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馭民之術:李克強鼓勵「地攤經濟」,是要把中國人變得像牛馬一樣順服

中共馭民之術:李克強鼓勵「地攤經濟」,是要把中國人變得像牛馬一樣順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我們沒有看到、聽到的事情,不代表就沒有發生,我們的世界有我們無法企及的美好,也有不可預知的悲慘。我們不敢想像大山裏的孩子為了讀書每天翻山越嶺數十公里,我們也無法理解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學生為了給弟弟看病每天只吃饅頭和鹹菜,但是這樣的悲慘事件卻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近日的兩會上自曝「家醜」,「中國六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很多人表示,要不是總理講的,自己都不敢相信。中國網友經常用「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來自嘲生活的窘迫,與此相對的是,官方和媒體塑造的繁榮富足的表象,也限制了不少人的想像。你永遠想不到,一個中國人可以有多窮,貧窮可以讓一個人做出怎樣匪夷所思的事。

貧窮到底是什麼滋味?大概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筆者爺爺在世的時候,看到我吃完飯,碗裡還剩下幾粒米飯,總是忍不住要說幾句,「讓你經歷一下58年,你就知道糧食有多珍貴。」爺爺所說的58年是指1958年到1961年間發生的全國性大饑荒,當時餓死的人據專家保守估計有3000萬人。

從苦難中過來的人,對於那段歷史總是有種集體性地失語。官方的教育和周圍人的都告訴我們要「風物長宜放眼量」,對家長們來說,讓下一代知道那些早已隨風而逝的歷史並不是什麼好事,有一天不小心觸碰到雷區,還會影響到未來的前途。爺爺也是這樣,他對於58年總是欲言又止,在我的一再追問下,他才長舒一口氣說道:「58年太慘了,餓死不少人,能吃的都吃完了,很多人得了浮腫病。」 我還得知爺爺以前是個村幹部,後來上面發給每戶人家20斤種子糧,他果斷決定讓大家先充饑度日,據他所述,「等到種子播下去有收成的時候,人早就變成白骨了。」

貧窮和饑餓帶給人的後遺症是對一粥一飯、一草一木都倍加珍惜。每次爺爺數落我後,我都要上去檢查他的碗,沒有意外,總是乾乾淨淨。和爺爺同年的一些老人家,吃完飯還有一個小習慣。有一次,我親眼看到鄰居家的大爺吃完飯,豎起碗,伸出長長的舌頭,像水牛一樣在碗裡來回舔了幾下。 後輩們大多不能理解這樣的怪異行為,要是自家的長輩在外面被人這樣看到,那是很丟面子的。

今天有人說中國人吃不起泡麵、茶葉蛋,不僅讓中國人沒面子,心裡也會不服氣。在他們的記憶裡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他們理解的窮可能是下不了館子、蹦不了迪、買不了潮牌、泡不到妹,而有一群人的窮可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露宿街頭、生病等死、賣腎還債。

有時我們沒有看到、聽到的事情,不代表就沒有發生,我們的世界有我們無法企及的美好,也有不可預知的悲慘。我們不敢想像大山裡的孩子為了讀書每天翻山越嶺數十公里,我們也無法理解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學生為了給弟弟看病每天只吃饅頭和鹹菜,但是這樣的悲慘事件卻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以前有人向晉惠帝報告老百姓無食物吃,他反問:「何不食肉糜?」今天如果有人向朝廷報告老百姓很貧窮,他們可能會說:「何不擺地攤?」

最近李克強在山東考察,路過一個路邊攤,他盛讚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人間的煙火,是中國的生機。隨後,中國掀起了一場「全民擺地攤」運動。網傳江西某地的城管主動打電話給小販,讓他回來擺攤,小販以為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哭笑不得。此外,一種方便擺攤的卡車也火了,擺地攤還帶動了小商品、卡車等概念股的上漲,一時間擺地攤似乎成瞭解決中國經濟困境的靈丹妙藥。不過也有網路圖片顯示,在中國某地的大街上,擺滿了琳瑯滿目的小攤,但是擺攤的人卻遠遠多於逛街的人。有網友表示,從「全民創業」到「全民地攤」不到幾年時間,餅卻越畫越小了。

RTX7FF5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的政治現實通常是吃飽了撐的人去扶貧,享受了免費醫療的人研究醫保政策,子女不在中國上學的人制定教育方針。

沒有經歷過貧窮,就難以體會其中的心酸。筆者出生在90年代,相比於父輩、祖輩生活的年代,進步了不少,但是依然留下了貧困的記憶。小時候,我從村裡到鎮上讀書要徒步走三、四公里,中途還要渡過一條大河。父親每天給一元零花錢,我就很開心了,吃著村裡小賣部一毛錢的巧克力,像磚頭一樣硬,還帶著一股酸味,我一直以為洋氣的巧克力就是這個味。後來才知道,巧克力放在手裡久了都會融化。如果父親幾天都沒有給零花錢,我還會哭著喊著追他騎自行車遠去的背影,那種絕望感現在不能理解。

和爺爺同一時期的村幹部為共產黨奉獻一生,退休了沒有領到一分錢退休金其中一些生活困頓的人,每到年底還要請人寫一封洋洋灑灑數千字的補助申請,送到鄉政府辦公室,看著肥頭大耳領導的臉色,領幾個施捨的小錢,最後還要違心地說句:「還是共產黨好!」 有人出了門就要往背後吐口水,「老子當年不逃國民黨的抓壯丁就好了,到臺灣去肯定比現在過得好!」 這大概就是他們中很多人永遠沒有加入共產黨的原因。

有一次,我從鎮上買了一串臭豆腐回到村裡,幾個小夥伴都圍著我,眼睛直溜溜地盯著我手中的臭豆腐,我像被眾星拱月的小皇帝一樣。結果分給他們吃了,他們一溜煙就跑了,把我當空氣。

常言道:「飽念思淫欲。」 一個人如果解決了溫飽問題,他就會追求更多其他方面的權利,這對於一個專制型政府來說就要面臨諸多挑戰。戰國時期的《商君書》提出了著名的馭民五術,愚民:統一思想;弱民:國強民弱,治國之道務在弱民;疲民:為民尋事,疲於奔命,使民無瑕顧及他事;辱民:一是無自尊自信;二是唆之相互檢舉揭發,整日活於恐懼氛圍中;貧民:除了生活必須,剝奪餘銀餘財。 五者若不靈,殺之。

對照這五術,我們大概就能理解今天的中國為什麼不推行各種社會福利,讓少部分人先富起來,讓大部分人都貧窮,同時給他們畫大餅。因為只要大部分人為溫飽忙碌,他們就會像牛馬一樣順服,任何國家大事都由肉食者謀之,這樣的統治結構才符合專制者的長治久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