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金屬戰爭》:稀土是高科技產業的維生素,為中國外交政策服務的金屬武器

《稀有金屬戰爭》:稀土是高科技產業的維生素,為中國外交政策服務的金屬武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別忘了,一個國家擁有可觀產量的戰略性資源,為了獲取商業、外交或軍事利益而實施禁運,二十世紀難道不是滿滿的例子嗎?

文:皮特龍(Guillaume Pitron)

為中國外交政策服務的金屬武器

北京迅速瞭解到,中國已掌控稀有金屬所賦予的強力槓桿。思考一下,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十四個會員國,數十年來能夠強烈影響原油價格,但「只」占全球石油產量的41%。中國擁有某些稀土金屬高達95%的全世界產量,而稀土金屬是特別受到渴求的稀有金屬種類!一位澳洲專家觀察道:「這是打了類固醇的石油輸出國組織。」當一個國家瞭解到這樣的優勢,它會怎麼做?嗯,它會開始制定更具侵略性的目標。

這就是中國所做的事。鄧小平於1992年,宣布了稀有金屬方面的敵對貿易政策指導方針。中國人常帶著滿意的假笑,在貿易會議或原物料高峰會上,引用鄧小平的言論。1992年春天,鄧小平在參訪包頭市白雲鄂博區的稀土礦場時,說出這個預告性的箴言:「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一切都說得非常清楚。

在2000年左右,稀有金屬市場的謹慎觀察家注意到,有事情不對勁了。中國稀土出口的配額2005年定為六萬五千噸,從隔年開始下降至略低於六萬兩千噸。2009年,北京只出口五萬噸,而2010年的官方數據只有三萬噸。對於擁有不成比例產量的其他稀有金屬,中國同樣如此。舉例而言,2001年8月,中國制定了出售鉬給歐盟的配額。

中國於2007年至2008年間,特別課徵了一系列禁止性的出口稅。我們分析了其他國家向世貿組織提出、針對中國商業行為的訴訟,就能釐清整件事:過去二十年來,中國遭控實施系統性限制稀有礦物出口的政策,種類多元,包括螢石、焦炭、鋁礬土、鎂、錳、黃磷、碳化矽與鋅。

2000年代期間,從雅加達到洛杉磯,從約翰尼斯堡到斯德哥爾摩,所有人都開始感受到漸增的中國壓力。當時在中國工作的丟莫索表示:「每個月,我們都很憂慮,想知道釋出的新配額是多少。」

日本的高科技產業須耗費大量稀土金屬,日本人甚至被以更坦白且殘酷的方式告知。一位和我們在東京會晤的日本外交官匿名指出:「2004年,我參與多場日本工業部和中國政府代表之間的會議。我們主要提出稀土的問題,中國一再向我們清楚表示,他們隨時可以關閉供貨的水龍頭。」

一名法國專家證實:「很清楚的是,更嚴重的危機有一天會爆發,使我們受害。」但是,別忘了,一個國家擁有可觀產量的戰略性資源,為了獲取商業、外交或軍事利益而實施禁運,二十世紀難道不是滿滿的例子嗎?看看較早之前的案例:

1930年代,美國對納粹德國實施氦氣禁運(美國為唯一生產國),因為納粹已使用這種氣體讓可載人的齊柏林飛船升空,美國擔心納粹有一天將氦氣用於侵略性的目的。

1973年,為因應贖罪日戰爭,石油輸出國組織頒布對以色列及其盟友的石油禁運,引發史上第一次石油危機。

1979年,在蘇聯入侵阿富汗後,美國總統卡特凍結對蘇聯的一千七百萬噸穀物出口。

更為近期,國際媒體大幅報導俄羅斯在外交緊張的背景下,終止對波蘭與烏克蘭的天然氣出口。

在石油武器之後,在穀物武器之後,在天然氣武器之後,該來的總是會來:中國啟動它的稀有金屬武器。2010年9月,北京頒布了稀土的非常禁運令。

這是能源與數位轉型的第一次禁運。

稀土戰爭開打了

晴天霹靂的起源是日本與中國之間關於釣魚台列嶼(日本稱為尖閣諸島)的長年爭執。釣魚台列嶼由五座小島與三塊岩礁組成,位於台灣東北方的東海上。就這樣?是的,但是釣魚台蘊藏龐大的碳氫化合物,這是兩大亞洲強權自十九世紀末,即對此虎視眈眈的原因。

1895年第一次中日戰爭後,日本從中國手中奪走釣魚台。接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釣魚台受到美國管轄,直到1972年才重回日本懷抱。然而,中國始終聲索這些土地的主權,導致日本極度不悅。2010年9月7日,一艘中國籍漁船在釣魚台外海撒網捕魚時,日本海巡隊將此侵入行為視為挑釁,並追逐漁船。接下來的景象(被拍攝下來並放上網)至少可說是令人驚訝:中國船長拒絕投降,並駕駛船隻衝撞日本巡邏艇。日本海巡隊將中國船長逮捕,這在中國引發驚天的反日浪潮—很擅長迅速點燃任何最微小民族主義火苗的中國媒體,知道如何維持民眾憤慨的情緒。

