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教師安恩英》小說選摘:我竟然靠著偷取別人的願望生存,這是多詭異的人生啊

《保健教師安恩英》小說選摘:我竟然靠著偷取別人的願望生存,這是多詭異的人生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書中以南韓首爾一間私立M高中的保健教師安恩英為主角,雖然她的名字和職業平凡無奇,但她並非普通的保健教師,更是一位驅魔師,全力處理、驅趕、安慰只有她才看得見的存在。

文:鄭世朗(정세랑)

今天是「玩樂的週六」。雖然表訂課程是一週五天,但是每隔週六有菁英班的課,所以M高的老師仍在使用「玩樂的週六」這個詞,玩樂的週六就是要去遊樂場,從恩英開始上學後便一直是如此。恩英去的遊樂場,是她初戀對象生活的地方。

遊樂場位在老舊社區大樓的中央,雖然不斷聽說這裡即將進行都市更新,但因為居民間無法達成協議,因此遭到閒置。遊樂場的現況可謂殘破不堪,有一座體積笨重、近年已相當罕見的全水泥製溜滑梯,它霸佔了遊樂場的中心。它是個表面一點也不光滑,讓人不好意思稱之為溜滑梯的結構物,而且大象造型也不太像大象。以前上面還有一層斑駁的漆,現在僅剩髒髒的灰色而已,不得不令人聯想到死亡的大象——以站姿死去、頭很大的大象。更甚的是,幾年前地面至少還是水泥地,後來卻換成了便宜的沙子。又粗又潮濕的沙子裡滿是異物,有斷裂的鞦韆、故障的蹺蹺板、生鏽的鐵棒。過去曾讓很多孩子受傷的遊樂場,今日卻連個孩子的身影都很少見了。

只有恩英的第一個朋友正賢還留在這裡。

他的頭上總是流著一點血。恩英雖然曾覺得奇怪,不過當時僅五歲的她,花了很長時間才明白是怎麼回事。或許因為恩英喜歡正賢,才會那麼晚發現吧,誰會不喜歡他呢?正賢都不會看向其他的朋友,只看著恩英。如果恩英來的話,他會把手上正在玩的東西全丟給恩英,向她跑過來,所以恩英感到很開心。他和其他孩子不同,無論何時去遊樂場,他都在那裡,讓恩英以為他是很守約的人。跟其他小孩玩遊戲的樂趣甚至不及他的一半。恩英遲鈍的父母,還擔心她是個會自言自語、不善交際的孩子。其實,恩英不過是在另一個圈子更擅於交際罷了。

她偶然聽說了。樓上的阿姨為了嚇唬她,說出有個孩子從溜滑梯摔死的事,她馬上就意識到那是正賢。知道的時候,恩英已是要上學的年紀,她這才漸漸明白,如果說她的家人和朋友是活在腳踩得著實地的世界,那自己就是遊走於邊緣地帶,步步驚險的處境。從此之後,原本看起來完全是個小孩的正賢,也越來越像半透明的果凍。

即使太陽下山了,也沒有人來帶走他。初見面時,他比恩英還高一個頭,現在已是個頭比恩英小很多的孩子。即使他的頭上一直、一直都流著血,他也不在意。

恩英看了很心痛,因此經常買餅乾去遊樂場。只要她打開袋子,正賢就會跑過來,卡滋卡滋地吃起來。雖然餅乾數量沒有減少,卻能聽得見聲音。她依舊喜歡和正賢玩在一起。恩英在學校已經是個出了名的怪小孩,每當她認為自己已能清楚分辨人和鬼而洋洋得意時,又會再度因為誤判而犯錯,學校同學也察覺到,比鬼還像鬼的恩英身上散發出的奇異特質。她漸漸變得沉默寡言,會和正賢一起坐在遊樂場等媽媽。明明還沒死,明明不是死掉的小孩,恩英卻開始擔心媽媽不會再來接她放學,因為她曾經目睹父母為了她的狀況激烈爭吵。有時候她很羨慕正賢。人類完全不會害怕正賢,卻害怕根本沒必要害怕的恩英。

即使後來搬到了其他地區,從學校畢業,進入職場,接著又回到校園,恩英依然會去遊樂場。她還會挑那些第一次見到正賢時買得到,而且現在也能買到的餅乾。市面上有賣了很久的餅乾,也有很多才上市一陣子就消失的餅乾,這些餅乾的興衰存亡,會不會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恩英腦中冒出了天馬行空的疑問。但這應該是仁杓才會思考的問題吧。和正賢一起吃餅乾,是完全休息和放鬆的時光,恩英低頭看著他的頭頂,決定不去想其他事。

一點也沒長大的正賢,常常會誤以為恩英也還是個小孩子。

——我們來比賽看誰可以倒吊最久?要嗎?

