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洛《動機與人格》:自我實現者有哪些特徵?對現實的感知、對濡化的反抗,以及不完美

馬斯洛《動機與人格》:自我實現者有哪些特徵?對現實的感知、對濡化的反抗,以及不完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我實現者能夠知覺事物的真實,不會被自己的願望、希望、恐懼、焦慮、理論和信念所蒙蔽。他們也更能接受「未知」,與之相處自如,而且往往受其吸引更甚於已知。另一個特徵是他們較不被社會規則所支配。

文: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

自我實現者的特徵

自我實現者包含以下特徵,可供進一步臨床和實驗研究:對現實的感知、接納、自發性、問題導向、獨處、自主、鑑賞力、高峰體驗、謙卑和尊重、人際關係、倫理學、手段與目的、幽默感、創造性、對濡化的反抗、不完美、價值、二分法的消解。(編按:以下介紹其中三項──對現實的感知、對濡化的反抗、不完美)

對現實的感知

引人注意的第一點是,他們分辨虛偽、虛假和不誠實的能力特別高,而且一般來說都能夠正確且有效地判斷別人。在對一群大學生所做的一個非正式實驗中,我們發現相較於沒有安全感的學生,有安全感的學生對他們的教授明顯有更加正確的判斷,也就是說在相關測驗中得分較高。(Maslow, 1952)

隨著研究進展,我們發現他們的這種感知效率延伸到生活的很多其他領域,事實上是我們觀察的所有領域。在藝術和音樂、知性的事物、科學問題、政治和公共事務上,他們比其他人更能夠快速和正確地看出被隱藏或混淆的事實。一個非正式的調查顯示,他們根據掌握的事實來預測未來時,往往也比較正確,因為他們的預測較少被渴望、焦慮、恐懼或由性格決定的樂觀或悲觀傾向左右。

起初我們把這種表現稱為良好的品味或良好的判斷力,言下之意是它們乃是相對而非絕對。但出於很多理由(有些下面會詳述),愈來愈清楚的是,這種表現應該被稱為對確實存在的事物(而非想法或意見)的知覺。但願這個結論或假設有朝一日可以透過實驗來檢證。

真若如此,再怎樣強調它的重要性都不為過。英國精神分析師莫迪.凱爾(Money-Kyrle, 1944)指出,他相信精神官能症患者在認知上相對沒有效率,原因是他們對真實世界的知覺不若健康的人那麼精確或有效,所以認知較容易有誤。如果健康和精神官能症分別代表對現實的正確和錯誤知覺。

適應不良和嚴重的精神官能症對知覺的干擾程度有可能影響到視覺、觸覺或味覺。不過我們大概也可以證明,這種影響同樣會發生在生理之外的知覺領域。同理,健康的人的願望、欲望和偏見對知覺的影響應該比生病者少得多。先驗的考量支持以下假設:感知現實的優越能力會讓人在推理、理解事實、邏輯思考和認知效率上更勝一籌。

這種優越關係一個尤其重要和具啟發性的層面將在第十三章詳細討論。自我實現者比大多數人更容易區別一般化、抽象化和範疇化的事物與新的、具體的和獨特的事物。他們生活在一個真實的自然世界,而非概念、抽象、預期、信念和刻板印象造就的大雜燴;多數人會把後者當成是世界本身。因此,自我實現者能夠知覺事物的真實,不會被自己的願望、希望、恐懼、焦慮、理論和信念所蒙蔽。他們擁有一雙里德(Herbert Read)所謂的「無邪之眼」(innocent eye)。

和「未知」(the unkown)的關係看來特別有望作為學院心理學和臨床心理學之間的橋梁。不同於一般人,健康的研究對象一般不會對未知感到畏懼。他們接受未知,與之相處自如,而且往往受其吸引更甚於「已知」。他們不只能夠忍受模稜兩可和沒有結構的事物(Frenkel-Brunswik, 1949),還喜歡這種事物。愛因斯坦的話相當適用在這些人身上:「我們能經驗的最美麗事物就是神祕的事物。它是所有藝術和科學的泉源。」

確實這些人都是知識份子、研究者和科學家,所以這種傾向的主要決定因素大概是知性力量。不過我們知道有很多高智商的科學家因為膽怯、墨守成規、焦慮和其他性格缺陷,所以只看已知的事物,反覆琢磨、整理和分類,為此浪費時間沒有去做他們應該做的發現與探索。

健康的人因為不畏懼未知,所以不會沉溺在空煩惱或想辦法保護自己免於想像的危害。對於未知,他們不會忽略它、否定它、逃避它或假裝未知是已知,也不會貿然將之組織化、二分化和加以分類。他們不會緊抓著熟悉事物不放,他們對真理的追求也不是出於對確定性、安全感和規則秩序的病態需求,這樣的需求我們在戈德斯坦的腦傷病患(Goldstein, 1939)和強迫性精神官能症患者身上可以看到。當客觀環境使然,自我實現者在混亂、鬆散、含糊、懷疑、不肯定、不明確或不精準的狀態(在科學、藝術和人生的某些時刻皆是如此)下同樣可以感到自在。

對多數人而言,懷疑、猶豫、不確定從而導致延遲決定是一種折磨,但對某些人來說卻是令人愉快的刺激挑戰,是生活中的一個高潮。

對濡化的反抗

自我實現者都適應得不太好(這是單純從文化認同的角度來看)。他們以各種方式和文化和睦相處。但他們全部人可以說都是在一個深刻的意義下反對濡化,對他們浸淫其中的文化維持著某種內在的抽離。

總的來說,這些健康的人和他們不怎麼健康的文化的關係是複雜的,至少可以歸納出以下這些成分。

一、所有這些人在選擇衣服、語言、食物和做事的方式上,並沒有違背我們的文化慣例。但他們並不是真正的因循,更不是趕時髦的人。他們的基本態度是,社會上流行哪些慣例一般來說並無太大分別,即便一套交通規則比另一套更能夠讓生活暢順,其差別也不值得我們小題大做或大聲疾呼。在這裡,我們再一次看到這些人的整體態度:接受大部分他們認為不重要、不可改變或不是他們主要關心的事情。

由於服裝、髮型或派對上的言談舉止不是這些人的重點,他們通常都是依循慣例。這些都不是道德議題。不過,由於只是勉強接受而非熱切的認同,他們對慣例的服從往往相當隨便,會傾向追求直接、誠實和節省力氣。當服從慣例的需求變得過於惱人或代價過於昂貴,當慣例顯得膚淺時,自我實現者就會毫不留戀加以捨棄

二、這些人幾乎不能稱之為反抗權威者。雖然他們常常會因為不公義的事而生氣,但不會急躁不耐、滿腹牢騷,又或是老想著要迅速改變。其中一個研究對象年輕時是個熱血的叛逆青年,當過工會組織者(這在當時社會是很危險的事),後來因為灰心失望而放棄。在認命地接受了社會只可能緩慢改變的事實後,他轉而投入教育的工作。所有其他研究對象也都對文化改善表現出一種平靜和長期的關注。在我看來,這表示他們接受變遷的緩慢性,又毫不懷疑這種變遷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這不表示他們缺乏戰鬥性。當迅速改變是有可能的,或者當決心和勇氣是必要的時候,他們就會表現出戰鬥性。雖然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下的激進群體,但我認為他們輕易就可以是這樣的人。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