的身心健康,同時也降低了我們的創造力,但我們似乎無法阻止自己。難道你從未質疑過箇中原因?我們的工作價值觀,到底是如何形塑而成?

本書從歷史、文化和生物學的角度,追溯人類與工作之間複雜、迷人和混亂的關係,帶領讀者理解從古至今有關工作的現象與發展。最後,我們如何在AI人工智慧、共享經濟與零工經濟蓬勃發展的當前,認知未來的趨勢及危機,做出正確的改變。

立體300
Photo Credit:三采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