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之後,不論藍綠或兩岸的「政治對立」都增加了

罷韓之後,不論藍綠或兩岸的「政治對立」都增加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黨間互鬥及權力競逐,激化台灣社會衝突,造成台灣政治社會秩序的極度不穩定,而罷韓案背後隱藏的「反中」情結,更會刺激中共當局對台政策採取更為單邊主義的片面行動——尤其在軍事及外交領域強加壓制。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據市選舉委員會開票資料揭曉,罷韓同意票93萬9090票, 超過韓國瑜當選市長票數、不同意票2萬5051票,1823個投開票所,投票率42.14%、同意為97.4%。同意票除過罷免門檻57萬4996票,超過韓國瑜當選市長票數的89萬2545票還多。罷韓案源自前高雄市文化局局長尹立等人發起的「We care高雄」運動,批判韓國瑜當選市長4個月內參選總統,實有違背責任政治、誠信原則,韓國瑜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首位被罷免成功的直轄市長。

韓國瑜在甫當選市長即投入總統大選,這樣選舉行為違反選舉罷免法嗎?若有違法為何仍可以參選呢?這構成罷免要件嗎?若是首任即參選違背責任政治及誠信原則,那麼如是第二任任期未屆滿就參選,就沒有違反責任政治、誠信原則嗎?

顯然,韓國瑜參選總統並無適法性問題,而是缺乏類似政治案例作為經驗及傳承。從世界各國比較政治經驗來看,並無甫當選市長、州長、省長或國會議員,即宣布再行參選最高領導人之先例。然而,如同約翰·洛克所言:「政治正當性來自被管治者的同意。」所謂「正當性」(legitimacy)通常係「指作為一個整體的政府被民眾所認可的程度。」此次韓國瑜罷免案通過,究竟對台灣政黨政治及政局發展將產生何種衍生效應,頗值關注。

韓國瑜呼籲選民不投票的策略,並無法有效動員泛藍選民參與熱情及支持度

依據《選舉罷免法》第 90 條:「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即為通過。有效罷免票數中,不同意票數多於同意票數或同意票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者,均為否決。」在此有效罷免案成立必須同時符合兩項要件,即同意票高於不同意票、同意票達選民四分之一。

然而罷免總投票率僅42.14%,比選舉時總投票率還低,近57.86%選民未參與投票,將近130餘萬選民未參與投票表態。由於韓國瑜陣營採取呼籲支持者不參與投票策略,導致總投票率偏低及不贊成罷免比例偏低,並無法反應支持韓國瑜及國民黨的選民集體動員力量。而不讚成罷韓的低比例支持度,不能彰顯泛藍選民基本盤勢,更無法轉化成韓國瑜再度崛起之政治能量。

就此而論,採取呼籲支持選民不參與投票策略,最後看來形同政治棄守,無法發揮民主制衡力量。

許崑源驚傳墜樓亡 韓國瑜深夜現身許家(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罷免後,可能產生一連串「骨牌效應」及「寒蟬效應」

國民黨可能會自我預測民進黨當局將針對不同黨籍地方實力派政治領袖進行打壓 。例如革命實踐研究院長羅智強則預測,民進黨下一步壓制對象,將會是「除秀、殺柯、儆侯」,此意指國民黨籍台中市長盧秀燕、台灣民眾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國民黨籍新北市長侯友宜恐將成為下一個目標。若是上述假設成立,勢必會激發反對黨自我防衛、保護及反擊機制,如此將難以建立健康與良性政黨競爭關係。一旦作為第一大反對黨的國民黨及第二大反對黨台灣民眾黨政治勢力下降,則將失去民主制衡機制,甚至可能造成民進黨長期執政,不利於台灣民主政治發展。

再者,罷韓案可能引發政黨間惡鬥,導致台灣政治局勢不穩。韓國瑜遭罷免投票通過,許多支持者開始醞釀「報復性罷免」,直指多名泛綠民代為始作俑者。綜合多家報導,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時代力量議員黃捷、民進黨立委劉世芳、議員王浩宇以及議員梁文傑等5人,可能成為首波「報復性罷免」的目標。尤其罷韓大將的黃捷和陳柏惟,恐成為韓粉及泛藍選民罷免目標;伴隨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墜樓身亡,王浩宇和梁文傑因批評許議長而被韓粉點名批判;劉世芳因選區泛藍選民較多,也被認為被罷免成功率較高泛綠政治人物。

換言之,泛綠選民固然成功地罷免韓國瑜,但也會激起泛藍選民選擇「以牙還牙」方式報復泛綠政治人物,最終導致藍綠政黨政治互動陷入惡性循環狀態中。

罷韓案通過激化台灣內部政黨兩岸路線衝突

韓國瑜主張堅持「九二共識」,「貨進人出」促進兩岸經貿交流與合作,倡議「兩岸關係你儂我儂」,韓流崛起意味著「和中」路線再現,這不同於民進黨當局否認、拒絕「九二共識」,採取「聯美抗中」路線。從2019年1月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習五條」倡議「兩制台灣方案」,到香港6月爆發「反送中」抗爭運動;再到2020年初中國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激起「反中」民粹政治氛圍,以及5月中國全國人大推動「港版國安法」立法,無論是在中美、中港及兩岸間,「反中」論述及路線揚升。

這對韓流所誘發激勵的「九二共識」認同產生衝擊,伴隨韓國瑜失去高雄市長一職,失去南台灣主體意識最強烈的灘頭堡陣地,勢必減弱國民黨在兩岸議題的主導權,不僅難以形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態勢;同時也可能促使國民黨內部兩岸路線嚴重分歧。尤其2020年民進黨掌握行政權及立法權的全面執政,其主張「聯美抗中」戰略恐因美國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所刺激,尤其川普總統為競選續任極力操縱的美、中對抗衝突,這將導致兩岸社會中的「反中」、「反台」民粹情緒對立更形尖銳化。

4wv6rw5ba3l6z0nkjve9oaexaqvdrs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整體而論,高雄市市民通過罷韓案,贊成者認為這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旅程碑、地方自治史典範先例,利於建立責任政治。然而這也有其政治負面效應,一旦泛藍選民展開「報復性罷免」,如此反制性政治操作,勢必惡化藍綠政黨間互信,強化彼此間對立與衝突 ,難以建立成熟政治文化、理性政治溝通及良性政黨政治互動機制。

由於政黨間互鬥及權力競逐,高度政治動員徒增社會族群、階層之緊張與矛盾,從而激化台灣社會衝突,造成台灣政治社會秩序的極度不穩定及撕裂社會凝聚、認同。令人憂心是,罷韓案背後隱藏「反中」情結,當台灣內部「反中」民粹氛圍節節上升,更會刺激中共當局對台政策採取更為單邊主義的片面行動,尤其在軍事及外交領域強加壓制,從而強化其打擊台獨力度及拉高武統之聲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