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板印象、歧視與偏見:白人對黑人臉上的敵意較為敏感?

刻板印象、歧視與偏見:白人對黑人臉上的敵意較為敏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時間限制下如果需要做出決策,那個體產生偏見的機會就會大大提高。像是面試官要決定用不用眼前這位面試者,可以考慮的時間越少,越有可能透過偏見來做出決定。

近期國際社會中出現種族歧視的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已經不是第一件,遺憾的事也不會是最後一件。因為人居住在團體中,有團體就會依據心理屬性分類,而這樣也就產生刻板印象,覺得某些特質屬於某一群人。

偏見是對某些團體有負向情感,而對個體產生這樣的的連結;歧視則是直接表達出敵對的行為。社會團體就是二個以上的人,彼此共有一些意義的特徵,所以共享某些意義特徵就會形成團體。

這種情況源自於「社會分類」(social categorization),我們從小到大在團體中會依據種族、性別或其他屬性來做分類。這樣的好處是能夠讓我們快速與人形成互動的方式,減少時間力氣來做推論,讓個體有效率的和他人相處。

甚至這是很重要的歷程。假設你在逛大型超商,想要找尋一個東西,你看到一個不認識的人但覺得他應該是超商服務員,你可能就會認為他可以引導你找到你要的東西。是什麼特徵讓你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是店員,而不是其他路人甲乙丙丁?我們的判斷可能就是以他的制服或是識別證,甚至純粹就只是他「看起來」很像店員。

這些「特徵」與「分類」,會讓你減少心力去處理無關的訊息。然而反面來說,這樣的社會分類也逐漸讓我們產生「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每個人腦海中對於某團體的想像

當我們知覺到某些團體特徵,就會把社會分類和某些特徵連結在一起;當聯結在一起時,就會形成刻板印象,像是南部人講話會台灣國語(實際上並不是全部人都這樣)。

這樣的刻板印象含有不同特徵,進而影響到個體在判斷某團體時,可能產生有利(正向)或不利(負向)的偏見。雖然刻板印象或偏見聽起來帶有負面,但實際上也有正向的刻板印象,像是原住民很會歌唱表演(實際上還是有原住民五音不全)。

然而不論正面或負面,這些都是以既有的成見來解釋周遭的人事物,而這樣的刻板印象也產生了以偏概全的情況。

生活中常聽到刻板印象、歧視和偏見,在社會心理學裡有相關,但仍有些差異:

  • 刻板印象:對一個團體的全體成員之概論,將相同的特性援用在團體的每一位成員身上,無視他們之間的實際差異。
  • 偏見:個體對人或對事評斷時所持的固定信念,並非以客觀事實為依據所建立的態度。
  • 歧視:對特定團體成員不公平、負面或傷害性的舉動,只因為他們是某特定團體的成員。

若出現歧視勢必存有偏見,因為「偏見」一般指個體內心的態度,而「歧視」則是因偏見而展現出的外顯行為。

1
Background Photo Credit: Photo by Will Francis on Unsplash
刻板印象、歧視與偏見:白人對黑人臉上的敵意較為敏感

生活中歧視、偏見雖然多數是外顯的(個體直接表達出不滿,或產生實際行為的差別對待),不過社會心理學家發現,有更多時候是下意識的表達歧視。這種運作也許一開始並非出於故意,卻微妙的影響個體的行為。

個體會依據一些特徵產生社會分類,像是性別、年齡、職業或種族等,這些都是很明顯可以作為分類的標籤。但是若是被冠上種族歧視,那麼這個議題就會充滿爭議與挑戰,甚是醞釀出社會抗爭。社會上盡可能避免挑起種族歧視的議題,不過社會心理學家卻發現,白人對於黑人臉部表情上的怒氣或敵意較為敏感。

社會心理學家Kurt Hugenberg與Galen Bodenhausen(ref.1、2),在實驗中讓受測者觀看白人或黑人表情變化的短片,有一些觀看的是從敵意轉為中性,有一些影片一開始是中性的,後來逐漸轉變較有敵意。然後要求受試者判斷觀看影片中的角色什麼時候轉變成中性,或是什麼時候由中性轉為敵意。

實驗結果發現,如果有內隱種族歧視的個體,或是白人受試者觀看黑人的表情變化,則他們眼中所見,對於黑人持續出現敵意的時間較久,也轉變得比較快。

這樣的現象不只出現在行為表現,可能從腦部的運作裡就存在差異。Allen Hart(ref.3)透過核磁共振大腦影像技術,探索歐裔美國人和非裔美國人,在觀看同種族或不同種族成員的照片。實驗結果發現,負責處理情緒的杏仁核,在觀看非同種族的的成員時,會有比較明顯的活化程度。

Elizabeth Phelps(ref.4)後續的研究,也發現歐裔美國人看到黑人臉孔時,大腦中杏仁核的活化程度會明顯增高。大腦杏仁核是處理情緒訊息重要的腦區之一,因此觀看特定族群照片出現明顯活化,可能意謂著種族偏見是透過潛在「內隱」的運作。