奇怪的是,兩週後的9月22日,預計運往日本的中國稀土全部中斷,但北京並未正式頒布任何禁運令。和我們於北京會面的中國稀土行業協會副祕書長陳占恆表示:「漁船事件催化了我們的民族主義直覺。許多中國企業因此自行決定停止對日本的貿易運輸!」陳占恆轉述了中國官方的狡詐說詞:「就官方而言,從來沒有禁運。」官方的考量是:不要惹惱世界貿易組織。

事件發生一年後,日本業者依然不相信中國官方的說詞。

在紫禁城兩千公里外,從東京車站出發往西的新幹線(日本高鐵)會繞過富士山,富士山圓錐形的輪廓在秋日天空中,顯得特別突出。四小時後,日本第三大都——大阪,已在我們眼前,露出它那延伸至太平洋岸的觸手。我們訪問到稀有金屬的進口商人藤田邦宏。在工廠倉庫裡,藤田邦宏告訴我們他的事件版本。他保證:「中國一直實施持續性的策略,利用它的自然資源,做為政治施壓的手段。」

藤田邦宏穿著深色西裝,頭上戴著工地安全帽,走向釔的庫存。釔是一種用於精密電子產品的稀土金屬,而2010年9月,釔的訂單突然不再交貨。他坦承:「日本產業陷入恐慌。」

稀土是高科技產業的「維生素」,對日本而言,是如此的不可或缺,「甚至清潔婦都知道那是什麼。」海上的衝突事件,對東京而言,竟變成一場災難。

危機不久後轉為全球規模:數天後,輪到諸多歐洲國家與美國的稀有金屬進口商,因中國出口量的驟降而陷入困境。從來沒關注過這些稀有金屬的西方媒體,開始強力報導這個主題。評論員強調著「國際緊張情勢」、中國與日本之間的「角力」、取得這些金屬的「戰爭」,這些金屬「對尖端產業至關重要」且「比黃金珍貴」。歐盟執委會歐洲貿易委員的發言人強調,稀土對歐盟執委會是「重大問題」,呼籲中國「應讓市場不受阻礙,持續運作」。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在夏威夷舉行的一場記者會中也提及此事,並宣布近期將出訪中國,以緩解危機。數週後,法國費雍(François Fillon)總理的環境部長博洛(Jean-Louis Borloo)發布一項命令:設立戰略性金屬委員會(COMES),負責評估對法國產業不可或缺的金屬的供貨中斷風險。最後,在白宮的階梯上,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將向世貿組織對北京提出訴訟。

稀土戰爭開打了!

在大阪,藤田邦宏證實:在中國船長遭逮捕的六個月後,日本業者仍持續承受非官方禁運的後果,直到中國人瞭解到,這可能回過頭來導致「日本製」的高科技消費商品缺貨,因為在缺乏稀土資源的情況下,日本人再也無法出口這些商品!

但是在打破僵局以前的這段期間,稀有金屬市場瀰漫一股強烈的恐慌感,也引發了西方國家對北京操作手法的憂慮,以及某些中國貿易商的投機行為導致價格大幅上漲,接著導致稀土以外的其他稀有金屬出現同樣現象。

在世界各地,快遞業者、貿易商和進口商耗費大部分時間,試圖向他們的中國供應商強求脆弱的供貨承諾,或重申這些前所未見的紛擾對下游客戶造成的影響。

藤田邦宏表示:「這簡直瘋狂!供需的自然法則,在這裡再也不相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稀有金屬戰爭》,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皮特龍(Guillaume Pitron)
譯者:蔡宗樺

十九世紀是煤炭世紀,二十世紀是石油世紀,
二十一世紀則是稀有金屬世紀。

稀有金屬戰爭是一種能源戰爭,是石油能源與綠色能源之間的爭戰。

稀有金屬戰爭是一種環境保護戰爭,是弄髒的一方與假裝乾淨的一方的爭戰。
稀有金屬戰爭是一種資源爭奪戰,既爭奪礦物資源、爭奪高科技、也爭奪工作機會。

稀有金屬戰爭是一種政治思想體制的戰爭,
是「北京共識」與「華盛頓共識」的爭戰,
也是威權資本主義與民主資本主義的爭戰。

我們對於即將由太陽能板、風力發電機、電動車……
所構成的綠色能源新世界,充滿了美好的想像。
綠色能源許我們一個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乾淨未來,
可是綠色能源科技必須仰賴取之骯髒、用之有盡的稀有金屬。

我們不想再受化石燃料的束縛,試圖推翻舊秩序,事實上卻造成更強大的新依賴性。
人工智慧、機器人、奈米電子、數位醫護、網路安全……
所有這些未來經濟最具價值的部分,所有可激增我們能力的新科技,
甚至是所有日常行動、消費方式,都將變得完全依賴稀有金屬——
這些稀有資源將構成你我都可確實觸摸到的物質基礎。

我們以為從此可擺脫石油與煤炭造成的匱乏、髒亂和危機;
遭逢的卻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匱乏、髒亂和危機的新世界。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