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榮光歸香港〉奮勇起義頌:關於正義、民主與自由的籲求,更是香港人民的主體生成

〈願榮光歸香港〉奮勇起義頌:關於正義、民主與自由的籲求,更是香港人民的主體生成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很有事」在網路首播第60集的《榮光燦爛》即聚焦於為這場運動帶來振奮人心的強音:創製歌曲〈願榮光歸香港〉與音樂錄音帶的幕後人員,及演奏歌曲的快閃樂團。

文:孫松榮(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教授)

「六四事件」前夕,「藝術很有事」在網路首播第60集的《榮光燦爛》,及時地將處於「後疫情時代」的台灣觀眾,從逐步恢復日常的秩序拉回至再度關注香港局勢的警覺。

去年三月中旬,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而爆發愈演愈烈的「反送中運動」,於十月底港府撤回修訂草案而獲得初步成果。但是,伴隨著這場社運而提出的「五大訴求」,尤其是實現「真雙普選」的要求,迄今依然得不到具體回應。

就在「武漢肺炎」在香港逐漸趨緩的五月底,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強行制定《香港國安法》,「六四事件」當天香港立法會通過《國歌法》,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與抨擊。

香港局勢在這一年多來的演變,每況愈下,教人憂心。嚴格而言,「反送中運動」不只是一場社運,而該視之為自「和平佔中」與「雨傘革命」以降等香港公民抗命運動的延續與質變。相較於先前幾場運動,「反送中運動」其中一大特色莫過於並無統一且署名真實身分的領導者(或團體),主要透過社交媒體號召的方式組織並集結參與者。

《榮光燦爛》一集的著眼點,即聚焦於為這場運動帶來振奮人心的強音:創製歌曲〈願榮光歸香港〉與音樂錄音帶的幕後人員,及演奏歌曲的快閃樂團。

〈願榮光歸香港〉誕生的背景,正是「反送中運動」歷經嚴峻挑戰的時刻(港警濫用暴力、元朗襲擊事件、癱瘓機場等)。去年八月底,化名為「thomas dgx yhl」的音樂人在「連登討論區」(「LIHKG討論區」)發佈了一則徵求〈願榮光歸香港〉合唱者的貼文。

一方面,他將網民建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寫入歌詞中。另一方面,則邀集多位網民至錄音室合唱錄製歌曲。八月最後一天,〈願榮光歸香港〉以音樂錄影帶形式出現在YouTube,短短兩星期內點擊率突破百萬次。九月中,歌曲又以管弦樂團合唱版本上傳至同一影音分享平台。由網路到社運現場,〈願榮光歸香港〉成為眾人傳唱的「戰歌」,甚至被喻為「國歌」。

「藝術很有事」對準國歌的崇高及其矛盾,在節目一開始就以一九九七年回歸典禮上「聯合旗」的降下與「五星紅旗」的升起,並隨同〈天佑女王〉與〈義勇軍進行曲〉的切換,揭示香港——這個被喻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身分認同的雙重性。

回歸二十三年來,「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政經制度與生活方式的「五十年不變」之於中方只是歷史文件,早已失效。如果「反送中運動」拒抗將香港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受審的司法管轄權揭穿了中港之間長期的矛盾與不信任關係,〈願榮光歸香港〉一曲則直接反映出港人的憤怒、恐懼與徬徨,及尤其對於正義、民主與自由的渴望。

榮光快閃團統籌之一阿So在海邊練習樂器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榮光快閃團統籌之一阿So在海邊練習樂器

當〈願榮光歸香港〉在節目響起拉開《榮光燦爛》序幕時,公視團隊剪輯了這場社運的影像集錦,既是將歌曲合唱團版與警民街頭對峙及市民抗爭與悼念犧牲者的畫面連結起來,又是將由「願榮光歸香港Dgx原創團隊」提供的影音素材,有關民眾在各地商場(沙田、觀塘、荃灣等)合唱的景象串連在一塊。由此,形塑出一種前述由網路至城市現場的空間轉換,及尤其從網民到市民顯形的重要涵意。

顯然,〈願榮光歸香港〉引起熱烈迴響,其中一個關鍵因素,無不是粵語表述了港人在這場運動中可歌可泣的情事。

當運動遭逢阻礙時,曲子如同燃點,讓參與者再度士氣大振,不屈不撓。〈願榮光歸香港〉合唱團版的音樂錄影帶,透過慢動作等修辭強化了黑白對立、人鏈及高掛「保衛香港」布條於獅子山的紀實情景。

〈願榮光歸香港〉原版MV_擷取畫面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至於青年男女戴著安全帽、護目鏡與防毒面具等裝備的黑衣人隊伍立正詠唱與演奏的管弦樂團合唱版本,無疑更似一首凸顯縱然遭受煙霧襲擊仍抵死不從的出征曲。〈願榮光歸香港〉的反抗與戰鬥,遂是這場運動的參與者與衝鋒陷陣者不可或缺的彈藥。

《藝術很有事》製作「榮光燦爛」集次,觀察音樂與社運的關係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換言之,此曲的傳導性,除了早已超乎一般歌曲在社運中具有的共鳴甚至點綴功能(例如Beyond被傳唱的〈海闊天空〉與〈光輝歲月〉),亦少了流行音樂的抒情味(例如林夕與Pan共同填詞、黃耀明與何韻詩等歌手合唱的〈撐起雨傘〉)。

〈願榮光歸香港〉的可觀,真正展現於它讓群眾得以臨時地被聚集並被動員起來的力量。《榮光燦爛》裡,因合奏與大合唱的緣故,從沙田、觀塘到荃灣等地的商場瞬間化為示威場所,市民合法地集體演繹了一場又一場的非法集會。

2019年10月中,旺角街頭上撐傘的婦人,望向遠方的警察防暴陣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籠罩在黑警暴力與蠻橫立法的日常現狀,〈願榮光歸香港〉的「公然聚眾」,樂隊的快閃與市民自發性地手舉亮著燈的手機,以音符與歌聲展開另種形式的示威遊行,它所可能誘發的某種群聚效應足以令執政當局惶恐不安。這即是為何「榮光快閃團」的部分成員在公視拍攝過程中,會在快閃表演後被警方突襲並以誣陷罪名拘捕。

為了保護這群受訪的音樂創作者與表演者(同樣包括出現的小孩等匿名群眾),《榮光燦爛》運用了馬賽克畫面。值得一提的,這個在如今看來是理所當然的電視新聞報導倫理學,在過去曾有一段惡名昭彰的歷史。

2019年10月1日,示威者號召圍堵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和警方爆發激烈衝突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千萬不要忘記了,就在三十一年前的天安門廣場爆發大規模學運期間,中共即曾利用學運份子露臉接受西方媒體採訪的鏡頭展開緝捕行動。自此,逆光或馬賽克成為反追蹤的必要手段。《榮光燦爛》的馬賽克畫面似曾相似地令人膽戰心寒,遺憾地是歷史場景如今移轉到了香江。

受網路號召的示威者聚攏在香港的商場中庭,等待榮光快閃團的表演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一首歌曲的完成無非只是一場社會運動的開端,它亟需更多的人加入齊聲同唱的行列,遍地開花,實踐長期抗爭。〈願榮光歸香港〉的合唱是關於正義、民主與自由的籲求,更是香港人民的主體生成。

節目資訊
  • 名稱《榮光燦爛》
  • 播映時間:6/6(六) 下午14:30 於公視頻道首播
  • 重播時間:6/7(日) 晚間19:00 於公視三台重播
  • 完整節目內容亦可至官方YouTube頻道觀看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