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禮安《Sounds of My Life》:一張以「聲音相簿」為概念的專輯,喚醒了我過往的零碎記憶

韋禮安《Sounds of My Life》:一張以「聲音相簿」為概念的專輯,喚醒了我過往的零碎記憶
Photo Credit: 韋禮安 Weibir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韋禮安第五張創作專輯《Sounds of My Life》是一張以「聲音相簿」為概念的專輯,充滿生活周遭取樣的聲音,因此蘊含著濃郁的情感,一如雙魚座的韋禮安,可他偏偏有著不愛被定義的性格。

文:柳繪雨

「你這次製作了一部『聲音』的紀錄片,如果有一天為了保命必須失去一樣能力,視力、聽力、聲力,你會選擇取捨哪一樣?」在韋禮安來上電台通告時,我擬了這麼一道題目,答案很出乎意料的,他寧可無法說話、唱歌,也要保留視覺看臉書、保留聽覺聽音樂。

但苦了最初就是被他在《快樂星期天》的「校園歌喉戰」一開口唱〈黑色幽默〉就給吸引到在電視機前石化的我,想到如果再聽不到這麼迷人的聲音,便暗暗在心中發出孟克式吶喊:「母湯啊!」

雖然那首〈黑色幽默〉在關鍵時刻掉鏈子破了音,我那兩隻耳朵仍如兔子般的高高豎立著,也多虧同是台大的學長黃舒駿沒按下鈴,我們方能看到一位聲音辨識度極高、深具創作潛力的歌壇新秀唯一一次參加歌唱比賽的過程。那都是2006年的事了呢。

從陌生到漸漸認識,也發現了他連說話都會破音,如家常便飯般的成了個人特色。那時覺得他身上有早期黃舒駿的書卷氣質,眉宇之間則有伍思凱當年出道的樣子,尤其那蹙眉時的嚴肅,是因為認真看待而流露。

從參賽Follow到出道後的巡演、簽唱、小巨蛋,直到2017年,才有了機緣在工作上碰到面,那天刻意給長髮編了辮子,就為了拍照時跟他說一句:「我可以拍《放開那女孩》。」心裡其實忐忑著慢熱的他會不會尷尬,他卻是讓我鬆了口氣的秒懂並大笑一聲的配合演出。

不過是三年的時間,聽見他的大笑已不是一聲,而是媲美關韶文的魔性笑法,蔡旻佑稱之為「莫札特式的韋禮安」,而去年發行《變心記》的蔡旻佑接受馬世芳專訪時曾提到,最佩服的華語音樂圈的作曲人就是韋禮安,於是看到了兩位年齡相仿、背景相似、貓經不斷的精彩訪問。

金鐘53 韋禮安壓軸演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Sounds of My Life》是一張以「聲音相簿」為概念的專輯,充滿生活周遭取樣的聲音,因此蘊含著濃郁的情感,一如雙魚座的韋禮安,可他偏偏有著不愛被定義的性格,越覺得他感性,他偏要理性,就像剛出道時,大家覺得他正經,他偏弄了《WeiTV》,在裡頭有不少搞笑的演出,最近也有Podcast《韋禮安跟你鳥鳥天》,反其道而行的個性常讓我上一刻覺得他簡單明瞭,下一刻又感到撲朔迷離,在《POP原創漫遊》節目中知道他的上升星座是天蠍時,才終於對他身上那一層若有似無的神秘面紗恍然大悟,也就是這樣不安於現狀的特質,讓他擁有無限可能。

就像第五張創作專輯《Sounds of My Life》,選擇在自組的工作室「耀聲音樂」企劃這麼一張著重在個人情感面的開門之作,光是將那些日常的龐雜收音一一理順,再安置於合理又流暢的音符軌道上,勢必得讓那些錄音在腦海滾瓜爛熟才做得到,而這些家人、老師、朋友等生活瑣碎的聲音就這樣服貼在流行音樂中,其實並不容易引起共鳴,連他自己也說這是任性之作,但我卻覺得很珍貴,也很可貴。

能從事廣播工作的人,多半都是對於「聲音」有一定程度的迷戀,這張專輯喚醒了我過往的零碎記憶,才想起自己也曾在大學用卡帶錄過學校寢室熄燈的廣播聲、每個科目最後一堂課的聲音、強迫摯友們給我說幾句畢業前想說的話語,那些都是對生活片段的眷戀不捨,又不得不告別的收音紀念,於是突然很羨慕韋禮安能從小就錄下許多聲音,也因此專輯的Intro〈Sounds of My Life〉才能聽到小韋禮安說的「我是韋禮安」。雖然我也曾因為外婆年事已高,對於生命無常的恐慌,偷偷錄過家人們不管是老是少的生活對話,卻沒有自己幼時的任何音檔,倒是長大後去KTV的全程錄音留下不少。

