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廣場沒有許願池》:我的布拉格之旅,遇到一個不停告白的中東小夥子

《布拉格廣場沒有許願池》:我的布拉格之旅,遇到一個不停告白的中東小夥子
Photo Credit: 寶瓶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聞上有很多「碰瓷」(利用假車禍等手段敲詐勒索的騙徒),可能人們被騙害怕了,又或者因為這個社會,教他們比起幫助別人,更要學會保護自己。

文:夏雪

在前往Strahovský klášter圖書館(世界最美圖書館之一)的路上,我收到父親打來的電話。

父親喜歡跟我FaceTime,儘管不習慣面對鏡頭,但在父親面前,我還可以從容而自在一些。

我舉起相機,讓鏡頭照著我的臉,跟父親說了一聲:「嗨!Daddy。」

「I am her boyfriend!! I am her boyfriend!!」忽然,一男子從後突入鏡頭,對著電話另一頭的父親高呼。

我歪頭皺眉回頭一看,是一張中東面孔的小夥子。

「這麼早就喝酒了嗎?」我在心裡默念。

「女兒,後面的人在說什麼?!」

「I am her boyfriend!! I am her boyfriend!!」他還在背後大吼大叫。

「沒說什麼,我在街上,回頭再給你打電話喔~」

掛掉手機後,我朝胡說八道的男人狠狠瞪了一眼,只見他像個欠扁的高中生男孩,看著我跟Momo一臉的得意。

不是第一次碰到怪裡怪氣的外國人,剛到布拉格時天氣很冷,又或許當時復活節假期還沒開始,街道並不像今日那般熱鬧。在氣溫三、五度的街道上,我們見不到團客,甚至沒有半個華人,只是偶爾會碰到三三兩兩的外國人。Momo還一臉不解地說:「捷克那麼美,為什麼沒遊客呢?」

IMG_8119
Photo Credit: 寶瓶出版
本書作者夏雪(右)與吳沚默

上一次遇到奇怪的人,是在CK小鎮。

那夜我們吃完豬腳準備返回民宿,在遠處就看見一名不住大喊大叫的外籍男子。他身形龐大,體格壯碩,從他高度興奮的語氣中,我們猜想對方應該是喝多了酒。到底神智不清的瘋子比較可怕,還是醉酒的大漢比較恐怖呢?

我們沒有深究這個問題,只見Momo十分懼怕面前這個一直朝我們大吼大叫的男人,但我們必須要經過他,那是回民宿的必經之路。

旅客大都不住城堡區,或許是因為住宿環境較為遜色的緣故,所以在我們的周遭都沒有人。偌大的一條石板路,就只有我們兩個小女生。

「躂、躂、躂、躂……」距離那個酒裡酒氣的男人只剩下兩公尺,我明顯感覺到那隻勾著我的手臂愈夾愈緊。

「I love you! I love you!」

「躂、躂、躂、躂……」我感覺到Momo的腳步正在加快,她開始拉住我,急促往民宿的位置「走」去。

「I love you! I love you!」

他一直緊盯著我們,會追上來嗎?

1公尺,80公分、50公分、30公分……我們終於繞過了他。

我回頭看他,他依舊坐在教堂前面的階梯上。

「他好像沒有追過來。」我對Momo說,但她彷彿沒聽見一樣,繼續把腳步加快。

終於到了民宿大門。

「I love you! I love you!」那個男人依然沒有停止朝我們的方向大喊大叫。

「開不了……開不了……」因為恐懼而變得慌張的Momo,花了好一些時間都沒把門打開。

「沒事的,他沒追來。」我試圖讓Momo冷靜下來。

Momo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男人,他依舊緊盯著我們大喊大叫。她被嚇壞了。

她頭一抬,透過大門玻璃看見裡面有一個女住客正在廚房燒水泡茶,於是用力揮動著另一隻手,邊揮邊比手畫腳,企圖告訴那個女人我們有鑰匙,但出了一些問題,希望她能幫忙我們開門。

我也一起招手,但女人看起來卻無動於衷。

是看不見我們嗎?

Momo著急了,她擔心醉漢會忽然發狂,往我們這邊衝過來。

他身上會有武器嗎?還是會做出更可怕的事情?我們兩個女生跑得了嗎?速度能比對方快嗎?

Momo開始用力拍門,然後用誇張的手勢向對方展示手上的鑰匙。她終於看過來了,但只是瞥了一眼,很快又繼續低頭慢條斯理地洗杯子。

是想要把手上的事情處理好才來幫我們開門嗎?

她終於把熱水泡好了,還端起手上的杯子向我們走過來……咦?等等,為什麼她沒有停下來?她無視了我們的求救,直接回了房間?!

門開了。Momo手上的鑰匙終於成功打開了民宿的大門,只見Momo怒火沖天地走到女人的房間敲門,門開了。

「你為什麼不幫我們開門?!」

她用普通話回應Momo:「每個人都有責任帶著鑰匙。」

「我有向你展示我手上的鑰匙,外面有個很恐怖的男人,我們想要趕快回民宿,為什麼你不幫我們開門?」

女人似乎有理解到我們方才的處境,但臉上卻沒有任何一絲變化。

她冷冷地丟下一句話:「不關我事。」

「你好冷漠。」Momo又氣又失望。

我們只是兩個弱女子,那個醉漢若真要傷害我們,我們兩人加起來八成也沒辦法抵抗得了。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離逃生的出口有多遠,是明明逃生的地方就在面前,你卻打開不了門。

我們回了自己的房間,我背對木門,反手輕輕把門關上。

「你沒有必要去罵她。」

「我生氣啊。」

「事情已經過去了,罵她也沒有用。」

比起在異地跟陌生人結怨,我偏向息事寧人。但Momo是個率性的女孩,她從來不會掩飾自己的喜惡,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她不是個會偽裝的女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人的本能,會在遭受傷害以後,產生防禦機制,把自己包裹起來,以此保護自己避免遭受傷害。新聞上有很多「碰瓷」(利用假車禍等手段敲詐勒索的騙徒),可能人們被騙害怕了,又或者因為這個社會,教他們比起幫助別人,更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們不了解別人的故事,所以不能隨便指責別人的冷漠;也不能動不動就勸人寬容,如果不寬容,就鄙視別人為狹隘。但當人人因為害怕受騙而從此拒絕對別人伸出援手,那我們的社會還剩下什麼?

書籍介紹

《布拉格廣場沒有許願池》,寶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夏雪、吳沚默

去旅行吧!無論旅途或者人生,這一路上追尋的不是別的什麼,而是一連串對自己的追問,以及對夢想的堅持。沒有男人的旅人,與丟在布拉格的靈魂──送給心懷夢想的你,但願我們永遠是敢於離家出走的少年。

布拉格廣場沒有許願池,就做彼此一生的樹洞。一本誕生在旅途間,關於出走,關於夢想、友誼的成長書寫。

getImage_(1)
Photo Credit: 寶瓶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