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提醒你的韓粉爸媽:罷韓成功不代表他們輸了,韓國瑜就只是韓國瑜而已

請提醒你的韓粉爸媽:罷韓成功不代表他們輸了,韓國瑜就只是韓國瑜而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瑜被罷免了,爸媽什麼也沒說,但我知道,老人們的安靜也是一種表態,但韓國瑜就只是韓國瑜而已,民主的真諦在於我們都能起身追求自己想要的自由,落選的一方不代表輸了什麼,只是因為這一次,他們是小眾,他們想要的跟大多數人不一樣,而他們也有作夢的自由。

文:張端容

2018年11月21號,我終於結束在美國將近八年的求學歷程,返抵國門。

爸媽開玩笑說我就是回來投票的,但其實我是一個政治不沾鍋。之前的任何選舉我都不曾參與,那一次的選舉,我最後也只去投了公投。在美國送我到機場的台灣同學,恰好是高雄人。記得下車的時候我問他:在我跳上回台灣的飛機前,你趕快跟我簡單說一下韓國瑜是誰。他的驚訝溢於言表。也不知道是因為當時生活上及學業上都在一個最後收尾的階段,還是心裡有種反叛的心情,當時整整兩三個月,只要新聞標題出現韓國瑜三個字,我就一律不點開。

同學的回答果然簡單又精闢:我跟你說兩點你就知道了,第一,韓國瑜是國民黨派出來角逐高雄市長的候選人,第二,就是他非常有可能會贏。

我就這樣懷著對韓國瑜最基本的認識飛抵台灣,然後很快地發現,哦原來我的爸媽就是韓粉啊!選舉當晚,他們不在乎其他任何縣市的結果,不停地看著高雄市的開票。當然,畫面永遠都停留在人們口中的「紅媒」。

當時剛回到家,心裡想的都是盡所能地陪伴父母,覺得政治及其他任何事都不重要。於是當農曆過年之後,爸媽提出要我陪他們出門走走,並決定目的地是高雄時,我都還開玩笑地說這是陪伴爸媽的追星之旅。陪他們去遊愛河、逛六合夜市,甚至尋找杏仁哥,看爸媽很開心,我也開心。其實,我的大學生涯就是在高雄度過的,那時候還沒有捷運,我們一群人好幾次就騎了四十幾分鐘的車,到六合夜市吃東西,在電動玩具店待一整晚。那是我最懷念的青春。那一次再跟爸媽回到高雄,覺得愛河的確變乾淨了,其他我必須誠實地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高市府團隊搭直升機視察愛河流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那次旅行結束後,人生忽然被按了加速鍵(韓國瑜的似乎也是)。找的工作很快有回音,時不時必須奔波面試。

那段期間,新聞不斷播放韓國瑜要競選總統的消息。每每看到相關新聞,總想起回台灣不久後,一位很尊敬的長輩(因為家庭背景因素,在政治立場上為深綠)告訴我「國民黨扶持韓國瑜的這種方式,就像是共產黨在造神」。言猶在耳,我每天看著爸媽固定看某個頻道,有幾次甚至忍不住向爸媽說出「洗腦」二字。有時候,感覺爸媽會看我的臉色,我如果也在客廳,他們就會把電視轉到別台。

有一次,二老下午共騎一台機車,沒有交代要去哪裡就忽然消失了兩小時。晚上問他們去了哪裡,支支吾吾地不肯說,結果看著電視說「奇怪了怎麼沒拍到我們」。原來,他們去了韓國瑜的造勢場合,怕我不高興所以打算瞞著我。

接下來,沸沸揚揚的總統選舉,似乎把我跟爸媽的距離稍稍拉遠。他們非常期待韓國瑜能夠當選,但我只覺得韓國瑜不應該出來選總統。決戰日快到的時候,我都還覺得大概是很拉鋸的情況,想不到一個聚會改變了這個想法。我跟大學同學相識近二十年,畢業後這十多年來,我們有十幾人都會定期聚會。印象中他們都跟我一樣,全都是政治不沾鍋。2019年的第一天,我們十幾個人在新年的第一天聚會,出乎我意料地,聊的話題全是政治。

當天在場的除了我跟另外兩位同學不太表態之外,大家都說一定要返鄉投給蔡英文,並不斷數落韓國瑜的不是。大部分的人都提到,因為這次的總統選舉都快跟家裡的老父母翻臉了。

國民黨選前之夜新北造勢 群眾熱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聚會結束回到家,我跟我爸媽說韓國瑜輸定了:「我同學們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提過政治,結果這次全部都要投蔡英文,韓國瑜沒希望了」。

投票結果應證了我下的結論。因為之前常常拿爸媽是韓粉的事情說嘴,所以好多朋友傳訊息來問說我們家的氣氛怎麼樣。我總是回答:「爸媽好像很失望,但沒說什麼就好安靜」。當時香港正值反送中運動的高峰,也曾經跟爸媽爭論過為什麼年輕人要這樣起身反抗。爸媽說「安安穩穩過日子不是很好嗎?」我回答「但年輕人的未來還很長,他們也有權利選擇自己以後過的生活」。

從香港反送中的運動,我看見了世代的分裂,從韓國瑜的事件中,更是如此。大學的教授裡,多數都很痛恨蔡英文,因為不斷改革年金制度。他們多數也都很害怕民進黨一直掛在嘴邊的「獨立」二字,因為有不少老師,就是外省第二代。但票數很懸殊,民意的走向很明顯,那時我都安慰長些年紀的老師們說:「也許有天我們就會見證歷史了」(而那歷史不是他們長久期待的統一,而是從未在他們未來藍圖裡出現的獨立台灣)。

這一次,中國強勢地通過國安法,緊接著韓國瑜被罷免了。媒體上鋪天蓋地說韓國瑜是親中派,罷免成功再次證明了台灣人用民主表達心之嚮往。

朋友們又來詢問家裡的氣氛了,「其實有點無感,爸媽什麼也沒說」。但我知道,老人們的安靜也是一種表態。老人們心裡應該是想:「孩子們受過比較好的教育,孩子們還有大好未來,自己已是風中殘燭的年紀,就不要跟下一代爭什麼了」。

罷韓過關 民眾激動落淚(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很想跟覺得爸媽是韓粉很丟臉的朋友們說,韓國瑜就只是韓國瑜而已。民主的真諦在於我們都能起身追求自己想要的自由,而那自由應該體現在各個方面。在選舉中落選的一方不代表輸了什麼,只是因為這一次,他們是小眾,他們想要的跟大多數人不一樣。他們也有作夢的自由,即便那場夢的主角是被噓下台的韓國瑜。

但韓國瑜也終究不只是韓國瑜。在他身上,我看見了台灣世代間的鴻溝,那是成長中歷史的消長,那是民主養成下價值的滾動。無論如何,各種世代與各種背景的台灣人,成就了這片土地,也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寫下新的歷史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