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成本高、法規不支援、無人可傾訴⋯⋯返鄉創業有多難?

房租成本高、法規不支援、無人可傾訴⋯⋯返鄉創業有多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開始時發現房租成本太高;從事業務時驚覺沒有法規支援,還可能不小心觸法;心情沮喪時,找不到可訴說的人......不是什麼過不了的坎,就是返鄉創業會遇到的困難,而且不止於此,先來打個預防針吧。

在一場都市更新地方再生論壇的問答時間中,這個問題首先被提了出來:「回到家鄉連房子都租不起,要如何做地方創生?」

房價過高,是返鄉最現實的坎。

這其實是個普遍性的問題,以偏遠的台東而言,看起來地偏人少,但房價無論租買都不算便宜,自早年觀光發達時,有空房子都拿來做民宿了,當需求大於供給,價格自然無法降低。

2012年燈會打響鹿港名號,人潮錢潮都進來,但也帶來垃圾問題,以及飆升的房價,鹿港囡仔創辦人張敬業最近聽說街上一幢約100坪左右的房子,就大概要賣5000萬元,在一個沒有鐵路、沒有捷運的地方,如此的房價不但年輕人回來無法負擔外,也造成文化保存越來越困難,「在大街上都是老房子,要保存時就要用資本,這些都是很大的難處。」

來到東部狀況也類似,劉誥洋初抵台東時,在市區租下6坪左右空間,每個月約7500元,這一兩年雖然觀光市場不好,民宿也多轉為租屋,但房租仍然持平, 或許有人會問,「這是因為在市區才比較貴吧?」但更現實的是離開台東市,就不是錢的問題,是幾乎找不到房子。

當然,房價居高不下,住不起的問題,在大都市更嚴酷,若是地方鄉鎮能解決住的問題,或許可以成為吸引青年返鄉的誘因。

鄰近的韓國首爾,由於都市的生活成本過高,就業也難,人們開始選擇離開首爾,可以觀察到首爾市政府已不再大規模重建街區,而是微型重整,以留下老居民,避免人口的進一步流失;以創業輔導與提供援助,留下年輕人與大學生,甚至以全球為目標吸引創業移居,只要生活不易,大城市也會有人口流失的危機,但也從中看見若地方鄉鎮有更好的生活條件,必定能吸引人才返鄉或者移居。

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韓國首爾市內創業機構的密度非常高,支援創業的程度可見一斑

地方創生的概念源自日本,台灣的人口狀況也較類似日本,可以學習日本發展地方的前置作業,透過公部門整理出地方的閒置的空房子,透過公開公布,讓返鄉的人可以合理的價格申請居住,例如德島縣神山町,整修當地的古厝,以優惠的價格提供藝術家或企業進駐,也帶動更多移居者。

對於房價,致力地方發展的公部門需要提出辦法,而這似乎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的問題,返鄉創業者也必須自己有對策,例如利用共同工作空間。

而電商時代來臨,若不是非要臨街不可的店面,退居較偏遠的社區也是方法之一,例如在花蓮社區內住辦合一的魂生製器,他們認為物流發展會越來越好,也越來越便宜,而他們的銷售也將著眼於海外,因此,公司位置並不需要在房租貴的市區。

法規制定,速度總跟不上現況

地方創生的農業部分一直在談自產自銷、產業升級,但限於法規,小農們無法自行加工農產品販售,以山豬壞壞玉米棒、柚皮糖而知名的「花東菜市集」,則是透過代工廠替農產品加工,但小農產出量少,代工廠通常意願不高,成本卻很高,彭昱融很早就發現這個問題,他身上的記者魂,讓他開始不斷釋出小農加工的議題,讓更多人注意,也更多人參與倡議。

2
圖片提供:花東菜市集
果乾等加工品,目前都要透過加工廠生產,才能合法販售

一年後,立委蕭美琴來找他,問他們需要政府如何協助?引發民意代表的重視,法規開始修改,「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修正草案於108年5月經行政院通過,目前於立法院審議中,審議通過後,未來只要是國產溯源農產品,小農將可以成立自己的農產加工室,從事乾燥、粉碎、碾製及焙炒等低風險加工項目。

雖然「修改法規」聽起來很艱難,但彭昱融認為只要關注一件事情,主動把道理講給大家聽,雖然一開始不會有人理你,但講十遍、一百遍,就會有人認知到,並且來執行。

彭昱融很高興自己關心的事情漸漸都實踐了,目前加工品將趨向分級管理,經濟部仍舊管理一般的食品工廠,而屬小型、簡易加工業態,則歸類於「農產品初級加工場」模式,如此農民可向地方政府申請「加工室」,做好登記即可,管理單位則為農委會。此外,花蓮農改場設立了「小農加值打樣中心」,首座國家級的「有機農業研究中心」也設立在花蓮,目前正在興建中。

