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恥論或民主主義,看懂泰式「貼標籤」就能看懂泰國政治

國恥論或民主主義,看懂泰式「貼標籤」就能看懂泰國政治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從1932年展開君主立憲,從此之後各種標籤也繞著皇室為中心進行黏貼,其中又以「國恥論」與「皇家族群主義」的兩種標籤最常聽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第三種標籤「民主主義」也隨著民主化的推動而出現

「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今年2月被泰國憲法法庭宣判有罪,解散該政黨且黨魁他納通及相關成員被剝奪參政權10年(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這是2020年泰國政壇上的重大訊息,在此之前該政黨也曾被貼上「企圖顛覆者主立憲」的標籤,這種在過去經常被用在「親他信政黨」身上的標籤,這次也用在其他政黨身上,雖然當時未來前進黨躲過該指控,但最終卻躲不過違反「政治獻金法」的標籤。

長期觀察泰國政治的朋友們應該也會發現,泰國政治圈當中也存在著與台灣相同的「貼標籤」現象,在台灣政壇上最為人知的標籤莫過於「中共同路人」與「台獨份子」,民主政治的推動過程中,貼標籤是政黨及政治人物的互動行為,它可以讓平常不關心政治的民眾快速的認識立場不同的政黨或政治人物,並合理化攻擊對手政黨的行為。

5gehrnhlroa2owd78qwdy6q66t01tr
Photo Credit:中央社
未來前進黨黨魁他納通是泰國政壇一顆崛起的新星,他所到之處都吸引大批年輕人等著與他自拍。

貼標籤並不是一種隨意的行為,就像台灣政客不會對綠營貼「中共同路人」,也不會對藍營貼「台獨份子」一樣,而當出現不藍不綠的新競爭者時,這兩種標籤便可能貼在同一個人身上,例如柯文哲。由此可知,貼標籤需要審慎評估才能貼得好,今天就從這個概念來談談,泰國政治圈當中如何貼對方的標籤才有效?

泰國從1932年展開君主立憲,此後各種標籤也繞著皇室為中心進行黏貼,其中又以「國恥論」與「皇家族群主義」的兩種標籤最常聽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第三種標籤「民主主義」也隨著民主化的推動而出現。由於這些標籤可貼在自己上身,也可貼在他人身上,因此貼標籤的論述也有差異,這些標籤的使用方法如下:

  1. 國恥論:(貼他人)賣國、損害國家利益、讓國家蒙羞,(貼自身)為國爭光、寫刷過去恥辱、榮耀泰國等。
  2. 皇家族群主義:(貼他人)污辱皇室、企圖顛覆皇室、辜負或背棄皇室的信任,(貼自身)為維護皇室尊嚴、為維護泰國傳統文化。
  3. 民主主義:(貼他人)反民主、怕選舉、威權專政,(貼自身)為維護人民權利或利益、彰顯泰國人民民主。

而同一個事件的發生,不同陣營之間也會出現不同的標籤貼法,例如泰柬邊界的柏威夏寺(Prasat Phra Viharn)爭議上,他信(Thaksin Chinnawat,又譯塔克辛)政營強調此舉是為了維護人民利益,因此將「民主主義」貼在自身,並採取友柬埔寨的作法,他們認為與其持續爭執,不如一起開發推動觀光。反他信陣營則認為這種行為就是透過割讓且犧牲領土權益,有損害國家顏面,因此將「國恥論」貼在自身。但由於該神廟是在君主立憲前由泰國皇室割讓給法國,因此該事件當中就沒有人使用「皇室族群主義」的標籤。

1
製圖:洪銘謙

泰國政治的四個主要角色

在泰國推動君主立憲的初期,最先浮上檯面的角色便是軍人、文人以及貴族,由於皇室仍是憲法最高代表,因此貴族仍可高舉皇室族群主義來牽制軍人,而軍人則以消除國恥論的觀點來對抗文人,其中最具代表的便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泰國軍方政權,藉由與日本法西斯政權的合作,打著收復失土、讓暹羅再次偉大的名號,進軍法屬印度支那的柬埔寨與寮國,透過收復那些從拉瑪四世以來割出去的領土(雖然是否為領土仍有爭議,但泰國歷史認為那些領土是泰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此作為維繫軍人執政的正當性,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那些土地再度被英法兩國收回,但軍人已成功樹立起挽回國恥的形象。