在心理學上,內隱連結指的是彼此概念的連結強度。Anthony Greenwald(ref.5)發展出內隱連結測驗(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AT),用來測量兩個概念之間彼此相關的程度。而現在內隱連結測驗還包括了種族、體型、性別、性取向、膚色、國家與年齡,您可以測試看看自己對於白人與黑人的自動化偏好程度

內隱人格理論的測驗結果,卻顯示出黑人和武器之間的自動化連結很強烈。不管測驗者的教育程度,這樣的偏見仍舊存在。

黑人清楚知道自己和暴力攻擊的概念連結在一起,他們每天都在經歷類似的情況,無論是走在路上、嘗試找尋工作、購物或者提出相關資源申請,都可能比一般人更容易受到阻礙或者刁難。這些承受刻板印象或歧視偏見的族群,經歷被汙名化,承受著負向刻板印象的標籤,並且常在生活中被貶低。

而個體對這樣訊息的運作,常常是自動化的產生,也就是事前沒有恩怨情仇的二個人,可能因為所屬的團體不同,而在潛意識下產生。要形成刻板印象很容易,但是要消除刻板印象卻要費盡心力。

RTS3BKY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內團體與外團體:透過貶損「他們」,來使「我們」感覺良好

在現實衝突的概念之中,會產生偏見可能來自於資源的競爭。面對經濟議題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某族群過得好,就意謂著另一個族群相對就會被剝奪,而感到挫折。

即便與利益無直接關係,人還是會透過個人認同及團體認同來提升自尊。個人認同指的是透過自身努力達成的個人成就,社會認同則是因自身在某團體中,透過這樣的連結產生的正向感受。但遺憾的是人有時候會透過貶損他人,來提升自己的自尊,即便這是不健康的心理歷程。

放大到團體當中,就會透過貶損「他們」,來使「我們」感覺良好。而種族或因為某種標籤所形成的團體,更可能使我們出現社會認同較負向的那面。

在社會中人們會開始產生社會認同,每個團體都有屬於它的獨特性,而在團體中的個體也會因為「認同」而開始在群體中產生緊密連結,進而產生了「我們」和「你們」的差別。這種「我們」和「你們」的差別,在社會心理學裡又稱為「內團體」和「外團體」。在社會互動過程中,就會形塑出「你」、「我」的差異。

社會心理學家Henri Tajfe(ref.6)發現團體的認同容易產生歧視,因為個體會認為所屬的團體可以提供較多的資源與協助,而外團體則會剝奪資源。這樣「你我有別」的偏見,隨著時間過去,界線並沒有因此而消失,反而醞釀出歧視。

白人/黑人/黃種人看起來都一樣?

另外在自己的團體裡,我們很容易區辨出不同成員間的差異,但是跨出外團體我們就很難區辨彼此的不同。

我們可以分辨出台灣人不同臉孔的特徵,但是對於相同膚色的外國人,就比較難判斷他們臉孔的差異。

一個西方人走在路上,一般很難辨識他是美國人、英國人、德國人或其他,這種無法正確區分自己不熟悉團體成員的特徵,稱為「外團體同質性效應」(out-group homogeneity effect)。

「外團體同質性效應」是個體會認為屬於內團體的我們之間,存在差異性;但是在外團體的他們卻都是相同的。這樣的情況,也讓團體產生社會主導傾向(social dominance orientation)──期待自己所屬的團體比其他團體更佔優勢,當所在的團體能夠持續保有優勢時,往往較可能採取壓迫其他團體的行為傾向。

歧視偏見產生的行為落差:警察為何「輕易」對黑人扣下板機?

由於個體對他人的知覺存在刻板印象,因而出現歧視偏見,像這樣的歷程往往很快發生。心理學家Keith Payne(ref.7)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來研究刻板印象是如何影響人的行為與決定。

實驗內容是這樣:在螢幕上先是很快速地呈現槍或者工具的照片,隨即呈現黑人或者白人的臉孔,然後要受測者快速判斷所看到的是武器還是工具。實驗結果發現,受測者在看到黑人臉孔後,容易將一個無害的工具誤認為武器。但是如果給予比較長的判斷時間,這樣的影響就會降低。但是在短時間的情況下,受測者很容易把黑人臉孔和武器連結在一起。

在這之後,科羅拉多大學心理學家Joshua Correl(ref.8)做了另一個社會心理學的實驗。他設計一個簡單的電動,要受測者判斷情境是否危險,而需要開槍射擊對象。

電動的內容是把人物照片和物體擺放在一起,照片有黑人或白人,而搭配的物體有些是持槍,有些則是拿著黑色無害物體。如果受測者判斷對象手持一把槍,就得要快速按下射擊的按鈕;但如果是無害的物體,則按下不射擊的按鈕。實驗結果發現比起白人,受測者更容易誤擊沒有武器的黑人,這樣的結果也顯示出種族的刻板印象。

