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橋牌社:影視改編小說》導讀:從「自由中國」邁向「自由台灣」的傳奇性民主發展

《國際橋牌社:影視改編小說》導讀:從「自由中國」邁向「自由台灣」的傳奇性民主發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問題是,台灣的政治劇有看頭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只要您願意與我們一同回顧這段過往,您將會發現原來台灣自由民主發展的歷史,竟然還比電視、電影或小說還要精采。

文:謝良駿(執業律師、東吳大學法學院兼任講師)

專文導讀:從「自由中國」邁向「自由台灣」

《國際橋牌社》是台灣第一部電視政治劇集,預計製播八季、每季十集。於西元2019年首播的第一季,其故事背景設定於1990年前總統李登輝連任第八任總統之前後起,至1994年首次舉辦市民直選台北市長之選舉為止。而現今全球深受武漢肺炎疫情所苦的局勢,預見也將會出現在第八季的故事中。

以政治為題材的影劇節目,不論是美國的《紙牌屋》、日本的《官僚之夏》或《民王》,乃至於近期韓國翻拍美國的《60天,指定倖存者》等,都是備受矚目的影視作品。但唯獨台灣,儘管人們熱衷於大小選舉,但「政治」彷彿仍然是一種無形的禁忌,因為「ΟΟ歸ΟΟ,政治歸政治」,政治不能跨進音樂或戲劇等文化藝術領域。或許是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莫名準則,總是將人們對於政治的關心貼上負面標籤,以至於台灣的影視作品總是卻步於政治領域。直到此時,才終於有人願意勇敢地挺身而出,撕下這張符咒標籤,創作出屬於台灣人民自己的政治劇。

問題是,台灣的政治劇有看頭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只要您願意與我們一同回顧這段過往,您將會發現原來台灣自由民主發展的歷史,竟然還比電視、電影或小說還要精采。

相較於世界民主大國,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雖然年輕而短暫,卻最具傳奇性。相較於其他鄰近台灣的國家/地區,當人民起身爭取本應固有的民主與自由時,無不遭受獨裁政權透過黨、政、軍等統治工具進行慘無人道的血腥暴力鎮壓,例如韓國於1980年的光州事件、中國於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乃至於近期香港於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等。

「自由中國」的消逝

過去的台灣,曾經歷一段漫長的極權統治。

《中華民國憲法》制定於1946年12月25日,經國民政府於1947年1月1日公布、同年12月25日施行。台灣的人民在「形式上」理應也可受到《中華民國憲法》的保障。依據憲法規定,國家負有保障人民所固有的言論自由、集會與結社自由,乃至於參政權等基本權利之職責。然而於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由中國國民黨所主導的中華民國政府為戡平中國共產黨,先於1947年7月4日頒布動員戡亂令而進入「動員戡亂時期」,再於1948年(民國37年)4月18日由國民大會三讀通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於同年5月14日正式施行,授予總統得不依憲法規定為緊急處分之權限(宣布戒嚴、發布緊急命令)。

後經台灣省政府及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公告自1949年(民國38年)5月20日全台開始戒嚴,期間歷經同年6月21日公布《懲治叛亂條例》、12月7日決定中央政府遷台、1950年6月13日公布《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直至前總統蔣經國宣告台灣地區(含台灣本島與澎湖地區)自1987年7月15日解嚴為止,前後歷經38年又56天(金馬地區於1992年解嚴,共43年)。不論是本省或外省、漢人或原住民族,台灣島上的人民在這段不見天日的期間中,諸多憲法上之基本權利均遭凍結,可謂為無限苦難的開始。附帶一提,全世界施行戒嚴時間最長的國家為敘利亞,於2011年4月21日解除長達48年的戒嚴令,但在此之前,台灣一直都是第一名。

解嚴前的台灣歷史,既沉重且沉痛。為了要證明與區別我們與共產黨的「紅色中國」不同,台灣曾驕傲地以「自由中國」自詡:中華民國就是自由中國,不像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與獨裁統治,人民沒有自由、生命視如草芥。在台灣,自由與民主是我們的理念、保障人權是我們的信念,這樣的「信仰」曾化為由胡適掛名領銜、由雷震實際主導而創辦的《自由中國》雜誌,於1949年11月20日在台北正式發刊。

創刊號所登載的內容,不僅充分宣揚並彰顯自由民主的神聖價值,各撰稿人更是當代首屈一指的知識菁英:胡適〈民主與極端的衝突〉、傅斯年〈自由與平等〉、雷震〈獨裁,殘暴,違背人性的共產黨〉、殷海光〈思想自由與自由思想〉。然而不過十年光景,《自由中國》因反對蔣介石三連任總統,創辦人雷震於1960年6月26日宣布籌組「中國民主黨」,卻旋即於同年9月4日遭到警備總部逮捕。想當然爾,《自由中國》也被迫停刊,在此同時,彷彿也正式宣告「自由中國」的滅亡。

但事實上,「自由中國」早就已經破滅了,它早在國民黨政府1949年撤退來台後,大量的知識份子遭到任意逮捕,開啟「白色恐怖」時期時就破滅了。當時的政府透過《戒嚴法》、《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台灣省戒嚴令》、《懲治叛亂條例》、《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等規定,可以光明正大地透過法律規定「剿匪(消滅共匪、匪諜)」。「剿匪」的方式,即是透過軍法審判之程序處以重刑。但實際上,這些被剿的「匪諜」究竟是誰呢?

曾經是台灣中學生學習英文的必讀經典教材《新英文文法》的作者柯旗化,是一名中學教師,但他卻兩度成為政治犯而入獄,總共被關了17年之久。第一次被捕,只是因為他讀過哲學的「唯物辯證法」,被認為「思想左傾」而被裁定「無罪感訓」;他第二次被捕,則是被指控「陰謀組織『台灣共產黨』」,經軍事法庭以「預備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之罪名,判處12年有期徒刑(《懲治叛亂條例》第2條第3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