當小農可以自己處理初級加工,年輕一代回鄉時可利用在學校所學的技能專長做銷售,地方邁向六級化產業的發展似乎更有希望。

彭昱融,2016年未來大人物,為花東菜市集創辦人,經營5年後,不但建立品牌知名度,也打進超商通路,在市場退展、產能增加之際,加工廠成為晉級門檻,因此在2019年將花東菜市集轉售給同樣堅持有機的前輩,讓好產品能持續生產。目前,一方面與朋友共同經營青年旅館窩二樓,另外則回到家族旅行社中歷練,有關他的故事繼續以H先生之名在臉書上流傳
請專家協助規劃,順利合法升級

食品業者若要從家庭手工提升產能,必定要拓展規模,設置工廠,但成立工廠對於部落小廚房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邸 Tai Dang 曾經成功輔導過一個部落的案例。

3
圖片來源:粨發粨粽臉書
以小米為原料的阿粨是原住民的粽子,文化藉由食物推廣,也帶動部落經濟

粨發百粽是販賣原住民的粽子「阿粨」的品牌,三年前,年輕夫妻回鄉承接家裡「達魯瑪克社區廚房」的生意,年輕一代希望成立食品加工廠,增加產能,讓產品走出部落,也提供族人更多工作機會。由於食品加工廠需要專業的規劃,邸 Tai Dang幫他對接台東專科學校江啟銘老師,江啟銘為東部食品加工衛生安全的專業老師,很快的就協助規劃好廠房,落成檢驗時,大家還開玩笑說:「這是江老師規劃的,不用去驗了,直接通過!」這就是有專業協助的優勢,目前正在申請HACCP食品安全認證,若通過將是台東第二家,也更加有助於產品推廣。

工廠設立後,從一個月一兩萬顆,到目前月產七萬顆,在台北大潤發、City Super超市等通路已經可以看見蹤跡,劉誥洋特別強調,「別看一年一兩千萬營業額的公司,但在台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高規格興建工廠,量產部落中很普遍的東西 ,並聘用員工,帶動部落發展,更是了不起,早已超過六級化產業的期待。

違反觀光法展條例?以行政解釋通關體驗型小旅行

除了加工法規外,另一個在返鄉議題中吵得沸沸揚揚的就是特定地區小旅行的合法化了。

社區小旅行不但是文化部社區總體營造的成果展現,也是農委會的農村再生、勞動部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解方,特色小旅行、生態旅遊等長期醞釀出來的活動,正可讓社區自給自足,提供更多就業機會,也是許多青年創業選擇從事的項目,但若提供交通與餐食,就可能會觸及觀光發展條例「非旅行業者不得經營旅行業業務」。社區裡提供一杯茶、一碗飯,就可能觸法的狀況,加上有人被業者檢舉而被判定罰款的事件,都讓原本就弱勢的農民、原住民們,以及長期協助政府推動社區營造的專家學者們十分震撼。

據熟悉旅行業界的人士表示,台灣有3000多家旅行社,裡面大概只有不到200間的旅行社有能力開發原創的商品,可以發現總是只有幾間在做新產品,之後就是大家跟著做,然後削價競爭。因此,即使小旅行的規模不大,但在市場若多了一些新產品出來,勢必會影響原本旅行業者產品的競爭力,而且旅行趨勢在改變,深入體驗的遊程會越來越受歡迎,現在的社區小旅行,遊程都很精緻又有吸引力,旅行業者當然會覺得受威脅。

2019年5月3日,立法委員余宛如召開「特定地區小旅行合法納管,共創觀光新藍海」公聽會,雙方都激烈地表達意見,之後余宛如在財政、教育文化委員會中質詢此事,要求有關單位要正視這個問題,不能讓執行政府政策的人觸法,必須要修改法規解決,也給返鄉青年更多的機會。

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小旅行牽涉的政府單位與業者非常廣,當天座無虛席,發言踴躍,場面也一度火爆

國發會曾在2019年4月發出解釋函,說明地方創生經營者等非旅行業者,非以舉辦旅遊為目的,所辦理的體驗旅行,在場域內必要之食宿與接駁,並不算旅行業專屬之法定業務。但由於地方人士仍有疑慮,於7月30日又發函表示,國發會已與交通部協調,並以案例來說明特定小旅行與一般觀光旅遊活動性質的差別。例如部落文化體驗時,夜宿在部落中,或者參與農村生活體驗,在場域內享受特色風味餐,均不違反觀光發展條例。

