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法理台獨」的底線: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的戰略價值及政治意涵是什麼?

對抗「法理台獨」的底線: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的戰略價值及政治意涵是什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2016年蔡英文執政以來,中共政府工作報告主要集中在重申「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和平統一」、反對台獨立場及促進兩岸交流與合作,但2020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中,並沒有出現「九二共識」、和平發展及和平統一,而是「反對與遏制台獨的分裂行徑」,顯示現階段中共對台政策目標轉向「反獨促統」,強化以軍事威懾反獨的力度大增。

近日中共當局舉辦《反分裂國家法》實施十五周年座談會,由「全國人大」召集軍事、外交及統戰部門參與,構築出全方位中共對台政策,強調反對與遏制台獨分裂行徑。回顧中共當局於2005年制定《反分裂國家法》時,適逢民進黨籍總統陳水扁第二任續任,2000年首次任期初期曾主張「四不一沒有」、「兩岸政治統合論」、「建構未來一中論」;然自2002年拋出「一邊一國論」後,民進黨走向激進台獨路線,後2007年提出公投制新憲、台灣名義參與聯合國。此時期中共對台政策轉向「反獨促統」,陳水扁執政期間兩岸協商中斷、交流與合作倒退及斷交九個邦交國,兩岸陷入敵對僵局及戰爭邊緣風險。

2016年政黨輪替民進黨籍總統蔡英文執政,提出「維持現狀」,公開拒絕「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標籤化「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台灣共識」就是反對「一國兩制」。兩岸敵意如同螺旋般上升,同樣導致兩岸協商中斷、交流與合作倒退、停止外交休兵斷交7個邦交國,軍事演習頻率高於陳水扁執政時期;中共對台政策重新轉向「反獨促統」,並強化反台獨及武統威懾力度。

回顧2005年至2008年期間,民進黨當局分別提出「廢統論」及「入聯公投綁大選」,作為拉抬總統選情的策略;而中共當局也利用這兩次事件測試《反分裂國家法》的實質效應。2016年至2020年期間,民進黨當局修訂「國安五法」及通過《反滲透法》,此等法律儘管被視為「修法台獨」,但僅影響兩岸交流。然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主張「務實台獨」,引發中共對台軍事演習;黨籍立委提案刪除《憲法增修條文》明載「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刪除《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條文「國家統一前」,進一步引發中共當局對民進黨是否走向「法理台獨」之疑慮。

《反分裂國家法》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無用置疑,在民進黨執政時期,中共對台政策更加強調單邊主義行動,為避免陷入被動回應民進黨當局的台獨挑釁舉動,遂通過及運用《反分裂國家法》作為處理「法理台獨」的底線,茲將其政治意涵說明如下:

首先,《反分裂國家法》授與中共當局對台軍事武統的法律依據,為對台動武取得來自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法律授權,搶奪對台政策的民意基礎、主導權及對「台灣獨立」的詮釋權。該法條文主要係以「推動兩岸交流、促進和平統一」為主旋律,希冀降低武力恫嚇的反效果;強調兩岸交流與合作的重要性,視為兩岸邁向統一的融合途徑。然第八條明載:「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中國_解放軍
Photo Credit::Presidential Press and Information Office @ Wikipedia CC BY 4.0

綜觀上述法律條文,實充滿諸多「不確定性法律概念」,欠缺法律明確性原則,包括何謂「任何名義」、「任何形式」、「事實」、「重大事變」,及「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該法並無具體界定 ,因此留下模糊解釋空間。這種有意留下法律的灰色空間,利於中共當局掌握對台政策主動權及詮釋權。

其次,以《反分裂國家法》增強反獨、遏獨的力度,以達震嚇獨派追求「法理獨立」目標。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出席《反分裂國家法》通過十五周年紀念,直指「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統一的最佳方式,批判「台獨是絕路一條,以身試法必遭嚴懲」。並表明對台獨分裂勢力的挑釁,絕不含糊,堅決挫敗。若台獨分裂勢力一意孤行甚至鋌而走險,將按照《反分裂國家法》採取一切必要手段,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值得關注是,栗戰書以「全國人大」委員長身份兩次使用「我們正告台獨分裂分子」這句話,並再次重申反台獨的「六個任何」,試圖威懾激進台獨勢力。