95014200_3438560066173403_80025982437687
Photo Credit: 韋禮安 Weibird

聲音依憑著雙耳,沒有視覺的干擾,反而想像空間寬大,能讓人更專注,我在無意間跳進聲音的時光機時,總是會陷入那段回憶裡,想不起收音那天的自己到底穿哪件衣服?吃了什麼晚餐?不知道韋禮安在這三年的聲音歸檔過程中,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會突然很想重返那一刻,會想著:「到底什麼是珍惜?我用盡全力想留住的那一分一秒的光陰,是否憑靠錄音就可以?」

顯而易見,他找到了方法,就是讓歲月定格在他的作品。

〈一口一口〉是一首跟吃有關的厭世歌,2016年臉書也常PO宵夜文,後來才知道他開始做菜是因為2014年身體出現狀況,聽從中醫的建議減少外食。2015年從朋友的分享中,他學習打坐冥想來放空情緒,比我還早一年接觸到靜坐這麼好的釋放出口。

禮安這幾年經歷許多告別與失去,不管是親情、愛情、還是工作,記得看到與前東家福茂合約糾紛的新聞時,心上已是震驚了一下,後來在新專輯聽歌會聽完〈記得回來〉後,他突然在台上爆哭,事後訪問才坦言和交往11年的女友分手,我再次震驚,畢竟出道後他就坦承自己死會,但口風很緊,從不透露任何交往細節,我想,對他來說,與其高調曬恩愛,也許低調的保有隱私更自在,所以也一直抱持著「宜靜最後一定會嫁給大雄」的心態在祝福著,而矜持如禮安能在人前落淚,可想而知心裡積累了多少壓力與情緒才會如此,看著,心疼亦是欣慰。

心疼著那些告別以接踵而來的速度在迫使著他面對;欣慰著他在這期間選擇迅速長大而非逃避,學會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所以這次的通告才能見到他私下就是如此這般的豪邁笑聲。

告別需要練習,但不代表練習了就能完美告別,很多事不是單方面,就像〈這樣好嗎〉歌詞寫的「好聚好散 怎麼 像天方夜譚」,一廂情願的想要好好說再見,終是抵不過為難的另一邊,可這就是成長的機會,是命運在考驗你的智慧,深陷當下的痛苦滋味,都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微笑感謝,這是我的經驗,用眼淚與心碎換來的蛻變,也曾對人性傷悲,事過境遷,回頭一瞥,這些不過就是人生的體驗。

所以《Sounds of My Life》我覺得除了算是韋禮安用作品來抒發與紀念,也是對他的一種救贖,生命的時間軸走到此刻,那些蘊含在胸口濃烈的情感,不管好的壞的,都迫切驅使著他非這麼做不可,最後聽完Credits,就像陪著他經歷了重要的人生片段,然後終於畢業要往下一個人生階段的感覺。

禮安來上哲緯的《音樂咬耳朵》節目時,聽見快樂幫的音檔喜出望外,下了節目立刻聯絡昔日戰友。2018年特別企劃的「快樂幫包廂同學會」雖然無法如願湊齊人數難免小小遺憾,但能夠親眼目睹當年在電視機前所看到的那些單純喜歡唱歌的學子們,十多年後各自有著理想的一片天空,依然愛唱歌、依然保持聯繫,便對人生際遇的神奇感到不可思議。

結束通告等著和禮安一起搭電梯到樓下hit FM,心裡只是本著共乘節能的想法(好啦,其實也沒那麼單純,也有那麼點意思要爭取相處時間),但明明人就在眼前,千言萬語卻只能化為傻笑無語。 「怎麼一見我就笑?」禮安捏著手機,在電梯口微笑著問我。

那句「我一見你就笑,你那翩翩風采太美妙」已經在嗓子眼裡差一點就要脫口唱出,還是硬生生地嚥了下去,其實是還在適應他這次宣傳期的轉變,記得2017年拍完《放開那女孩》照片後,2018年他來錄製春節節目,我過去再次索取合照,還能厚著臉皮問:「你還記得我嗎?」又怕這問題太為難一個工作中本會經歷無數面孔的歌手,所以緊接著試圖喚起記憶的補充「就是放開那女孩」。

「記得啊!」短短三個字卻已讓我心中一片欣喜若狂,畢竟那時候我已剪短我的髮,剪斷了牽掛。這次卻是再開不了口問:「你還記得我嗎?」

真的也算是看他一路成長,改變了不少,從面對媒體的侷促不安,到現在放鬆自如的侃侃而談,雖然挺懷念那個青澀、有著鋒銳的隱形牆在抗衡娛樂圈的倔模樣,但他始終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祝福禮安老闆,跨過那道帶給你傷、也帶著你更好的坎兒,飛吧、飛吧!飛到金曲的聖殿、飛到你愛的人身旁! 就將我很喜歡的〈不需要知道〉改編:「帶著我的祝福前進 擦乾每個淚滴 這樣歌迷們的存在 才有了意義。」希望禮安繼續挑戰自己,讓我們繼續對你,無法定義。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