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認為「全律會」想要消滅「地方律師公會」,我覺得那是假議題

有人認為「全律會」想要消滅「地方律師公會」,我覺得那是假議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新的《律師法》修正過後,地方律師公會仍有受法律保障的法定地位,且「全律會」有義務維持地方律師公會的有效運作,在法律上不可能、亦不允許消滅地方律師公會之情形發生,法規甚至明定全律會必須挹助地方律師公會經費,維持會務有效運作。

文:林光彥律師

新《律師法》已在今年(2020年)1月15日修正公布,歷經三十年的奮鬥及抗爭,律師制度有了重大的變革。其中兩項影響最深遠者,一為「單一入會全國執業」,一為「部分直選的全國律師聯合會(下稱全律會)」。由於新《律師法》的高度尊重及授權,具體制度內容有賴全律會制定章程加以規範,而呈現一片未定之天。

相較於如火如荼、火花四射的全律會選舉(正副理事長、理監事、會員代表),今年的台北律師公會理監事選舉似乎相對平靜。然而做為地方公會理事候選人,對於新《律師法》下地方律師公會的角色及功能,有一些期待及想法,提出來跟大家分享。

「消滅地方律師公會」是假議題

首先,我想正面澄清「消滅地方律師公會」這樣的想法或傳言。

依據《律師法》第7章第1節之規定,就有專節明定地方律師公會的法定地位。同時《律師法》第11條即已明定擬執行律師職務者,必須擇一加入地方律師公會;第19條明定領有律師證書並加入地方律師公會及全律會,方得執行律師職務;第22條第2項規定在職進修由全律會或地方律師公會辦理;第23條第2項規定專任於法人的機構律師應加入任職所在地之地方律師公會;第24條第1項規定律師必須加入主事務所所在地之地方律師公會;第75條第1項規定律師涉及違反律師倫理規範案件,由地方律師公會進行初審;第76條規定地方律師公會得將應付懲戒律師移付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

就法律規範面而言,地方律師公會並非由律師全然自由選擇,而是必須加入主事務所或任職所在地之律師公會,且加入後方得執業。再者,地方律師公會有在職進修之辦理權、律師倫理規範案件之初審權、律師懲戒之移付權,搭配強制入會及強制在職進修,地方律師公會有相當之法律地位。

就財務運作面而言,《律師法》第69條第1項第14款及第2項規定:「全國律師聯合會章程應記載下列事項:……十四、對於各地方律師公會之會務協助及經費挹助之方式。」、「前項第十四款所記載經費挹助方式,應考量各地方律師公會之財務狀況,及其一般會員、特別會員及跨區執業律師之人數,使其得以維持有效運作。」故《律師法》已考量會員人數較少之地方律師公會財務運作,明定全律會必須挹助地方律師公會經費,維持會務之有效運作。

因此,地方律師公會有受《律師法》保障的法定地位,且全律會有義務維持地方律師公會的有效運作,在法律上不可能、亦不允許消滅地方律師公會之情形發生。

「地方律師公會」與「全律會」之關係未必同一模式,可因地制宜

台灣雖然幅員不大,但各縣市之發展情形差異性甚大。影響所及,各地方律師公會(基隆、台北、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南投、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台東、花蓮、宜蘭等16個)的會員人數、運作模式、互動文化均有極大差異。以最直接的會員人數而言,全國律師人數大約1萬人,其中加入台北律師公會大約6700人,其餘15個地方律師公會的會員人數亦有所差異,大略而言桃園、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等都會地區會員人數較多,其餘會員人數較少,此亦與台灣的區域發展情形相符。

因此,台北律師公會的財源相對充裕,但會員間之互動性相較其他地方律師公會較為薄弱。新《律師法》施行後,台北以外之地方律師公會,尤其是非都會地區,受單一入會全國執業的影響,主事務所未設於該地之跨區會員大量退會,在會員人數上有流失之情形,其會擔心消滅之疑慮,亦屬當然。