不過,行政解釋有可能被推翻,若有專法設定對於從事社區小旅行的人才是保障,另一方面,若有法規可循,也能規範小旅行業者,保障消費者。目前,實務上若有需要,雖然可以與旅行社合作,但原本就獲益不多,若再被抽成,將很難營運。只能期待政府相關單位能正視實際狀況,修法改善。

寂寞孤獨沒同伴,最難忍

彭昱融覺得返鄉創業,且選擇面對變數極大的農業,似乎沒有簡單的事情,但孤獨沒有同伴的情況最難忍受,聽起來似乎至今都還有些陰影。他在前兩年接觸到在花蓮市區青年旅館窩二樓的Aga時,從認識、合作到合夥,開始有找到同伴的感覺,後來,他成為窩二樓的老闆之一,看他坐在旅店大廳,不但有同事夥伴,不時與進出的旅客聊天,身上已經沒有孤獨的影子了。

擔任旅行團領隊的Aga一直希望能環遊世界,雖然這個願望還沒有完成,但「世界」卻來到他開設的旅店中環遊,因為有許多國外旅行者在此住宿,他藉此認識了各國朋友與文化。活潑開朗的他帶給彭昱融真誠溫暖的夥伴感受,而也從彭昱融身上看到更多經營面的思考,兩人曾經合作多場World inn dinner,結合外地主廚、在地食材,讓外國友人不但前往產地體驗,並且品嚐佳餚,為台灣與花蓮做了最好的國民外交,互補的兩人是最佳的合作夥伴。

窩二樓小客棧,花蓮青旅,是國際友人與花蓮在地的橋樑,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更發起台灣青旅撐香港活動,並持續獲得全省青旅的支持,提供各種住房優惠,用實際的行動,盡他們一己之力。
5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有夥伴的喜悅從笑容中可以感受得出來,創業時尋覓適合的人建立團隊,創業之路會有不同的風景

劉詔洋表示剛到台東時也有那種孤獨感,當做重大決策或者面臨不如意時 ,還是會想找人聊天,互吐苦水,以前在西部時,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朋友喝一杯,但在東部很難,只好靠自己克服。

相比之下,返鄉從事農業年輕人就比較幸運,可鄰近成為聚落,也可加入產銷班互相切磋,成功留鄉的機率也會更高。

花蓮魂生製器張靚妤與先生一起創業,除各司其職外,遇到事情也可以互相商量,雖然不免會有爭執,但因為意見不同才有機會看到更多面向,也因為要說服對方,必須去找更多的資料與案例,能思考得更仔細,「若是我一個人的話,應該會比較徬徨。」她說。

團隊力量大

近來,從事地方創生的年輕人也開始連結,交換經驗,串連活動,一起分攤面對的困境的無奈,分享解決問題的方法,2019年5月,甘樂文創策劃了台北高雄各一場的地方創生交流小聚,邀請地方創生的工作者前來短講,希望能組合一隻地域振興的台灣隊。大夥兒平日各自打拚,這天都聚集在會場,看見這麼多有相同理念的人都在現場,一種海內存知己的感覺油然而生。

6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2019年8月在鹿港「青年・社造・藝術節」論壇中,又看到不同的景況,由研究地方創生的老師丘如華帶頭分享帶領台灣團隊與日本藝術祭交流的經驗,鹿港囡仔張敬業帶回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亞洲論壇」的見聞、苑裡掀海風劉育育、基隆星濱山-正濱港町藝術共創林書豪、頭城金魚厝邊彭仁鴻,各自分享藝術節之於地方,所能帶動的想像與可能,台下滿座的年輕人,目光專一的聆聽,對於返鄉充滿憧憬,若能從更多前輩身上學到經驗,便能少走冤枉路。

事實上,鹿港囡仔從一開始就集結鹿港青年一起活動,接著又延伸出不同品牌,像是小酒館「勝豐吧」、在地布料回收再生的設計品牌「參先生工作室」、社區餐廳「禾火食堂」,各自創業但共同奮鬥,而透過減塑友善環境的議題,又連結了當地的店家,從核心擴散到外圍,將小鎮居民的心連在一起。

7
圖片提供:張敬業
年輕有活力的鹿港隊,一起攜手前行關心自己的家鄉事

從決定返鄉創業那一刻起,就必須開始不斷破關才能前行,有些困境很難解決,有些瓶頸要靠時間疏通,有些難題要靠自己去努力,除了以上提到的三項大家較常遇到的難處外,其實無時無刻都會出現新挑戰,既然已經上路,就勇敢去打「怪獸」吧!當然,若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伴,這條路走起來將會不同的風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