「我現在連不動的時候骨頭也會痛,而且你又不會腦充血,這樣對我很不利。」

——切,長大了就不好玩了。

「......媽媽最近還會來嗎?」

——嗯,偶爾會來。她已經是老奶奶了。可是我常常忘記時間。

「你在說什麼啊?」

——媽媽好像昨天有來過,又好像永遠不會再來了。而且我有時候會看到小時候的妳。我的腦袋亂七八糟的。

「頭不會痛嗎?」

恩英伸出手,作勢要擦掉正賢頭上流的血,即使知道根本擦不掉。

——嗯,不會痛。

正賢淡定地吃著餅乾。也不是真的吃得到,怎麼能夠發出聲音呢?恩英想到她包包裡的BB槍和玩具刀。假如正賢覺得痛,或是他傷害了任何人,她早就消滅他了。但正賢是如此地無害。有些人是奮力掙扎後粉身碎骨而死,但也有如正賢一樣,像個香皂製成的玫瑰,死後也久久不會消逝。

——玉蜀黍的包裝還是六角形的時候好像比較好吃。

正賢發著牢騷。

「真的。」

恩英不自覺地附和他。若未來有一天,去了遊樂場也找不到正賢時,她難以預料自己會不會傷心。最近她偶爾會懷疑,正賢說不定不是死亡的孩子,而是遊樂場兒童死亡意外的謠言所構成的靈體。而正賢認作是媽媽的那個人,搞不好與他毫無關係。恩英二十多年來持續探望正賢,但從來沒見過他的媽媽。

——妳該不會是我的媽媽吧?

「你說這什麼肉麻的話啊。」

——我知道,只是想著說不定是。因為我會一直忘記。

隨著安全又有軟墊的遊樂場越來越多,關於遊樂場的可怕傳說也消失了,那正賢會不會也慢慢地不見?每天獨自一人待在沒有小孩會來的遊樂場應該很孤單,有可能牽著他的手,移動到其他受歡迎的遊樂場嗎?當然,或許在這過程中,他就灰飛煙滅了。正當恩英感到苦惱時,手機響了。每次只要電話一響,正賢就會嚇一跳。他似乎仍無法適應。

「洪老師,好的。」

仁杓打來提醒恩英別錯過約定的見面時間。

——誰?

「一起工作的老師。」

——不再玩一下嗎?

「對不起,我會再來的。」

——說好了喔。明天?

「嗯,明天。」

恩英撒了謊。雖然要隔幾週才能來,但對正賢來說沒有差別。最後離開前,她讓正賢兩手抓了滿滿的餅乾,即使只聽見他吃餅乾的聲音,不過一想起正賢把臉頰吃得鼓鼓的模樣,恩英就覺得已經圓滿達成上午的例行公事。

「為什麼每次都遲到啊?」

「因為剛才有點事。」

恩英不是故意要遲到的,在赴約的路上,她又打散了幾個靈體所以來晚了,只要看見了就不得不消滅,她也很兩難。仁杓車上的安全帶和他的心情一樣緊繃,應該很久沒人坐在他的副駕駛座了。兩人大多會聊有關學校的事,可是每次意見相左時,氣氛便瞬間凍結。他們就這樣一路上你來我往,爭論不休,每次抵達目的地後,仁杓要將車子停進無障礙停車位時,恩英總會大驚小怪。像他一樣擁有強大保護罩,幾乎可說是人體裝甲車的人,哪算殘障人士。對恩英而言,他受傷的腿不過是個小問題。但她的心思常被看穿,讓仁杓感到很委屈。雖然只有萬分之一機率能碰上像他一樣的好運氣,但是他最近不僅骨盆疼、腰疼,連肩膀也疼,這三流女巫究竟憑什麼說三道四。

兩人每隔週六下午的行程,簡單來說就是名勝觀光。在認識仁杓以前,這是恩英一個人做的事。主要是造訪歷史悠久或很多人參拜的廟宇,在寺廟的塔頂合個掌,充電一下。當然,好好睡一覺可以充電,牽仁杓的手也能充電,但都比不上來到風景名勝充電的品質。這好比是將生命的燃料,從汽油換成了高級機油;又像是過期茶包泡的茶,與茶藝專家泡的茶之間的差異。經歷讓人吃盡苦頭的工作後,恩英經常會中毒,因此需要以正能量填滿自己。尤其在寺廟舉行繞塔祈福活動後,每座塔猶如蓄滿閃電般,擁有高純度的能量,讓恩英能盡情偷取。我竟然靠著偷取別人的願望生存,這是多詭異的人生啊。恩英常常如此自嘲。

「妳從來沒露出馬腳嗎?」

由於恩英的能力大都用在學校,表明願意負擔費用與接送、硬是跟來寺廟的仁杓,如此問道。

「大概二十歲的時候,有一次被住持發現了。那時候我到處摸佛塔、舍利塔,和人家堆起來的石堆,他就在我背後小聲說:『吸完了請用來做好事喔!』然後就走了。」

「哇,原來他知道。然後呢?」

「因為太丟臉了,後來有一陣子都不敢去寺廟,改去那些有知名雕像的教會。我抓著彼得雕像的腳趾,假裝祈禱了很久。」

「那裡都沒人說什麼嗎?」

「有個修女大概是可憐我,所以送我復活節巧克力,不知道她是不是發現了才那樣做。」

「充好電的話,我們可以走了吧?」

「不行,我還沒喝山泉水。」

「會食物中毒啦,不是什麼水都能喝的。」

「那洪老師你不要喝就好。」

恩英和仁杓也常去南山。來到南山塔的目的和石塔是不同的,恩英是要從南山塔前方鐵絲網上掛滿的愛情鎖偷能量。每次來南山塔,鎖頭的數量都會增加,以數量來看的話,有時候這裡是更好的充電地點。

