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與搜尋引擎來勢洶洶,圖書館的優勢能繼續保持下去嗎?

網路與搜尋引擎來勢洶洶,圖書館的優勢能繼續保持下去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來勢洶洶的網路、搜尋引擎、電子書與新型態讀者,圖書館仍有它獨特的優勢,並如同圖書館五律中所說「圖書館是成長中有機體(Library is a growing organism)」,不斷與時俱進。

文:JLIS-圖書資訊學刊

上一次去圖書館是什麼時候呢?如果你停頓了一秒以上來思考這個問題,先等一等,再想想你上次打開Google是什麼時候呢?相信這次你可以很肯定且快速地想到答案,或許答案正是「一天之內」。

如今當人們有資訊相關的需求,使用網路與搜尋引擎的機率遠大過前往圖書館。而圖書館的價值何在、有了Google是否尚需圖書館的質疑,自行動裝置普及以來,便不曾停過。不僅一般讀者會這麼想,圖書館更是早在許久前就發現網路的潛力與搜尋引擎的強力「威脅」,並開始改變。

始於Google Books的震撼彈

在數位時代出現的種種網路功能中,以搜尋引擎對讀者的影響最大。尤其許多國家使用率最高的Google,在2004年展開Google Print 計畫(後稱Google Book Search,亦即今Google Books),讓使用者直接透過關鍵字搜尋到書本的部分內文,滿足了許多讀者「取得資訊」的需求。

Google Books的目的是將圖書內文掃描後放到網路上,提供讀者免費的圖書內文搜尋。Google希望Google Books可以擴大圖書的曝光程度並促進圖書的利用,也可成為保存圖書的新方案,讓脆弱的紙本書籍變成可長久保存的數位影像。然而,在圖書館開始感受到「威脅」而緊張之前,作者和出版商就對自己的權益受損感到不滿,並帶動其他業者(如:Yahoo、Microsoft、Amazon)的圖書數位化潮流。

Google與業者間的版權糾葛尚未落幕時,Google Books與圖書館間的異同已經慢慢浮現。Google Books衝擊了圖書館過去組織圖書的方式,圖書館以「聚集相同版本或作者」的精神管理圖書,維持圖書館館藏目錄的一致性、精緻性與權威性,並以處理過後的書目資料為主要的查詢對象。但Google直接從內文與關鍵字下手,用搜尋引擎的演算法協助讀者尋找圖書,在搜尋上具有較大的彈性,卻缺乏足夠的正確性,且搜尋引擎的穩定程度、是否能正確辨識掃描影像的文字,也會影響讀者的檢索結果。

Google已經展開與多個圖書館的合作計畫,協助圖書館將珍貴、有歷史價值的紙本館藏掃描成數位影像,提供大眾下載版權屬於公眾的圖書電子版。

邁向螢幕或紙張的選擇

Google投入圖書數位化的原因,除了Sergey Brin與Larry Page兩位創辦人對數位圖書館的熱情之外,讀者對電子書的接受與使用程度日益成長也多有影響。

在1993年、網路發明後出生的「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s),對網路和搜尋引擎的熟悉與運用程度遠大於1993年以前出生的「數位移民」(digital immigrants)。數位原住民習慣能全天候的取得資料,並對內容的重視程度大於文件形式,無論是電子或紙本,只要能快速滿足資訊需求即可。他們往往大量瀏覽類似主題的文件,不會深入探討其中一個議題,並經常跳過一部分內容、快速閱讀下一段文字。在搜尋時,他們常很快地看過資訊,經過短暫、不滿十分鐘的閱讀後就下載資料。在學術圖書館中,不僅大學生出現這種閱讀行為,有大量資訊需求的教授與業界人士,也逐漸展現出類似的行為。

shutterstock_102683383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讀者的行為正隨網路與搜尋引擎的出現而快速變化,但圖書館提供的檢索系統不能滿足讀者所有的需求。愈來愈多讀者更習慣使用自己的電腦或手機等裝置搜尋電子資料庫,走入圖書館的次數因而減少。即使圖書館館中有著豐富的資源,缺乏讀者的使用,就難以發揮圖書館的價值。

來自圖書館的回應

面對來勢洶洶的網路、搜尋引擎、電子書與新型態讀者,圖書館仍有它獨特的優勢,並如同圖書館五律中所說「圖書館是成長中有機體(Library is a growing organism)」,不斷與時俱進。

圖書館與Google最大的不同在於,圖書館不僅是一個找書的地方

圖書館更是一個空間,一個讀者可以與其他人交流、對話、生活的場合。比如閱覽區、自習室、諮詢櫃台、研究小間,可以滿足讀者在取得資訊後、應用與學習的需求。圖書館還是一種獨特的群體空間,讀者可以看見彼此沉浸在閱讀中的專注感,營造出其他空間難以提供的閱讀氛圍。圖書館更是「點子中心」,相較於搜尋引擎需要使用者提供關鍵字,讀者在圖書館瀏覽書架的過程中,或許能發現自己未曾想到的有趣題材。

此外,圖書館與新工具間不只有競爭關係,更能透過合作互補,提供讀者完整多樣的服務。搜尋引擎可以補足檢索系統的不足處,電子書可以擴大讀者的選擇,並消弭硬體設備不足地區的資訊落差。

找到圖書館的新價值

圖書館在數位時代的存廢,或許人們心中會有不一樣的想法,但圖書館背負著儲存與分享知識的使命,走過漫長歷史並屹立至今。網路的出現並非威脅,而是圖書館改變的契機。圖書館始終隨著環境變化,本著資訊保存與服務的核心價值逐漸轉型。至於圖書館的優勢是否能在資源快速流通的數位時代持續保持下去,仍有待時間給出的答案。

參考資料
  1. Google圖書(2019年3月30日)。
  2. 吳紹群(2005)。Google Book Search對圖書館發展之影響。圖書資訊學刊,3(1/2),83-106。doi: 10.6182/jlis.2005.3(1.2).083
  3. 葉乃靜(2017)。數位時代大學還需要圖書館嗎?。臺北市立圖書館館訊,34(2),87-101。
  4. 圖書館五律(2019年3月30日)。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