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綠色崛起」到「綠色海嘯」,馬來西亞最長壽在野黨伊斯蘭黨的前世今生

從「綠色崛起」到「綠色海嘯」,馬來西亞最長壽在野黨伊斯蘭黨的前世今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黨是馬來西亞最長壽的在野黨,其特點在於,雖是個地緣性濃鬱的政黨,但最終目標是取代巫統或其他馬來政黨,成為馬來社會的政治主流,因此該黨逐漸從宗教本位過渡到附帶族群面向的意識形態

綠色,往往代表的是天然與清新,也警惕人們時刻關注環境的維護。在馬來西亞,綠色卻有著另一種含義,它同時有著伊斯蘭教的意義,馬來西亞伊斯蘭政治的大本營——伊斯蘭黨(Parti Se-Malaysia Islam,多簡稱為伊黨或PAS )便利用充滿信仰色彩的綠色底面配上白色圓月,作為該黨的象征。

談到馬來西亞政治,離不開族群和宗教,至於宗教,伊斯蘭教在政治博弈中扮演的角色尤被關注。而以伊斯蘭本位起家的伊黨也經常被指為原教旨主義,擇走激進路線,煽動支持者宗教熱情,使得大馬的世俗氛圍遭到威脅。但此種觀點實是對伊黨了解不深,或片面地從非議伊黨的角度解釋其政治操作,是此,筆者試從伊黨的興起和發展探討,附上部分研究淺見通過本文呈現不一樣的伊斯蘭黨。

20世紀初,馬來社會興起留學中東的熱潮,許多學返鄉的馬來穆斯林成為出色且受敬仰的宗教司群體,他們在偏僻的故鄉投入教育工作,在清真寺主持宗教儀式,生活上嚴守宗教規範,並將伊斯蘭價值觀灌輸給鄰里,這種生活作息與英殖民地的資本主義大城市形成鮮明對比。

在英國殖民時期,馬來社會的結構可簡略分為:王族權貴、行政官僚、宗教司和底層。各邦(州)王族一般與行政官僚有較深的聯繫,因為協助英國政府統治的行政官僚都從王族中遴選出來的菁英,且王族生活也受到英政府的貢金支配,久之這兩個群便對英國殖民體制產生一定的情感乃至崇拜。

反之,宗教司群體和身在漁村、農村的社會底層與英殖民沒有太多互動,因此對英國未有太大情感,甚至心生反感。畢竟英國殖民統治除了破壞馬來土地(Tanah Melayu),還引進來自南印度和中國華南地區的成批勞工進入,榨取馬來人的資源,顛覆其簡樸、寧靜和舒適的傳統生活。

是此,殖民地時代的馬來社會對英國殖民者的態度尤為複雜,而排斥華印移工的態度是各方都有的感受。另外,因為英國的分而治之,導致馬來社會的意識形態出現極化,按Syed Husin Ali的觀點,王室與官僚組成的上流社會是一種順從的體現,而宗教司、底層是屬於反抗本性。進言之,這種取向也延伸到戰後的馬來政治光譜中,形成巫統、伊黨二分政治板塊的局面。

1942年日軍南下東南亞,馬新兩地陷三年的入戰火光陰。日據期間,日軍將分而治之進一步深化,促使各族群間的矛盾被銳化,因此在戰爭尾聲時,馬來半島部分地區爆發華巫衝突,華人居多的抗日武裝到馬來村落施暴,受日軍「大東亞」感召的馬來民族主義者發起「朝向真主之路」運動(Sabililah Movement)以報復華人社會。

戰爭結束後,英人在1945年重返馬來亞,為了重整戰後的混亂秩序,便於1946年退出馬來亞聯邦計劃,除將新加坡排除在聯邦外,英殖民企圖削弱蘇丹的影響力(即便蘇丹在戰前只剩下宗教和習俗上的發言權),讓更多華印移民歸化公民。但是,馬來亞聯邦計劃觸動了馬來社會的鐵板,致使馬來各階層公然抗議,由王室、官僚、宗教司和底層的代表組成統一的馬來組織——巫統,用大規模的罷工向英殖民施壓,最終迫使英人讓步,與巫統協商且在1947年另擬馬來亞聯合邦代之以討好馬來社會。從戰前到戰後,不難發現馬來社會確有階層分化,惟當共同敵人浮現時,各方即迅速且短暫地團結一致,例如壓縮非馬來族群的政治參與。當這股威脅消失後,便返回互相爭執的樣態,這也對應到往後巫伊兩黨多次分合之勢。

馬來亞聯合邦在1948年成立後,巫統內部開始分裂,傾向印尼的馬來國民黨(左傾)、多元路線的國家獨立黨,以及半島東海岸的宗教司所組成的伊斯蘭黨,都從不同光譜出擊巫統。伊黨使用宗教作為精神武器,譴責由行政官僚操盤的巫統向異端(kafir)出賣初衷,誓與綏靖的巫統勢不兩立,況且巫統腐敗奢華的權貴文化不是馬來社會的正宗所在。故此,伊黨在1951年創立始,旨在自我建構為反抗巫統和代表底層馬來穆斯林的草根勢力,並且擁有很濃厚的地緣特性——伊黨的基本盤集中在半島東海岸和北馬地區,最終使命是取代巫統的代表性。

從1955年邦自治選舉、1957年馬來亞獨立、1959年第一屆大選到1963年馬來西亞成立,伊斯蘭黨都扮演著反對派角色。不僅在宗教上發動攻勢,伊黨不惜聯繫左翼勢力,於選舉中挑戰巫統以期撼動國父東姑阿都拉曼領導的「聯盟」政府。

1969年馬來半島舉行第三屆大選,當時由於經濟不景氣,社會不滿聲浪趨高,而且左翼和共黨在國內的勢頭不再,使聯盟喪失「投聯盟,示愛國」的正當性,另一方面,各在野黨達成競選協議,避免同時逐鹿同一選區,伊黨則單單挑攻巫統的馬來選區。

當年大選巫統遭伊斯蘭黨在族群、宗教正統性的攻擊,馬華公會則面對華基在野黨(以華人為基礎的多元政黨)挑戰,此情景致使聯盟政府丟失國會三分二優勢,根據學者黃進發的分析,伊黨共獲得24%馬來選票,比起1964年選舉增加約10%。結果是巫統爆發黨爭,少壯派發動政變拉倒東姑班底,吉隆坡在5月13日發生種族暴動,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國會受令停擺,少壯派領袖拉薩接下黨國領導權。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