2
製圖:洪銘謙

二戰後到2000年期間屬於泰國軍人與文人間的對決為主,貴族則在政變後需要新憲法時,才發揮第三方的影響力,畢竟這項能力在君主立憲後一直都被貴族們掌握著,因此每當政變發生後,貴族便需要負責處理新憲法,而在新憲法推出後,軍人便迫不得已暫時退出舞台。

在那段軍人與文人衝突的年代,每當軍人以政變獲得政權時,便將曾經捍衛領土的標籤貼在身上,而文人則將威權專政與反民主標籤貼在軍人身上。貴族作為第三方多數通常會依據狀況編寫憲法,若軍人強勢並貼著國恥論標籤時,新憲法就會傾向軍人得利,例如保障軍人席次,或者總理不需要是國會議員等等。若文人強勢並打著民主主義旗幟時,貴族則能以保衛皇室名義,壓抑軍人權益,新憲法就會傾向於文人得利。

在2000年之前,泰國政治圈主要就以軍人、文人與貴族為主,直到商人背景的他信出現才改變泰國政治的三角關係。他信出生於清邁,最初便與曼谷的文人及貴族不同,以泰國首富的身份參政且照顧鄉下泰國人的做法,都成為泰國政治圈的特例,而這些特例使他能組成君主立憲以來首次的單獨政黨執政之政府,但他也很快就成為文人與貴族的眼中釘,並以不尊敬皇室、意圖推翻君主立憲的標籤攻擊,而他則選擇國會改選,交由民意定奪,但當時文人陣營深知無法獲勝,也因此收到他信陣營的反民主與怕選舉的標籤。

3
製圖:洪銘謙

隨後便迎來他信被軍事政變的結果,政變期間文人與軍人因反他信而逐漸走在一起,但他們深知單純透過推出新憲法來選舉並無法有效打擊他信陣營,因此為了讓非政變時期有辦法打擊他信陣營,便讓原本只負責新憲法的貴族們開始負責憲法法庭,並以政黨法的法規來打擊他信。

4
製圖:洪銘謙

其中最有名的案例就是親他信政黨的總理沙馬上節目炒菜被宣判貪污(因為有車馬費),「貪污」一詞也成為商人陣營最常被貼上的標籤,由於泰國國會議員任上時,必須向泰國皇室宣並代表他們是在協助皇室管理國家政事,這種形式上的動作在君主立憲的國家也存在,但在泰國這種透過皇室授權的形式,似乎也意味著議員如果做出不法或貪污時,就等於背棄皇室給予的信任,因此皇室族群主義就可以再度拿來貼標籤。

因此泰國政黨法規定,若政黨內有重要成員貪污罪行確定,該政黨就必須解散,這項聽起來很公平的法律,從推出至今都只解散親他信政黨,而文人為主的老牌民主黨在碰到這種問題時,卻能獲得免死金牌,因而讓他信政營認為憲法法庭也是一個反民主的單位。

由此可知貼標籤的行為可以自己貼,也可以被別人貼,但無論怎麼貼都很難改變對方的立場,因此我們也看到2019年成立的高人氣新興政黨泰國前進黨也被宣判解散了,雖然他們也隨即使用「復活計」,加入了另外一個新政黨,這樣的行為在過去的「親他信陣營」很常見,幾乎相同的一群國會議員就從「泰愛泰黨」跑到「人民力量黨」,再跑到「為泰黨」,這種有著「主要政黨」與「備用政黨」的作風也是「親他信陣營」為了預防被憲法法庭解散而做的預備動作,但沒想到的是,現在連「友他信陣營」的「未來前進黨」都必須這樣,看來只要是非「友軍派陣營」可能都要做好準備了。

這次未來前進黨被解散的事件中,憲法法庭也是以類貪污行為(政治獻金法)名義解散該政黨,由於泰國憲法也需要經由皇室簽署才具效力,因此任何違法行為也都可以被擴大解釋成辜負皇室信任、背棄皇室的行為,因此貼標籤方都能以「皇室族群主義」來強調正當性,但正如上述所述,因為過去有貪污行為的民主黨卻沒有被解散的狀況,因此也讓人很難了解,這種詮釋與認定究竟是誰說的算。

總結來說,從第二十部憲法的推出與憲法法庭的常態性判例來看,泰國這種文人、軍人與貴族對商人的三打一競爭短期不會改變,而且標籤也會很固定,一方持續喊著捍衛皇室尊嚴,而另一方喊著保護民主,彼此沒有交集,彼此貼著標籤。我相信看完這篇文章之後,下一次看到那些標籤時,各位讀者應該可以判斷說話者的立場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