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太血腥禁止孩子閱覽?我認為這過於低估兒少的直觀與判斷力

《鬼滅之刃》太血腥禁止孩子閱覽?我認為這過於低估兒少的直觀與判斷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禁與不禁之間的分野應該是「內容」。孩子看漫畫其實就跟看小說一樣,具有邏輯性的好作品基本上都可以閱讀,像《鬼滅之刃》不只是有打殺血腥畫面,也有主角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毅力、還有保護妹妹的手足深情。

文:陳家盈(台南市翻轉讀書繪文學工作坊負責人)

最近在兒童與青少年之間火紅的話題,除了前陣子大流行的《寶可夢》之外,紅透半邊天的無非就是日本漫畫《鬼滅之刃》(日語:鬼滅の刃),漫畫家吾峠呼世晴也因此創作而聲名大噪。這陣子在筆者教室出沒的孩子們,從幼兒園到國小高年級,都一直在談「炭治郎」和「彌豆子」。

這讓不擅長追漫畫的我,也感到好奇,「到底是什麼漫畫,可以不分年齡讓他們如此著迷?」況且,前陣子也才看見有文章提醒《鬼滅之刃》太血腥暴力,不建議中小學生閱讀。

但我們都年輕過,愈是禁止的東西孩子們愈要看啊。因此筆者認為,成人與其一味禁止孩子看,不如知己知彼一下,再來好好討論一番。於是筆者去了書店,一眼就看到最醒目的地方擺著滿滿的《鬼滅之刃》漫畫。一把抓了10本,打算好好看到底有多麼暴力、血腥、並且迷人。結果看了之後,真心覺得是好看的。

在《鬼滅之刃》這部漫畫裡,主人公的出發點是愛,除了兄妹之間,主角在殺鬼的時候常心生憐憫。雖然當中的鬼會吃人、鬼殺隊會砍鬼頭,不過說真的,恐怖、血腥程度和暴力指數,都還遠不及筆者小時候看的《靈異教師神眉》來得強烈,更不用說跟日本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的作品相比了。

c2556ba1-6bc6-4a1b-bb11-1a3f3ce398f1_m
Photo Credit: 《鬼滅之刃》
《鬼滅之刃》
11
Photo Credit: 伊藤潤二
伊藤潤二的作品《富江》

恐怖與血腥暴力的定義在哪裡?禁與不禁的界定是什麼憑據?孩子們會因為閱讀這種類型的漫畫文本而遁入異途,成為一個暴力殺人犯嗎?筆者認為這個觀點太過膚淺,也太過低估兒少的直觀與判斷力。

故事中描述主角炭治郎為了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和源頭,因此帶著變成鬼的妹妹過關斬鬼,希望找出讓妹妹變回人類的方法。這樣的故事其實是充滿了坎伯(Joseph John Campbell)故事敘述學的「英雄之旅」(Hero's journey)概念,從在家、離家、回家的脈絡之中,尋求救贖與得到成長的歷程。

筆者一口氣看了六集,認為《鬼滅之刃》大人小孩都可以安心服用,它裡面的寓意與日式的古典措辭豐富,也沒有性暗示或性暴力,基本上是適合各年齡層閱讀的讀物。

筆者在推廣閱讀的過程中,最常被家長問的問題莫過於:「到底該不該讓孩子看漫畫?」老實說,我從小羨慕會看漫畫的人,因為筆者一直對跳躍式的敘述很有障礙。小時候不太看得懂漫畫,看到後面忘了前面,總是需要更多文字來輔助了解。但隨著年齡增長,也因為工作或研究需要,看漫畫的目的往往是為了分析,但也逐漸可以掌握看漫畫的節奏感,和圖像所傳遞的平面動態資訊。

但其實閱讀不應該有所設限,我們不能夠說當孩子在看漫畫的時候,就不是在閱讀;也不能夠說當孩子沉迷漫畫或小說的時候,就不是在看書。

禁與不禁之間的分野應該是「內容」。孩子看漫畫其實就跟看小說一樣,具有邏輯性的好作品基本上都可以閱讀,像《鬼滅之刃》不只是有打打殺殺的血腥畫面,也有主角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毅力、還有保護妹妹的手足深情;有尊師重道的武士精神、還有無畏無懼的勇氣與愛。當中也不乏像《名偵探柯南》裡頭的懸疑推理,或是類似《七龍珠超》族繁不及備載的海量人物。

而若是從頭到尾開歷史玩笑、無厘頭或充斥無聊下流幽默的文本,無論是文字讀物或漫畫,都真的不要再浪費時間閱讀了(台灣有好多這樣的無意義「騙錢橋樑書」,一堆孩子看完除了搞笑之外,似乎也就沒什麼別的了;不過往往暢銷,賣得很好)。

漫畫是言簡意賅的用畫面呈現故事脈絡,並且傳達寓意,在閱讀中享有動態的視覺感受。文字是運用思考和想像力自己建構畫面,並且內化寓意,在閱讀中保有心智活動的多元感受。兩者其實各有利弊,沒有誰好誰壞,最重要的還是「內容」。

雖然主觀意識會左右對文本內容好壞的界定,但好作品的定義,多半是「能夠帶給人思考與價值」的感覺。所以只有搞笑內容貧乏的文本,真的要遠離。別被大出版社的光環唬了,比起內容,銷售量往往才是這類插科打諢書籍的重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