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患上「武漢肺炎」後,如何恢復高強度訓練?

運動員患上「武漢肺炎」後,如何恢復高強度訓練?
Rudy Gobert是NBA首名「武漢肺染」感染運動員|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精英運動員就算身體無穿無爛,也要確保自己抗壓的心臟要夠強大。

自「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全球爆發,世界各地都有精英運動員感染相關病毒。當一般人在家工作,想出外緩步跑透透氣,都要考慮戴不戴口罩、保持多少距離才可以減低風險時,運動職業聯賽開始復操甚至閉門作賽,這些已經或將會康復的運動員恢復高強度訓練,會有何風險?

有很多運動員在他們的社交網站分享過,未感染過「武漢肺炎」,都以為這個病是一般的流感;直至他們親身經歷,才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大病。現時還未有足夠的病人群組和時間去讓臨床和研究人員知道「武漢肺炎」病毒感染過的肺,在三、五、十年後的心肺功能和未受感染的精英運動員的心肺有無顯著差異。

亦因為這樣,有已經康復的運動員復操,其他同場練習的運動員在側目:「萬一他們身上還帶有病毒的話怎麼辦?」埋身肉搏的運動忽然間要因為感染控制要保持社交距離,除了無所悉從,也有對事情不確定所產生的不安和恐懼。

《刺針》(Lancet)和《美國醫學會心臟科雜誌》(JAMA Cardiology)最近分別發佈了精英運動員若感染「武漢肺炎」後的復操指引。兩篇文章的作者都不約而同地表示,就是因為「武漢肺炎」不是一般流感,醫生不可以用平常的「頸項測試」——如果症狀只在頸部以上就代表合格這回事,去決定運動員是否能復操。

首先,兩份報告都建議,所有運動員都要進行篩檢。因為帶病毒但無症狀的人比比皆是。另外,若果曾患上「武漢肺炎」,症狀消退後最少再等14日才能復操。因為就算無症狀,頭5至7日可以相安無事,但若身體仍然受病毒影響,可以在第7至第9日開始急速惡化,所以要拖長隔離期,以策安全。

另外一項重要發現,是「武漢肺炎」患者如果有中度至嚴重症狀,心肌或會有發炎情況,造成反映心臟健康的心肌鈣蛋白(troponin-I)水平會颷高,和心肌梗塞的水平類似。故此,兩份報告都建議,若運動員曾患「武漢肺炎」,為免日後因為高強度訓練會增加心肌梗塞的風險,都抽血檢驗心肌鈣蛋白、心肌酵素(CK-MB)、心電圖和超聲波等。如果長期因為肺炎症狀住院,兩份報告都建議運動員要通過所有心臟科測試,復操都要緊隨美國心臟醫學會有關心肌梗塞病人的康復指引。

對於運動員來說,患上「武漢肺炎」後的康復之路或許漫長;但相比於遙遙無期甚至隨時會取消的賽期、無止境的等待所造成的焦慮和抑鬱、無比賽無收入要去做外賣專員的壓力,連平常可以協助紓緩壓力心理咨詢都只可以變成遙距操作,這些事情或許更令他們煎熬。

精英運動員就算身體無穿無爛,也要確保自己抗壓的心臟要夠強大。然後,我們發現,對東京奧運熱切的期盼,可能就在這幾個月的封關開始出現微妙的變化。

參考文獻: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