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全史》:路易十一是「無所不能的蜘蛛」,將敵人黏在網上再慢慢拉起來

《法蘭西全史》:路易十一是「無所不能的蜘蛛」,將敵人黏在網上再慢慢拉起來
Photo Credit: Georges A. L. Boisselier@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路易生來就工於心計,沒多久他就有了「狡猾者」的綽號。他最頭號敵人當然就是勃艮地公爵。勃艮地宮廷收容了他五年,但這恩情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一回事。

文:約翰・朱利葉斯・諾里奇(John Julius Norwich)

另一個大問題就是太子。幾乎從一四二三年出生的那一天起,小路易就是個麻煩。身為查理七世和安茹的瑪麗(Marie of Anjou)所生的十四個孩子中的長子,還是個小男孩的他就展現出令人生畏的聰明才智,而且遠比他討厭與鄙視的父親聰明得多。沒多久他就要求擁有實權,但是和路易對查理的感覺一樣,討厭路易的查理總是拒絕。

路易盡可能暗中顛覆父親的政權,早在一四四○年,才十七歲的他就加入封臣對抗國王的叛變,也就是布哈格里(Praguerie)叛變,沒多久他就先是被迫退避到太子居住的多菲內,接著又在一四五六年尋求勃艮地公爵腓力三世的庇護。「我勃艮地的堂弟不知道他自己做了什麼,」查理很有感觸地說,「他正養著一頭狐狸,牠將來會吃掉他的雞。」路易也痛恨父親的情婦阿涅絲,他在某個場合曾經拔出劍把她逼到查理的床上。幾乎可以確定他必須為她的死負責(現在我們認為她是被水銀毒死的),而無辜的雅克・柯爾卻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一四五八年,國王生了重病。這病先是從腿部的潰瘍開始,他拒絕治療,於是患部開始潰爛,疾病很快就擴散到下巴,因而長出巨大疼痛的膿瘡,並且愈來愈大,直到他無法吞嚥。發現自己可能活不了幾天的查理七世召喚太子到床前,但可想而知路易拒絕前往。這是他最後一次不服從,是他最後的背叛。查理死於一四六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他被埋葬在聖德尼教堂裡的父母旁邊。查理或許不是偉大的國王,但倒是一位好國王。他統治期的前半段無可避免因為聖女貞德的殉道籠罩上陰影,但在後半段他完成四位前任國王都做不到的事——他把英格蘭人趕出法蘭西,只留下他們最後僅能墊腳尖的立足點加萊。最後,他還替法蘭西建立了一支常備軍,這是從羅馬人統治時期以來的頭一遭,這足以使他的臣民對他心懷感激。

到了路易十一世,我們大可說騎士時代已經永遠一去不復返。他個性完全沒有改進。他不太在乎榮譽,一再食言,也總以為別人都會背信。自己是一個不聽話的兒子,於是他也預期孩子和自己差不多,他從來沒信任過他們。不過,雖然是以一種很糟的方式,比起他父親他倒是個更好的國王;即使從來沒有徹底大公無私,他卻非常努力創造出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君主政體,在其中的貴族都明白自己的地位。他的最後一項特質非常重要:路易一向害怕位高權重的人,他一輩子都在想辦法削減他們的勢力和影響力。他喜歡無限制任用中產階級和出身卑微的人,時常拔擢他們擔任高官,他自己則是定期周遊王國各地,各省官員和當地政府毫無準備、措手不及。如果他有不滿意之處,就展開毫不容情的調查,而他往往不滿意。

離開勃艮地宮廷前往蘭斯接受加冕時,路易已經是個三十八歲的鰥夫,現在至少他可以放手進行各式各樣的計謀與策略,而他也以此出名。路易生來就工於心計,沒多久他就有了「狡猾者」的綽號。又過不了多久,就有人形容他是「無所不能的蜘蛛」,善於編織詭計多端的陰謀之網,將他的敵人一個個黏在蜘蛛網上,再慢慢拉進來。他最頭號敵人當然就是勃艮地公爵。勃艮地宮廷收容了他五年,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一回事。他父親的預言成真了。

