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者盜挖金礦、砍雨林、帶來武漢肺炎,巴西原住民面臨滅族危機

外來者盜挖金礦、砍雨林、帶來武漢肺炎,巴西原住民面臨滅族危機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西亞馬遜州的亞諾馬米族領地,因有金礦和雨林資源,常遭非法人士盜採濫伐。盜採者帶入病毒,獨立於世的原住民族因缺乏免疫力和醫療資源不足,面臨極大風險。

在歐美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逐漸趨緩後,肆虐於俄羅斯和南美洲的疫情相較之下較乏人關注,更別說是偏遠地區的原住民部落。不過巴西一項研究指出,亞馬遜地區的原住民族群亞諾馬米(Yanomami)面臨病毒威脅,若不採取行動,將有滅族的危險。

《中央社》報導,亞諾馬米的領地位於巴西北部亞馬遜和羅賴馬(Roraima)2州,面積約等同於1個葡萄牙,約有2萬7398名亞諾馬米族和葉卡瓦納族人,居住於331個村落。

截至當地時間6月1日,領地內已有55例確診、3例死亡。

AP_88746557630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亞諾馬米族分布於巴西亞馬遜州和委內瑞拉邊境。

亞諾馬米的「零號病人」是誰?

綜合外媒報導,羅賴馬州烏里奎拉河(Rio Uraricoera)附近的瑞希貝村(Rehebe),一名15歲少年希里西納(Alvaney Xirixana)因瘧疾造成營養不良和貧血,並於3月中旬開始出現呼吸道症狀。

接下來的21天,他4度到當地醫療機構就診,直到4月3日再次住院才進行病毒檢測,確診感染武漢肺炎,3天後死亡,成為亞諾馬米族死於武漢肺炎的首例。他的父母、村內70多名族人和5名衛生人員等都被緊急隔離。

但是,希里西納並非「零號病人(patient zero)」。直到現在仍無法追蹤到他的感染源,巴西媒體根據當地過去曾流行的疾病傳播途徑推論,武漢肺炎病毒很可能是由非法採礦的盜採者帶入。

RTX2BP54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巴西環境保護執法者突擊非法採礦者據點。

巴西民間環保機構、社會環境研究所(Socio-Environmental Institute)指出,在疫情期間,仍有逾2萬名非法採礦者自由進出亞諾馬米領地,幾乎和亞諾馬米人口數差不多,將病毒帶入的機率極高。

巴西米納斯聯邦大學(Universidade Federal de Minas Gerais)社會環境研究所(ISA)和克魯茲基金會(Fiocruz)合作完成的研究指出,由於當地衛生體系脆弱,非法礦坑周邊的亞諾馬米族可能有5600人感染武漢肺炎,約佔族人人口40%。

覬覦森林、金礦,盜採者入侵原民領地

《紐約時報》指出,亞諾馬米族在1940年代首次與外界接觸後,經歷一波波致命流行病,特別是麻疹和流感。1970年代,巴西的獨裁軍政府在亞諾馬米領地開拓高速公路,擴張殖民範圍;自1980年代末起,盜採金礦者入侵亞諾馬米領地,帶來瘧疾、流感、肺結核和性病。

《衛報》採訪曾在亞諾馬米部落工作超過50年的義大利籍傳教士薩奎尼(Carlo Zaquini​),現年82歲的他曾目睹部落是如何在築路工人和盜採者入侵下崩毀,「就像開著推土機撞進玻璃工廠,一切都粉碎了。撞碎一切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流行疾病。」

「有些我知道的村莊裡,麻疹就害死50%人口。如果武漢肺炎也帶來這樣的殺傷力,這將會是場大屠殺。」薩奎尼說。

RTS311OK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亞諾馬米族領地經常遭遇非法人士濫伐、以及盜採金礦。

《CNN》指出,原住民維權人士發出警告,指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去年就職後,濫墾濫伐、非法採礦的活動加劇。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數據顯示,和去年4月相比,巴西雨林砍伐量增加64%;光是今年4月單月的雨林砍伐面積就達405.6平方公里,和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差不多大。

《德國之聲》更指出,趁著疫情期間,盜伐者增加了非法活動;約在3月底、4月初之際,巴西阿拉里博亞(Arariboia)原住民保留區一名領袖遭盜伐者槍殺。綠色和平組織表示,犯罪集團注意到疫情期間被究責的風險降低了,原住民領地內肯定會發生更多這類犯罪活動。

巴西原住民種族多元,一樣弱勢

亞諾馬米族不是唯一面臨危機的部族。

《紐約時報》指出,巴西境內約有90萬名原住民,有些地區幾乎已被政府拋棄,僅分發防疫說明書就置之不理,這些部落只能自行設法盡可能避免接觸外人。截至4月底,已知巴西至少有80多名原住民染疫、其中7人死亡。

《德國之聲》報導,巴西帕拉州聖塔倫(Santrem)一名波萊利族(Borari)的87歲婦女於3月死亡,葬禮盛大,有數百人參加。當地政府在10天之後才公布,該名婦女其實是死於武漢肺炎。

聖塔倫是當地商業中心,每年遊客約有3億人,也是帕拉州西部唯一有特殊病房的城市。然而,聖塔倫市立醫院和地區醫院的加護病床共僅約30床,而帕拉州西部人口達110萬,醫療量能明顯不足,一旦爆發社區感染,立刻就會超過負擔,也將壓縮其他病症救治。

巴西原住民社區的醫療人員和設備通常不足,有時患者自行就診,有時則是醫療人員前往部落:有醫療人員擔心,自己可能成為部落的感染源。巴西原住民社區中的首例確診者,其實是亞馬遜州一名原住民女性衛生官員,而她則是被當地另一名有旅遊史的醫生傳染。《半島電視台》引述當地媒體說法,這名女性官員約20多歲,是亞馬遜州的科卡馬(Kokama)族人。

AP_20155841101766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巴西亞馬遜州馬納卡普魯(Manacapuru)地區衛生人員到民眾家採檢。

巴西醫療人員到部落,一待往往至少半個月,疫情期間可能延長到1個月,然後回到市區隔離2周。一名醫療團隊主管柯拉第(Marina Corradi)告訴《德國之聲》,她的組員對於政府這些安排感到相當困惑,「有些人要自掏腰包買口罩,因為那裡缺少個人防護用具;有些人則擔心自己可能無症狀,卻把病毒帶到村莊。」

全民健保,但也有階級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