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過動媽遇到亞斯兒,有時還有亞斯爸》:被嘲諷成「糾正高手」的亞斯,其實只是充滿疑惑

《當過動媽遇到亞斯兒,有時還有亞斯爸》:被嘲諷成「糾正高手」的亞斯,其實只是充滿疑惑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終於了解,我的孩子不是故意要找碴,糾正大人們的語病。而被嘲諷成「糾正高手」的亞斯伯格孩子,其實他們只是充滿了疑惑,因此堅決要求正確的結果。

文:卓惠珠(花媽)

求精確,卻常被誤以為是挑語病

自閉症權威張正芬老師曾提及:自閉症的孩子很難搞懂,該在怎樣的場合,說怎樣的話。他們最難能可貴的「誠實」,卻造成日常生活的困擾。

自閉症的孩子最難體會的是「語意的運用」,這是什麼意思呢?他們對通過語音結合來傳達語義的認知有障礙,但對一般生活日常會話的認知則較正常。表達障礙出現於說話溝通的能力上,他們常常答非所問、整日喋喋不休,雖然聲調、構音與說話的流暢度都不錯,但語意無內容,也常常反覆講一些口語詞彙,這無助於語言溝通。

語言運用能力差的學習障礙者,最讓人憂心的,就是他們和同儕之間的互動。孩子越大,人際溝通所需要的語言精細度也越高。

舉例來說,當A告訴自閉症學童,他花了一分鐘抄完200字的課文,B一聽到,馬上說:「一分鐘?」一般人聽到B的反應,都知道B用的是嘲諷的口吻,但對自閉兒而言,B的話,卻是證實A所講的話是真實的。他們很難判斷這類的語用。

因此,在上過張正芬老師的課以後,我不僅留意語用障礙者的溝通方式,也注意到日常溝通的語用,其實也存在著問題。例如,某天有人問我從事什麼工作,我回答:「教電腦。」我就發現這句話大有語病。怎麼會是教「電腦」呢?應該是:教「人」電腦呀。

對象錯得離譜,但已經約定俗成,我若糾正,只會惹來白眼。

我也終於了解,我的孩子不是故意要找碴,糾正大人們的語病。而被嘲諷成「糾正高手」的亞斯伯格孩子,其實他們只是充滿了疑惑,因此堅決要求正確的結果。

我也曾在ASD幼稚園、小學的家長討論社團中,聽到一個有趣的溝通障礙事件。

有天,一個亞斯孩子犯了錯,他爸爸很生氣地跟兒子說:「為什麼我每次講話,都要跟你講兩遍,你才聽得懂?」

亞斯孩子回問:「你現在是在罵我?還是在罵妹妹?」

爸爸回答:「我是在說你們兩個~」

結果亞斯孩子接著說:「哦,所以你等一下要講四次?」

看到這裡,你就可以知道,跟亞斯孩子溝通,家長需要很冷靜,才能不偷笑或者氣急敗壞,是吧?!

亞斯孩子的思考邏輯是直線型

《兒童日報》曾刊出一則短文,文中提到作者為了催促孩子吃早餐,情急之下,一句話用了四種語言。這句話是:「你要『卡緊佳』啦!這麼『歐依喜內』的東西,你應該要AmAm趕快吃完。」

這句話如果翻譯成一般口語,應是:「你要趕緊吃啦!這麼好吃的東西,你應該要趕快吃完。」這個例子反映了在我們生活周遭,各種語言夾雜的現象。而夾雜的語用現象,困擾著我那極度要求精確的兒子。

有人說亞斯的思考方式就像是火車,如果從台北要去新竹,路線就都是固定的,不會改變,所以他們的思考邏輯是直線型的,不容轉換。而一般人的思考方式,像是自己在開車,想走哪一條公路,都能隨心所欲的變化。

也有人說亞斯的思維,像是他們使用的是蘋果電腦,要用「IOS」語言,才能與其溝通與運作,資料若放進一般人使用的windows,常常會短路,讀不到資料。所以一般人想與亞斯溝通,必須自己掛雙系統,或者教會亞斯掛雙系統,「原先使用的windows系統」外,還要有能力轉換成「IOS系統」,使用雙系統作業,與之相融,彼此才能存取資料,互相溝通。

還有亞斯家長說,亞斯的腦袋,RAM記憶體很小,硬碟很大,所以瞬間給他很多資訊,他的腦袋載量判斷不足,隨機存取記憶體RAM(Random Access Memory,縮寫RAM)不夠,電腦就會當機。如果RAM有擴充,就比較不會超載。而特殊教育就是讓亞斯人際互動的腦袋能擴充容量的做法。

簡單說,電腦可以一開機就讓程式啟動,是因為有ROM,唯讀記憶體驅動整個電腦。因為是必定不會改變的內容,所以叫做唯讀記憶體。

當電腦啟動,開始運作時,打開word,打很多內容,即使打錯了都可以復原,這時候用的都是RAM隨機存取記憶體。可以復原的次數很多,可以開啟的視窗很多,不掛掉,RAM都得很大。但儲存後,只要關掉程式就沒有辦法再連續復原,而儲存的地方就是硬碟。所以硬碟就算再大,一次想執行很多任務,還是得要看記憶體大小。

與亞斯孩子溝通,指令要簡單、明白,也要當他們的翻譯機

與亞斯孩子溝通,不但要掛雙作業系統,還有指令要給的簡單、明白,以免資訊過多,孩子的腦袋記憶體不夠,超載了,當機了,就無法把暫存的資料永久存在硬碟裡面了。

有一次,舉辦亞斯青年聚會,帶領的亞斯青年說:「今天的題目是旅遊,我先發言。有次我去日本……」衝動的我,就開始搶話了。我說:「我去過東京迪士尼……」然後又有人說他去過上野,有人還介紹起秋葉原,到最後,主持人都無法插話,因為他不知道什麼時間是他可以講話的時候。

這件事挑起亞斯們共同的心聲:「只要有三個人以上,就很難判斷,什麼時候可以輪到自己說話。」

不過,這次的意外,也讓我得到一個結論,就是要讓亞斯孩子的溝通能力變好,自己要先停下來。然後當孩子的翻譯機,告訴他們何時可以插嘴,何時輪到他說話。

他們學會這些以後,就等於擴充了記憶體,可以讓他們在每次停頓時,存檔存在硬碟裡,也才能在原先容量就很大的硬碟腦袋,裝進更多可能。

書籍介紹

《當過動媽遇到亞斯兒,有時還有亞斯爸》,寶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卓惠珠(花媽)

這是過動媽與亞斯兒從墜落到讓彼此飛翔的書,也是過動太太與亞斯老公從尖銳磨合到互補的書,更是在笑淚中,述說同理、陪伴與愛的家庭之書。女兒說:「我爸亞斯,我媽過動,我哥亞斯。我是我們家唯一的正常人。」

這是過動媽與亞斯兒從墜落到讓彼此飛翔的書,也是過動太太與亞斯老公從尖銳磨合到互補的書,更是在笑淚中,述說同理、陪伴與愛的家庭之書。

c99
Photo Credit: 寶瓶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