1
圖片來源:The Police Officer's Dilemma
在不同情境中,要受試者判斷要不要攻擊,結果發現容易出現種族偏誤(Photo credit: The Police Officer's Dilemma

白人和黑人所屬的就是不同團體,公然受到歧視的僅是少數,但這少數一旦發生就會造成破壞性的影響。而且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刻板印象、偏見與歧視之間的運作可能更快。

在時間限制下如果需要做出決策,那個體產生偏見的機會就會大大提高。像是面試官要決定用不用眼前這位面試者,可以考慮的時間越少,越有可能透過偏見來做出決定。相同的,警察在危急時刻下要做出判斷,潛藏在意識之下的刻板印象或偏見,就更可能被凸顯出來。

心理學家Gordon Allport發現,一個人的性格特徵,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不斷的重複灌輸到他的腦海中,就可能對他的人格造成影響。所以若是社會對特定種族或特定屬性的族群,持續投射這些性格特徵(例如能力比較差、容易有暴力傾向等),那麼這些投射與暗示,就會讓這些團體的成員認為自己真的有這些特質。而這樣的心理,也就造成了「自我印證預言」。

在自我印證預言之下,這些被加諸於刻板印象的團體成員也受到影響,認為自己沒有能力、自卑懷疑等。最後行為表現出來也會產生就業不佳、關係不良或是反社會行為等,這樣循環下去就導致了現實的情況。

受傷的人會傷人:被歧視的人,為何也對其他人產生歧視偏見?

然而黑人族群受到歧視,深知其中的苦,卻仍可看見黑人族群歧視亞洲人的情況。為什麼受到歧視的人,仍可能對其他人產生歧視或偏見?

從佛洛伊德的防衛機轉概念,個體遭受到壓力,產生的焦慮需要啟動保護機制,避免自己情緒受到過大的衝擊,這時候就會啟動防衛機轉。

這樣的防衛機轉裡,其中常見的一種稱之為「替代或置換」(Displacement),就是個體將來自其他團體受到的壓力挫折,發洩對象轉向相對自己而言、較沒有威脅的對象上。這種替代的防衛機轉,另一個名稱為「踢貓效應」。

​​
踢貓效應(Kick the cat)

描述在組織或是家庭中位階較高的人,可能藉由責罰位階較低的人,來轉移自己遭遇的挫折或不滿。而位階較低的人,也會以類似的方式,將挫折發洩給位階更低的人,因此產生了連鎖反應。

​​

個體的負向情緒,沿著其他對象的強弱或連結關係依次傳遞;自己遭受來自他人偏見歧視的負向情緒,可能會轉向相對弱勢的團體或個體,這種心態也很像欺善怕惡。

遭受到偏見歧視的個體,他有所屬的團體。當面對其他外團體時,不會總是處於弱勢,一定也有相對弱勢的其他團體。而每個人都會有社會分類以及刻板印象的運作,因此這樣的現象其實很難在短時間消除。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Hugenberg, K., & Bodenhausen, G. V.(2003). Facing Prejudi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14(6), 640–643. doi:10.1046/j.0956-7976.2003.psci_1478.x
  2. Hugenberg, K., & Bodenhausen, G. V.(2004). Ambiguity in Social Categorization. The Role of Prejudice and Facial Affect in Race Categoriz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5(5), 342–345. doi:10.1111/j.0956-7976.2004.00680.x
  3. Hart, A. J., Whalen, P. J., Shin, L. M., McInerney, S. C., Fischer, H., & Rauch, S. L.(2000). Differential response in the human amygdala to racial outgroup vs ingroup face stimuli. NeuroReport, 11(11), 2351–2354. doi:10.1097/00001756-200008030-00004
  4. Phelps, E. A., O’Connor, K. J., Cunningham, W. A., Funayama, E. S., Gatenby, J. C., Gore, J. C., & Banaji, M. R.(2000). Performance on Indirect Measures of Race Evaluation Predicts Amygdala Activation. 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12(5), 729–738. doi:10.1162/089892900562552
  5. Greenwald, A. G., McGhee, D. E., & Schwartz, J. L. K.(1998). Measuring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implicit cognition: 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4(6), 1464–1480. https://doi.org/10.1037/0022-3514.74.6.1464
  6. Tajfel, H.(1970). Experiments in Intergroup Discrimination. Scientific American, 223(5), 96-103. Retrieved June 7, 2020, from www.jstor.org/stable/24927662
  7. Payne, B. K.(2001). Prejudice and perception: The role of automatic and controlled processes in misperceiving a weap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1(2), 181–192. https://doi.org/10.1037/0022-3514.81.2.181
  8. Correll, J., Park, B., Judd, C. M., & Wittenbrink, B.(2002). The police officer's dilemma: Using ethnicity to disambiguate potentially threatening individu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3(6), 1314–1329. https://doi.org/10.1037/0022-3514.83.6.1314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