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無神論徵稿】我曾相信素人市長是救世主,後來發現「政客」是更適合他的頭銜

【政治無神論徵稿】我曾相信素人市長是救世主,後來發現「政客」是更適合他的頭銜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他國家可以讓人民慢慢培養民主素養,但是台灣政局特殊,稍有不慎便會跌落萬丈深淵,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學習分辨政治蟑螂的伎倆嗎?

文:Dani C.

許多民眾對政治人物的印象是「滿嘴官腔」或「貪汙腐敗」,一身官僚氣息令人生厭,高居廟堂的形象也被認為與社會大眾脫節,在台灣從政往往毀譽參半或鋃鐺入獄,而非醫生律師般令人尊崇。

但是有些政治人物真的很特別,沒有伶牙俐齒但有快言快語批評政府,沒有政治權謀但有一心改革的熱忱,身世清廉毫無貪汙的紀錄,這種「人設」著實令人眼睛一亮,讓人對其充滿期待。

2014年是台灣躁動的一年,年初的學運迅速催化社會對執政黨的不滿,年底的六都選舉,身為台北市民的我第一次取得投票權,對於可以決定未來市長一事感到期待、新鮮與亢奮,主要的兩位候選人,執政黨派出票卡公司的前董事長希望延續首都執政,另一個以醫師身分參選的政治素人則誓言翻轉政治亂象,在首都出現非典型對戰組合,加上競選期間的話題,佔據媒體許多版面。

相對單純的校園也掀起政治關注的氛圍,素人憑藉直白的語言、貼近大眾的身段、來自學運的支持轉移,外加最大在野黨的禮讓,迅速獲得年輕人的青睞,對年輕人而言,素人的嘴猶如照妖鏡,一針見血點出政治醜態,吐出的金句被視為警世恆言大力傳送,許多朋友惋惜自己的戶籍不在台北市,更有漫畫家將選舉期間發生的事件畫成諷刺漫畫,一方面令讀者哄堂大笑,一方面將素人捧上青天。隨著選戰進行,大家越來越期待投票日「教訓執政黨」,這次投票對我而言像「第一次披上國家隊戰袍就去打經典賽」,選戰是冠軍戰,輸了,不光沒有明天,還會被對手在投手丘插國旗。

開票當晚本來要與社團幹部開會,但大家無心於會議只關注開票,結果大致底定時,大家無分戶籍,爆出勝利的歡呼,彷彿素人的勝選會立刻帶來政治清明與經濟起飛,臭不可聞的政治沉痾將被掃進垃圾桶,美好的太平盛世即將到來,台灣民主的成就又往前邁進一步,我甚至私下「規劃」素人兩任台北市長卸任後再當8年總統,18年後台灣的政治生態被徹底改革,方能長治久安,這一代人何其有幸見證歷史,素人必定名留青史。

當年做如是想者,絕非少數,無黨籍政治人物在台灣史上從沒獲得如此巨大的聲勢,以85萬票勝選的他猶如開國皇帝登基一般氣勢磅礡萬人擁戴,令其他地區的當選者相形失色,他競選的根本是台北國的總統,那一刻,他聖光護體,反對者是刺客會被親衛隊捉拿擊殺,批評如泡沫根本無法傷他分毫。

AP_1832870455311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數年後,出現一位市長,口口聲聲公開透明,私下暗度陳倉讓幕僚回歸市府任職;認為政商關係像「拿刀叉吃人肉」,卻與建商及媒體業老闆私下密會;提出特別的構想吸引市民注意,然而剛愎自用的性格無法聽進意見之下讓政策出現紕漏;他一邊喊著「台灣最大的悲哀就是總是想著選舉」,一邊組黨試圖獲得更大的政治影響力;又自恃過去的醫師專業指責政府當前的防疫措施如何不妥,想藉此找回流失的曝光度;表達對口水戰的厭倦,並利用話術將質疑聲音批鬥成反對進步價值,營造「只有我真心為國為民,其他人只想利益分贓與扯我後腿」的氛圍。

要說素人與市長是同一個人,2014年的我萬萬不會相信,或許權力(或大位)真的如魔戒一樣,使人換位子換腦袋,又或許政治環境就是會讓人忘卻初衷,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他以前的形象是被刻意營造出來的,現在不過是露出真面目而已,想到2014年他的競選口號「改變成真」,只有滿滿的諷刺。

市長至今仍有一批忠實粉絲,這群體卻早已變質,言行舉止像極了邪教團體,唯市長言行為準則,出現批評必大力反駁回去,市長接受媒體訪問猶如上師開示必須逐字摘錄以免遭有心人士「惡意扭曲」,捫心自問,無法忍受對支持對象的批評,是民主國家該有的現象嗎?又或者,無條件當支持對象的應聲蟲,稱得上是有獨立思考能力之人嗎?

過去我天真相信會有救世主降臨政壇改革社會,而願意給素人機會,然而現在市長的爭議事件與其他政客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回想市長登上顛峰的前夕,我本來以為政治狂熱是父母那一輩的產物,甫落幕的總統大選競選期間,我也在各陣營的支持者中看到些許當年我的影子,當然,我沒有瘋狂到衝去候選人的競選場合高喊「凍蒜」,或對敵對陣營的支持者惡言相向,如今看來,當年的我們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支持對象看似較為「高大上」,表達方式由現實轉向網路而已,手法較新穎有質感的假象而已。

台灣民主化的過程始自1987年的解嚴,如今不過三十多年,與老牌民主國家相比只是剛從幼稚園畢業,在短時間能有如此成就實屬不易,但是人類畢竟是憑感覺生活的動物,所以非典型政治人物總能快速吸引選民目光與支持,很多人初試啼聲便當選,也有許多人當選後政見無法兌現而被看穿沒有真才實學,我相信未來還會有很多人跌落神壇,因為人民被騙的經驗還不夠。

其他國家可以讓人民慢慢培養民主素養,但是台灣政局特殊,稍有不慎便會跌落萬丈深淵,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學習分辨政治蟑螂的伎倆嗎?

「人非聖賢熟能無過」,這是能從課本上學到的道理,就像「知道不等於做到」一樣,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一如長大後才猛然發覺年少時言行的荒唐與可笑。不敢說我將來都會理性投票,但我永遠不會忘記2014年的冬天,一位素人以救世主之姿降臨北市府,所作所為卻是言行不一的市長,或許,「政客」是更適合他的頭銜。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