一回到法蘭西,他就打算使盡全力摧毀勃艮地,在一四六七年勇者查理繼任為勃艮地公爵之後,這決心比以往更為堅定,因為路易知道對方打算讓勃艮地晉升為一個獨立的王國。他已經在一四六五年找到一些原本沒有料到的盟友,當時列日(Liège)人民首先揭竿而起,對抗查理的父親腓力,於是路易立刻加入他們。結果這是個嚴重的錯誤。反抗者被打敗,路易被迫簽訂恥辱的條約,放棄他之前從腓力那裡得到的大部分領土。然而接下來的舉動卻完全是路易的作風:首先他突然攻擊列日,支持查理公爵包圍列日,於是有數百名他之前的盟友都被屠殺。接著他回到法蘭西,立即否認之前簽訂的條約,著手打造一支可供全面開戰的軍隊。這場戰爭在一四七二年爆發,查理包圍博韋(Beauvais)和幾個其他城鎮。但他沒有成功,最後必須求和。

勃艮地在之後的兩年內依舊是歐洲一大勢力。最後它終於被打敗,但不是敗在路易手中,而是洛林公爵和瑞士的軍隊。這場南錫戰役(Battle of Nancy)發生在一四七七年一月五日,勃艮地公爵查理裸露的屍體幾天後才被人發現在結凍的河面上,他的頭幾乎裂成兩半,臉部損傷至難以辨認,以致於他的醫生只能從他之前戰鬥的舊傷疤和特別長的指甲,才辨認出他的身分。對路易來說,僥倖的是查理沒有男性子嗣,勃艮地和皮卡第因此回到法蘭西的統治下。路易可以額手稱慶,他不用再忍受東北方邊境這麻煩的心腹大患。

但不幸的是,勃艮地公爵留下一個女兒瑪麗,她繼承了公爵個人財產以及之前屬於公國的所有領土。為了染指這些財物和土地,路易不屈不撓設法安排讓她和自己的長子結婚,不過這又有個問題:瑪麗已經二十歲,太子才九歲。

不意外的是她比較喜歡奧地利的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他許多年前就已經當上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而且瑪麗還附帶為他帶來整個法蘭德斯作為嫁妝,包括她家族建為首都的布魯塞爾。瑪麗後來一直沒成為皇后,一四八二年她從馬上摔下來死了。她留下一個兒子(令人混淆的是,他也叫美男子腓力,我們之後將會更常聽說他的事蹟),和一個女兒瑪格麗特。最後是瑪格麗特而不是她母親和太子訂婚,她替法蘭西帶來的嫁妝是阿圖瓦和法瑞邊境的法蘭琪-康堤(Franche-Comté)。她來巴黎時還是個三歲的孩子,在法蘭西宮廷裡她被當成「法蘭西的女兒」養大。這是路易另一場不流血的勝利。

相關書摘 ▶《法蘭西全史》:路易十六全家前往巴黎,此生便再也沒有見過凡爾賽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法蘭西全史:從凱撒的高盧戰記到戴高樂將軍的自由法國,歐陸強權法蘭西的二千年史》,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約翰・朱利葉斯・諾里奇(John Julius Norwich)
譯者:何修瑜

這是一本關於法國的古今全史,也是一紙寫給法蘭西的情書
英國大眾歷史作家界的祖師爺諾里奇爵士,以幽默風趣、引人入勝的筆調,
引領讀者走進「高盧雄雞」兩千年的迷人歷史

提到法國的歷史,映入讀者眼簾的可能是聖女貞德、路易十四世、戴高樂等著名人物,也可能是英法百年戰爭、法國大革命、拿破崙戰爭等重要事件,但作者認為大多數人對法國的認識也就僅止於此,我們需要一則動聽的故事把諸多法蘭西的歷史人、事、時、地、物串聯起來,填補人們心中法國史的空白,約翰・朱利葉斯・諾里奇爵士的《法蘭西全史》就因此而生。

本書將從決心阻止羅馬將軍凱撒入侵的那位高盧人酋長說起,到查理大帝是如何略施小計取走教宗手上的帝冠。從法蘭西人大批加入東方的十字軍戰爭,到聖殿騎士團是如何在一夕間走入歷史。從太陽王路易十四世震鑠古今的功業,到法國人民攻陷巴士底監獄的風暴。從法國軍隊搭乘大隊計程車奔赴一次大戰戰場的戲劇場面,到二戰諾曼地登陸扭轉世界命運的一擊,《法蘭西全史》將帶領你我穿越兩千年趣味性十足、令人大開眼界、包羅萬象的法國歷史。

約翰・朱利葉斯・諾里奇爵士是英國老牌的歷史學者,所寫的西西里、威尼斯共和國、拜占庭帝國、教宗和地中海相關歷史多年來深受讀者喜愛。《法蘭西全史》是諾里奇爵士作家生涯的閉門顛峰之作,也是寫給他最愛的法國的一紙情書,獻給每一位迷戀法國、鍾情法國的男女。

法蘭西全史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