再者,現階段對台政策目標,「反獨」優先於「促統」。栗戰書的談話具三項重點,包括「堅決遏制打擊」台獨分裂活動;兩岸民眾共同「反對台獨、促進統一」;堅定推進兩岸「和平統一進程」。在篇幅上,第一部分計1047字、第二部分748字和第三部分的911字。一般情況下,應將第三部分「和平統一進程」放在第一部分,但卻把「遏制打擊」台獨放在第一部分。參照歷次中共領導人對台政策講話,第一條部分是堅持「一中原則」和「九二共識」,甚少將「遏制和打擊」台獨放在第一部分。

《反分裂國家法》對台灣有什麼影響?

對照2005年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發表《胡四點意見》,即將「反對台獨」放在最後一條。中共當局藉此傳達「遏制和打擊台獨」,為當前最重要和緊迫的對台工作任務。相較於「反對」僅是一種意思表達,「遏制及打擊」更具明顯的行動性。

自2016年蔡英文執政以來,中共政府工作報告主要集中在重申「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和平統一」、反對台獨立場及促進兩岸交流與合作。但這次2020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中,並沒有出現「九二共識」、和平發展及和平統一,而是「反對與遏制台獨的分裂行徑」,這顯示現階段中共對台政策目標轉向「反獨促統」,強化以軍事威懾反獨的力度大增。

李克強中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最後,中共當局以單邊法律片面決定未來兩岸終局安排,及設定兩岸協商議題。《反分裂國家法》第五條:「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基礎。」、「國家和平統一後,台灣可以實行不同於中共的制度,高度自治」顯然,中共對台政策係以「一國兩制」為張本,但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皆反對「兩制台灣方案」,蔡英文更直接宣稱反對「一國兩制」已為「台灣共識」。中共單方設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案,僅允許台灣各政黨、界別及社會組織民主協商「兩制台灣方案」內容,但對於「一國」內涵及型態究竟是單一體制國或複合體制國,並無發言權及提案權。

同時,在該法中設定兩岸政府協商重大議題,例如第七條規定:「國家主張通過台灣海峽兩岸平等的協商和談判,實現和平統一。協商和談判可以有步驟、分階段進行,方式可以靈活多樣。 台灣海峽兩岸可以就下列事項進行協商和談判:

  1. 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
  2. 發展兩岸關係的規劃
  3. 和平統一的步驟和安排
  4. 台灣當局的政治地位
  5. 台灣地區在國際上與其地位相適應的活動空間
  6. 與實現和平統一有關的其他任何問題

簡言之,中共當局試圖藉由《反分裂國家法》,設定兩岸議題及主導兩岸政策的話語權。

國台辦記者會 說明對台26條措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當局批判中共對台政策的偏差,即是不顧台灣民意對「一國兩制」的堅決反對及國際社會的質疑,不斷倡議「反民主、非和平」政策與法制,破壞台海現狀,此固然有其合理現實民意基礎,但卻無法主導兩岸關係發展。

《反分裂國家法》為中共當局開出對台用武的法理依據及「空白授權」,意圖以單邊法律決定兩岸未來終局安排。從「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召開座談,匯整軍方、外事、涉台及統戰等單位出席,顯示其對台政策涵蓋法律戰、軍事戰、外交戰及統戰。一旦民進黨當局提出推動「法理台獨」的修憲、修法,將提供集權體制的中共當局援引《反分裂國家法》藉口,採取「非和平方式」以挫敗打擊分離主義。

準此觀之,「法理台獨」及「軍事武統」的極端路線,構成對兩岸和平及亞太安全的威脅,且這種風險係數已有逐漸提高趨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