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及國民黨的隱藏敗因:台灣的「社會典範」已悄悄轉移

韓國瑜及國民黨的隱藏敗因:台灣的「社會典範」已悄悄轉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是因為民進黨都在迫害韓國瑜跟他的支持者,而是因為韓營的戰略戰術始終沒有改變,不斷在緬懷過去、召喚黨國榮光,而且凡事遇到問題,就只想躲回威權時代,用以前的思維來做事,自然會被歷史淘汰。

文:江昺崙(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關於韓國瑜這幾年的政治旋風,起起落落,或許大家在媒體上已經看得很多了——簡單說,無非就是因為一開始,他抓到人民對執政黨失望的民氣,以敏銳的語言拉攏人心,扶搖直上市長寶座。最後因為過度急躁,剛上任就想展現「歷史定位」,到香港拜會中聯辦,踩上一國兩制底線;不久更圖謀總統大位,失信於原本力挺他的高雄市民,結果落得被罷免的下場。

簡單一百多字描述的過程中,其實背後有著複雜的社會文化因素。就是因為韓國瑜、以及熱切希望他帶來新氣象的國民黨,沒有注意到社會文化的「典範轉移」的現象,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受年輕人歡迎,還一直認為有一條「黑韓產業鍊」,自己是受害者。這可能才是韓國瑜及其支持者真正的問題所在。(所謂典範轉移,就是社會的氣氛、主流的價值觀不斷更替,舊的觀念會被新陳代謝,被新觀念所取代。)

可惜韓國瑜一直用同樣的一招半式打天下,把自己當成是劉邦或朱元璋那樣的草莽英雄。雖然一開局技驚四座,被評為「百年難得一見政治奇才」,但很快就被發現拳腳破綻。而且雖然破綻越開越大,但從當事人、全黨上下到支持者,沒有人願意檢討與修正,甚至最後臨別記者會從一而終,不忘控訴「被抹黑得很慘」,所以最終被如同洪水一般的民意推翻,也是意料之內的事。

沒有注意到典範轉移,很容易被時代潮流所淹沒。

美學是最明顯的例子,韓粉帶起的中華民國美學,在網路上屢屢被做成Meme(迷因,又叫做梗圖。其實是動物學家Richard Dawkins用來解釋文化傳承的基因複製形式),就是因為美學的典範已經改變,過去台灣政治高壓及經濟困苦的年代,人們喜歡彩度很高的顏色、喜歡複雜度很高的圖案(畫面看起來比較豐盈)、喜歡能強調自身地位形象的符號等等,這些元素就會組合成網路上所謂「長輩圖」或「華國」的美學。

韓國瑜:2020年願意承擔任何重要職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美學的典範轉移,是社會發展的必經之路。當經濟發展越來越穩定,中產階級的美學就會趨向低調內斂。例如我們觀察到,以往服飾品牌都會在衣服上印一個大大的Logo ,可能消費者希望穿上去之後每個人都知道他買的是什麼品牌。

但是最近像是Uniqlo、H&M及無印良品等等一些跨國品牌,Logo都低調到不行,甚至沒有印在衣服上面,穿出去並不會有人知道你這件衣服是哪一個牌子的——當然背後中產階級想凸顯的「秀異」品味又是另外一個題目了。

就像聶永真的簡約設計,色調都會比較中性,色塊也簡潔俐落,雖然美學是一種很主觀的事情,但是整體給人的和諧感,就還是跟大紅大紫標楷體的華國美學很不一樣。

也因此韓國瑜支持者製作的一些宣傳物品,總是被年輕一輩的網友拿出來嘲諷,因為他們沒有注意到美學典範已經悄悄轉移,過度「豐富且鮮艷」的視覺效果,反而容易使人反感。

還有一個例子,就是本土與國際觀念的典範轉移:韓國瑜其實一直以來都在提倡「講英語」是很重要的事情,甚至連文化局長都說要找英語很好的人。這就是一種比較過時的觀點。

過去是因為美援的關係——蔣介石政權是被美國支撐起來的,所以中華民國的教育都很強調跟美國的連結,從幼稚園開始就要去上雙語學校,國高中就要要聽空中英語教室,厲害一點的聽ICRT,唸到大學就要設法去美國留學,不然暑假遊學也好。雖然實際上大家唱著愛國歌曲、龍的傳人,但有機會還是會想拿綠卡移居美國。

美國的語言、美國人的世界觀,就是台灣過去戒嚴時期的(不能明說的)的文化典範。再者,威權的時代,台灣人沒辦法用自由的角度看世界,都只能看到國民黨願意給我們看到的美國文化,所以那種國際觀,都是一種「國民黨給的美國的國際觀」。

所以洪蘭、李家同及龍應台等等戰後嬰兒潮世代的「公共ㄟ知識分子」,不時都會嘴一下「現在年輕人沒有世界觀」、「眼界太狹隘」或「只想開咖啡廳」等等。大概就是想把他們以前威權時代的「典範」套用在年輕人身上。

但是台灣社會到了當代,因為經濟、科技與文化發展到一定程度,台灣不再需要如此依賴美國,也能比較齊頭地觀看世界上其他國家。我們發現不對啊,我們對自身文化的理解如此薄弱,卻一直用一種後進國的心態,去模仿歐美文化做什麼?

戲春大稻埕 陳錫煌示範操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啊我們自己都不瞭解自己的文化啊?這樣怎麼跟別人進行國際交流?

比方2013年時曾有個案例,當時有些台灣年輕人到了國際外交場合,要跟其他國家學生交流「傳統服飾」,但大家也不知道什麼是台灣的傳統服裝,就混搭了原住民的傳統服裝,牽起手跳跳舞,就當作自己的傳統了。但我們現在都知道,這是一種「文化挪用」的行為,更可能因為自創的舞蹈,傷害到了原住民各部落的非常嚴肅且神聖的傳統。

這其實不能怪這些年輕人,因為過去黨國教育根本不尊重多元差異,台灣社會等於是在解嚴之後才重新理解,才從零開始學習成長。所以當這種案例在網路上廣泛被討論之後,整個社會也是同時不斷在錯誤中修正檢討的。

現代我們台灣人到觀光景點,比如說阿里山、日月潭或花東海岸,已經比較不會一直想要套上原住民服裝拍紀念照、不會要求原住民圍一圈唱歌跳舞給小費(但之前中國遊客多的地方還是會有類似現象),我們開始尊重每個部落文化的自主性,這就是一種社會逐步成長、逐步修正的過程。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