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專訪球星博阿滕:沒有人生來就是種族主義者

《德國之聲》專訪球星博阿滕:沒有人生來就是種族主義者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近日爆發種族抗爭,「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活動可謂遍地開花,然而衝突加劇,更加撕裂社會。有移民背景的德甲球星博阿騰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認為應該藉由教育來改變這種情況。

文:Jonathan Harding

佛洛伊德之死在美國以至世界各地引發反種族主義抗議浪潮。有移民背景的德國球星博阿滕(Jerome Boateng)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譴責種族主義以及警察暴力,並談及自己對種族融合的觀點。

德國之聲:作為生活在德國的德國人,看到美國目前的情況,您有什麼想法?

博阿滕:這些畫面令我震撼。如今出現在社群網站上的各種訊息,可以說相當殘酷。很遺憾的,抗議活動正以困難的形式進行。但是「佛洛伊德事件」讓人們意識到,針對黑人的種族歧視在美國依舊存在,而且在 「種族定性」中起著怎麼樣的作用。我感覺非常難過,也是因為我自己經常去美國,非常喜歡這個國家和文化。但這不是新鮮事,而是一直存在的狀況。種族歧視無所不在,只是在美國格外極端。

我曾看到過一段貼切的話:種族歧視就像黑暗的房間,偶爾有人把燈點亮,暴露出裡頭的一切。

一想到有這麼多非裔美國人為了美國形象和文化做了付出,我就完全無法理解。而我現在想到的還只有體育、時尚和音樂領域。曾擔任總統的歐巴馬也是具代表性角色。

您覺得有哪些與德國的情況相似之處?

種族主義對我們來說肯定也是個重要議題。過去幾年裡,德國發生數起過針對外國人或信仰不同者的襲擊事件。整體而言,情況正朝某個方向發展,而我認為,我們曾經走得更遠。當然,我在柏林度過的童年中,也曾有過種族歧視的經歷。但是我也記得自己過去站在足球場上時,你打哪兒來或是信奉哪個宗教都不重要。我們的成員有伊朗人、非洲人、土耳其人、德國人。我們對這些事沒有過多想法,也不曾去討論。重要的是融洽共處。

AP_2015545649672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拜仁慕尼黑足球俱樂部近期訓練照,左一為博阿騰。

您認為在德國的非裔德國人是否受認同或重視不夠?

總體上,在某些領域,非裔人士的數量仍然不足。人們經常會覺得,作為運動員會比較容易獲得認可。我不想破壞大家的觀感。基本上我認為,德國是個開放的國家。我自己也有很多好的體驗。歐洲有許多國家的情況要更為糟糕。

我們的聲音會被聽見。我們擁有平台和能觸及的範圍。但我認為不能只侷限在社群網站,這很重要。類似「暗黑星期二」(編按:歐美音樂圈在社群網站上發起的活動,發布全黑照片抗議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這類的活動很美好,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付諸實踐做點事情,無論是與孩子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其它的融入項目。每個人都能提供幫助。我肯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在這個領域做些什麼。現在我已經有各種構思和想法。

許多黑人球員都對近期的事件發表了看法。您的白人夥伴們能提供什麼樣的協助?

不是所有迄今沒有發聲的白人球員都是種族主義者。這是肯定的。

我看到的示威視訊中有各種膚色的參與者。不過我當然希望他們也能利用自己的名氣,投身這個議題。許多人已經在這麼做,但我覺得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

該做什麼來改善當前情況?

一切都始於對孩子的教育,這是最重要的。沒有孩子生來就是種族主義者。這都取決於父母,以及他們如何教育孩子。如果我的孩子有朝一日也得遭遇此種經歷,那就再糟糕不過了。我們必須教導他們,種族歧視毫不可取,如果他們發現有人被歧視的情況,應該為其挺身而出。這必須從學校做起,而且成為課堂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唯有如此才能實現進步。

AP_2002033203381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現年31歲的足球明星傑羅姆‧博阿滕(Jerome Boateng)自2011年起效力於拜仁慕尼黑足球俱樂部,司職後衛。在此之前,他曾效力於柏林赫塔青年俱樂部、漢堡足球俱樂部,並短暫加盟英超球會曼城。在博阿騰擔任後衛期間,拜仁慕尼黑曾於2013年連續奪下德甲聯賽冠軍、德國足協杯和歐洲聯賽冠軍。2014年,博阿滕代表德國國家隊出戰世界盃,隨德國隊在巴西摘下世界盃桂冠。2019年,德國國家足球隊主教練勒夫宣佈國家隊大換血,博阿滕將不再入選國家隊。博阿滕的父親是加納人,母親是德國人。博阿滕是土生土長的柏林人,父母在他5歲時離異,他一直隨母親生活在柏林。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