在這種極端化的差異性下,各地方律師公會與全律會的關係,當然不會是一致性的發展。本文擬介紹若干法律制度,做為發展模式之參考。

最高法院大法庭(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地方自治上,各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的關係未必相同。以政府採購制度為例,依《政府採購法》第76條第1項、第86條、採購申訴審議委員會組織準則第2條規定,直轄市、縣市政府分別設採購申訴審議委員會(下稱申訴會)辦理政府採購申訴、履約爭議調解等事項。但地方政府未設申訴會者,得委請中央政府之申訴會辦理前開業務。

再就財政制度而言,《財政收支劃分法》有所謂「統籌分配款」制度,依該法第8條第2項之規定,就國稅之一定比例,由中央統籌分配地方政府。分配方式則在第16條之1詳為規範,大致而言,會以其百分之6列為特別統籌分配稅款,其餘百分之94列為普通統籌分配稅款。特別統籌分配稅款係因應地方政府緊急及其他重大事項所需經費,普通統籌分配稅款則參酌受分配地方政府營利事業營業額、財政能力、人口、土地面積、正式編制人員人事費及基本建設需求情形等因素,研討公式分配。

另外,《財政收支劃分法》第30條第1項亦明定:「中央為謀全國之經濟平衡發展,得酌予補助地方政府。但以下列事項為限:一、計畫效益涵蓋面廣,且具整體性之計畫項目。二、跨越直轄市、縣(市)或二以上縣(市)之建設計畫。三、具有示範性作用之重大建設計畫。四、因應中央重大政策或建設,需由地方政府配合辦理之事項。」

綜合以上法律制度的觀察,可知所謂「地方與中央關係」具有多種可能性。有地方組織及財政均自給自足之模式,亦有部分事務委由中央辦理、財政仰賴中央補助之模式,更有在此二模式之間的各種可能性。因此,將來各地方律師公會與全律會之互動模式,亦存在各種可能。組織及財政充足之地方律師公會,例如台北律師公會,會繼續過去長期以來保障人權、推動法治改革、提升律師專業能力、保障律師執業地位及尊嚴之使命,履行擴大執業空間、增加公會服務、捍衛執業權益、提升執業技能強化競爭能力、社會參與及改革之五大政策,亦會繼續辦理台北律師公會會員之在職進修、聯誼活動、社團活動等,善盡首都公會之職責。

組織及財政未能自給自足之地方律師公會,全律會應善盡新《律師法》明定之輔助權責,甚至就某些任務積極辦理,例如各地方律師公會原有之在職進修課程、聯誼活動等事務,在新《律師法》下或可考量由全律會協助統籌辦理,或參酌前開《財政收支劃分法》之方式適當的挹注財源。當然,具體運作模式事屬全律會權責,應由目前正在選舉中的全律會理監事及會員代表本諸智慧善為籌謀擘劃,而為最符合公共利益之決定。

tl9vmp1hqbnoxree3yd6j2uxvgba5g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北律師公會願與全律會、各地方律師公會協力共進

各地方律師公會之會員人數及財政資源之差異性,係因台灣經濟發展未能區域均衡之結果,並非特定地方律師公會所造成,台北律師公會亦絕無消滅其他地方律師公會之意圖及能力。新《律師法》之修正,或許使區域發展差異性更為明顯,但修正之初衷確實是為了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的全國公會,並且使律師執業成本合理化,改變過去僅有律師界才有的跨區執業入會費之不合理制度。

展望往來,期待全律會能在第一屆理事長、副理事長、理事、監事、會員代表等律師界菁英之帶領下,開創新世紀,對外爭取律師應有地位及權益。各地方律師公會及台北律師公會則加強對內之會員服務,以及區域內各司法機關、行政機關之溝通及反應。如有需要,台北律師公會亦可本於過去豐富經驗,就全國性事務繼續協助。相信假於時日,或許台北律師公會在全國性對外事務可功成身退,更專注於對內會員服務事項。

我們也希望各地方律師公會與台北律師公會亦能協力共進,合作推行跨區域事務,交流會務經驗,一起與全律會共同履行保障人權之律師天職,並提升律師地位與權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