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媒體的窺淫與失職:該如何打破「觀眾就是愛看」的印象?

新聞媒體的窺淫與失職:該如何打破「觀眾就是愛看」的印象?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這是台灣閱聽眾對於媒體亂象一次強而有力的反擊。黃氏兄弟的報導一出,不少人便在臉書上呼籲「不要點閱、不要分享、不要評論」,大量網友湧入《鏡週刊》的社群平台表達抗議與憤怒。請不要小看它們,個人的抗議看似微不足道,一旦匯聚起來,著實向所有媒體傳達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文:陳品丞

在YouTube上擁有百萬訂閱數的創作者黃氏兄弟,日前被《鏡週刊》以「百萬網紅約回家」的專題,揭露弟弟瑋瑋在交友軟體上與男網友的約炮對話,搭配聳動而辛辣的標題與關鍵字,引發軒然大波。報導一出,負面與批評聲浪席捲而來,該報導被抨擊揭露他人性隱私、汙名化同志與約炮行為,晚間黃氏兄弟拍攝影片回應紛擾,瑋瑋在鏡頭前聲淚俱下,被迫打電話向媽媽坦承性傾向,除了令人無比心疼,更點燃網友的怒火,紛紛要求撤下報導並道歉。最後《鏡週刊》擋不住排山倒海的批評,撤下所有報導與影片,鄭重道歉,並承諾加強內部的性別教育與採編流程把關。

新聞媒體的窺淫與失職

事實上,新聞媒體以八卦、獵奇和窺淫的手法處理同志的性,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1992年,台視記者就曾在包包中安裝針孔攝影機,潛入女同志酒吧偷拍;1998年,同樣的對象、報導手法換成華視記者,做成「女同志酒吧、另類樂園」的專題節目。許多不知情的酒客與同志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被偷拍,透過電視放送給全國民眾,其中一位女同志更因為無法承受曝光的壓力,被迫走上輕生一途。雖然台灣如今對於同志的友善程度已大大改善,同性婚姻也已經合法,但同志的性仍然未能徹底擺脫各種汙名化的標籤,新聞媒體仍然慣用類似的手法,將這些不符合傳統道德規範的性當成八卦賣點,搏人眼球。

更令人憤慨的是,這些對話紀錄明明是個人隱私,卻遭到爆料者惡意外洩,而整個編輯台由下至上居然沒有人能夠阻止這篇報導刊出。我不知道內部究竟如何評估這則爆料,也不清楚他們是否意識到這篇報導可能造成的傷害,但從結果論來說,這無疑是《鏡週刊》做為一個新聞媒體的失職,在「守門」責任上的失能,更對當事人造成了難以抹滅的傷害。從善意的角度設想,或許編輯台人員對同志並無惡意,只是用了那套慣常的報導手法處理八卦新聞,但對瑋瑋來說,這篇報導在他毫無準備的狀況下,硬生生地將他從櫃子當中拽了出來。

出櫃,那件「不小」的事

「只有我才有權力決定何時何地、向誰出櫃,還有我要怎麼出櫃!」前幾年頗受好評的青春校園電影《親愛的初戀》,裡頭的男同志主角Simon如是言。儘管台灣社會對同志日漸友善,出櫃仍是每一個同志生命中重要的課題,這完全不只是單純地坦承性傾向,它牽涉每個同志的自我認同、人際關係的維繫與品質,以及對周遭環境與的風險評估,更何況還有家人這最難過的一關。《鏡週刊》這篇報導不僅粗暴地剝奪瑋瑋出櫃的權力,更對黃氏兄弟的事業造成極大傷害。黃氏兄弟的支持群多落在高中職以下,正是建構與發展性別意識的階段,這樣的報導無疑會對兩人原先的頻道走向與形象定位產生衝擊。好壞尚不清楚,但幸好兩人的媽媽能夠予以支持與包容,粉絲大多也都表態理解與鼓勵,否則又有誰真能為報導造成的傷害負起責任?

在瑋瑋的回應影片當中,最令我感到不捨的,其實是他必須透過這樣自揭瘡疤的方式來平息紛擾。面對撲天蓋地的輿論壓力,瑋瑋唯一能夠止血的方式,就是把自己最脆弱、無助的一面展示給所有人看,並且為了他從來沒有做錯過的事道歉。對於許多YouTuber來說,他們不像是那些明星藝人,有專業經紀公司或公關發言人能代為處理;就算有,他們終究還是得站上第一線面對,沒有什麼閃躲或冷處理的空間,因為真誠就是他們與粉絲之間的信任基礎。既然新聞報導已經摧毀了櫃子,瑋瑋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向全世界坦承性傾向、揭露隱私,看似勇敢、堅強又真誠的背後,又何嘗不是一種殘酷與無奈呢?

對媒體喊話:不要用這種新聞餵養我們!

我由衷地相信黃氏兄弟能夠挺過這次的風暴而成長,他們只是需要時間和支持。那麼對於其他人來說,這件事能夠帶給我們什麼教訓?我們又如何能夠跳脫「媒體就是爛」的指責,實際採取行動來改善閱聽環境?此次事件中,《鏡週刊》在報導上架後不到一天,就承認自身錯誤並下架所有內容,所有對於媒體運作有基本認識的人,都會知道此舉相當罕見。一般來說,新聞媒體基於新聞自由與自身信譽,除非有重大事由或對採編的強力介入,否則不會輕易下架報導,更極少為此道歉,顯見此次風波已到了極為嚴重的程度。

我認為,這是台灣閱聽眾對於媒體亂象一次強而有力的反擊。黃氏兄弟的報導一出,不少人便在臉書上呼籲「不要點閱、不要分享、不要評論」,大量網友湧入《鏡週刊》的社群平台表達抗議與憤怒。請不要小看它們,個人的抗議看似微不足道,一旦匯聚起來,著實向所有媒體傳達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不要再用那些低俗八卦來餵養我們!不要再用觀眾就是愛看當作理由!我們沒有那麼想看別人的隱私!」其他媒體從業人員見到此次《鏡週刊》引發的負面聲浪,或多或少都會意識到閱聽眾愈來愈受夠這些挖人隱私、毫無公益性的八卦。

當然,《鏡週刊》並非所有的內容都如此,例如旗下的文學版與人物專訪都是業界公認數一數二的優秀,但正如《我們與惡的距離》當中所呈現的,若沒有這些吸引流量的八卦新聞,實在很難養得起優質的內容,而這些內容往往乏人問津。事實上,筆者在《鏡週刊》報導刊出後,曾上網搜尋有哪些媒體跟進這則新聞,令人意外的是,就數量來看並不算多,跟進的大部分都是仰賴流量的網路媒體,至於過往被認為是腥羶色代表的《蘋果日報》則完全找不到任何一則(後來有做性別意識相關的專題)。然而,《蘋果日報》就算近年推行訂閱制,希望開闢少靠八卦新聞衝流量來生存的一條路,但就目前狀況來看,只是讓媒體的生存更為辛苦。

筆者由衷希望此次事件是一個契機,已經有許多媒體開始採取行動,希望打破「媒體就是愛報」的印象,不靠八卦流量,而是靠優良的新聞內容。那麼,台灣閱聽眾是否願意一同打破「觀眾就是愛看」的狀況?唯有當閱聽眾主動拒絕,敦促媒體減少這些內容,同時給予優良內容更多鼓勵與關注,才能支撐媒體繼續生產好新聞。媒體亂象吵了很久,是時候讓我們一同尋找解方與出路了。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