「我竟然靠偷別人的愛情生存......這比偷別人的願望還要更卑鄙吧?」

恩英自言自語道。

「哎喲,這才不是為了生存,是為了公共利益,所以沒關係的。我會幫妳把風,妳就多吸一點。」

仁杓漫不經心地把每個鎖頭翻過來,一邊看看上面寫了什麼,一邊安慰她。恩英和仁杓一起行動時,確實不像之前獨自行動時那麼顯眼。

「想要吃進補的料理嗎?」

「不用了,你能和我一起來就很感恩了。」

「安老師,週末就是要盡可能地活用,別到了週間又一直抱怨自己被奴役、做不下去了。」

「你不能給我錢就好了嗎?」

「要我付給妳嗎?」

「我不能收學校的錢,也不能收你的錢,好難過喔。」

「這禮拜我用漆雞付給妳。」

去吃晚餐的路上看見的夜景,如同願望、愛情和承諾般燦爛。恩英的額頭靠著車窗,望著窗外,心中期盼在未來某天,自己不再是竊取別人心願的那一方,而是成為許願的那個人。

「窗戶會留下痕跡啦,看看妳的油光!」

她才正覺得仁杓親切,就馬上挨了一頓罵。

「沒印上去,沒有印上去啦。」

恩英趕緊用袖子擦掉痕跡。洪仁杓,我們走著瞧。恩英瞪了他一眼,仁杓馬上從儀表板拿出吸油面紙,粗魯地丟在她的膝蓋上。總有一天我會跟你算帳,哪天你有難我也不會幫忙。安恩英,妳的個性變得真溫和啊......恩英咬牙忍下這口氣,拿一張吸油面紙啪啪地拍打。

黃金般珍貴的星期六就這樣過去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保健教師安恩英》,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鄭世朗(정세랑)
譯者:劉宛昀

安恩英可不是一般的學校護士,更是驅魔師!
她不只能看見青少年不純的思想,
更能在滿是鬼魂、邪靈的陰寒之地,進行驅魔任務。
這個詭異的校園充斥許多不成熟的情愛,與老師們之間的不滿,
整個學校環境也充滿某些暗黑的謎團,
精彩故事一觸即發……。

  • Netflix簽下重量級影劇改編權,同名韓劇預計2020年度重磅推出!
  • 由高人氣的南柱赫、鄭有美擔綱主演,作家鄭世朗作品改編! 奇幻、搞笑的驅魔劇,讓人不禁想窺看青春校園隱藏的秘密!

「一陣短暫地鳴發生的同時,走道上的孩子們暈厥了。他們的皮膚扎進了某種東西。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受到攻擊……昏倒了一陣後又起身的孩子,開始一起朝著頂樓走去,對他們說話也完全聽不見……」

這是一部充滿奇想又搞笑的小說!
校園護士一天的日常,於焉展開!

書中以南韓首爾一間私立M高中的保健教師安恩英為主角,雖然她的名字和職業平凡無奇,但她並非普通的保健教師,更是一位驅魔師,全力處理、驅趕、安慰只有她才看得見的存在。

在安恩英看似溫柔婉約的白袍下,竟藏著BB槍與彩虹劍,準備好隨時收拾校園裡潛伏的邪惡思想與眾人的心魔。她不只幫助學生也幫助老師,包括處理那些飄浮空中的色色念頭與傷人物質。

而M高中的漢文教師也是學校創始人後代洪仁杓,他身上的巨大能量,對幫助安恩英能完成馳騁人間的任務,能起必要的作用。為了補充能量及保衛學校和平,兩人齊心合力,面對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奇異怪物、被學生們目擊到的詭異現象、隱身於學校各處的怪異力量……

作者筆觸簡潔輕快,小說鋪陳了關於霸凌、單戀、沒能結交工作上的朋友等不同的故事背景,傳達出利用自身所擁有的一切力量為善而非為惡,並幫助他人,是多重要的事。

「妳是對著鬼開槍嗎?」

「不是,是一個不明生物的頭……你可以先抓住我的手嗎?」

「啊?」

「已經沒子彈了。」

恩英的嘴唇幾乎變得鐵青,她似乎連站立都很辛苦。仁杓儘管無法理解眼前的狀況,仍將其中一隻手疊在恩英握槍的手上。

「兩手都要。」

他二話不說加上了另一隻手。恩英感覺到一股非常強大的氣傳了過來。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