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夏準《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洗衣機改變世界的程度,遠大於網路

張夏準《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洗衣機改變世界的程度,遠大於網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以不起眼的洗衣機和網路比較,刻意讓這個觀點更具挑釁意味,但我舉的例子應該已讓各位了解,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科技力量塑造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方式,比一般認為的要複雜得多。

文:張夏準(Ha-Joon Chang)

第4件事:洗衣機改變世界的程度遠大於網路

他們告訴你的事

近年通訊技術革命性的發展,尤以網路為代表,徹底改變了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地球零距離」(death of distance)的現象隨之而起,並因此形成「無國界的世界」,以往有關國家經濟利益和國家政府角色的傳統已不再適用。這項科技革命定義我們所處的時代。除非國家(或公司,或與此有關的個人)以相應的速度改變,否則就會被淘汰,我們作為個人、公司、或國家,勢必要更有彈性,而這需要更大程度的市場自由化。

他們沒有告訴你的事

人們往往會把最近發生的變化,視為是最具革命性的,事實卻不是如此。近年來在電訊技術上的進步,並不比十九世紀末期所發生的變化(有線電報)更具革命性。此外,從日後經濟和社會出現的改變來看,網路革命(至少目前為止)尚不如洗衣機和其他家用電器來得重要,這些電器用品大幅降低了家事所需的工作量,讓婦女得以進入勞動力市場,並且幾乎廢除了家事服務等職業。當我們回顧過去時,不應該「把望遠鏡拿反」,以免低估舊時代,高估了新時代,否則會導致我們對國家經濟政策、企業政策,以及對自己的事業生涯,做出各種錯誤的決定。

在拉丁美洲,每個人都有一個女僕?

根據一位美國朋友的說法,一九七○年代時,她使用的西班牙文教科書中,有一個句子是這樣寫的(當然是用西班牙文):「在拉丁美洲,每個人都有一個女僕。」

當你仔細想想這句話,會發現這是在邏輯上不可能發生的事。是否在拉丁美洲的女僕也有女僕呢?或許存在著某種我沒聽過的女僕交流計畫,當地的女僕輪流當彼此的女僕,所以她們都可以有個女僕,不過,我並不這麼認為。

當然,人們可以理解為什麼美國作家會有如此陳述。在貧窮國家有女僕的人口比例,遠遠高於富裕國家。在富裕國家,學校老師或小公司的年輕經理人做夢也無法想像家裡有個女僕,但貧窮國家的同行卻可能有一個,甚至兩個女僕。我們難以取得這些數字,但是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 ILO)的數據,巴西估計有七%到八%的勞動力,埃及有九%的勞動力都是受雇為家庭傭工。相對的數字在德國則是○.七%,美國是○.六%,英格蘭和威爾斯是○.三%,挪威是○.五%,瑞典是○.○○五%(以上是九○年代的數字,除了德國和挪威是二○○○年的數字)。在比例方面,巴西的家庭傭工是美國的十二到十三倍,埃及是瑞典的一千八百倍。難怪許多美國人認為在拉丁美洲「每個人」都有一個女僕,而在埃及的瑞典人則會認為,埃及是個家庭傭工特別氾濫的國家。

有趣的是,在當今的富裕國家中,家庭傭工占勞動力比例,與開發中國家的水準相仿。一八七○年,美國有「收益就業」(gainfully employed)的人之中,約有八%是家庭傭工。在德國,這個比例直到一八九○年代也是八%左右,之後就開始快速往下滑。在英格蘭和威爾斯,由於地主階級的關係,當地「僕役」文化存在的時間比其他的國家更久,比例甚至更高。在一八五○年到一九二○年期間,勞動力的一○%到一四%是家庭傭工(有些許上下起伏)。事實上,如果閱讀阿嘉莎.克莉斯蒂(Agatha Christie)一九三○年代前的小說,會發現不只那位在上鎖圖書館遭到謀殺的出版界大亨擁有僕人,拮据的中產階級單身老女人也有,即使她可能只有一名女僕(與一個一無是處的汽車修理工人廝混,工人原來是出版界大亨的私生子,而女僕因為愚蠢地提及一些不應該看到的事,也在第一百一十一頁中被謀殺了)。

富裕國家的家庭傭工如此少(按比例而言),考量到當今和過去收入水準相近各國的文化差異,顯然不是唯一的原因,主要原因是勞動力的相對價格較高。隨著經濟的發展,相對於「東西」而言,人(或者他們提供的勞力服務)變得更加昂貴。因此,家事服務在富裕國家成為只有富人才負擔得起的奢侈品,但在開發中國家,它仍然是低廉到甚至中下階層的人也消費得起。

進入洗衣機時代

現在,無論「人」或「東西」如何在相對價格上變動,以家庭傭工為業的人口所占比例的下降程度,已不像富裕國家在上個世紀那樣戲劇性,當時並沒有供應大量的家用技術,其中我以洗衣機作為其代表性技術。不論雇人洗衣服、打掃房間、燒柴取暖、做飯、洗碗所需的價錢有多昂貴(相對而言),如果這些事情不能由機器來完成,就依然有雇用需求。否則,你不得不自己花費大量的時間來做這些事情。

洗衣機節省了大量的時間。雖然這些數據不容易取得,但根據一九四○年代中期美國農村電氣化管理局的研究指出,隨著電動洗衣機和電熨斗的問世,清洗三十八磅的衣服所需的時間減少了將近六倍(從四小時減少至四十一分鐘),燙衣服減少的時間超過二.五倍(從四.五小時降至一.七五小時)。自來水則讓婦女不必花好幾個小時取水(根據聯合國發展計畫的說法,在一些開發中國家,取水這個工作每天需要花多達兩個小時的時間)。吸塵器讓我們能夠將房子清掃得更徹底,跟以前使用掃把和抹布的時代相比,現在所需的時間顯得微不足道。瓦斯爐、電爐,以及中央暖器系統已經大幅減少蒐集薪柴、生火、保持火勢,以及加熱和烹煮工作完成後的清理時間。當今富裕國家的許多人甚至有洗碗機,其發明者是美國農業部的員工魯賓諾先生(Mr I. M. Rubinow),他在一九○六年《政治經濟學雜誌》發表的文章中指稱,它將是「真正的人類的福音」。

家電的出現和電力、自來水,以及天然瓦斯一樣,已經完全改變了女性的生活方式,也連帶著改變了男性的生活方式。更多婦女因此能夠加入勞動力市場。例如,美國的已婚白人婦女在黃金工作年齡(三十五到四十四歲)外出工作的比例,從一八九○年代末期極低的數字,成長到今天將近八○%。由於從事家庭傭工的人數大幅減少,社會還是能夠運作,使得女性的職業結構出現了急遽變化,正如我們前面看到的,一八七○年代的美國,將近五○%的就業婦女受雇為「女僕和女服務生」(鑒於當時外食還不那麼盛行,我們可以推定她們大多數是當女僕多過女服務生)。

勞動力市場的參與度增加,肯定提高了婦女在家庭和社會的地位,也降低了重男輕女的觀念,提高對女性受教育的投資,進而提升女性勞動力的市場參與度。即使那些受過教育,最終卻選擇留在家裡陪伴孩子的婦女,也享有更高的家庭地位,因為如果她們決定分手,還是有能力養活自己,對伴侶而言是可信的威脅。隨著外界就業機會逐漸增加,生養小孩的機會成本提高,使得家庭少子化,這些變化都改變了傳統的家庭動態。綜觀而論,這些改變造成了真正重大的變化。

當然,我不是說發生這些變化只是(或主要)因為家電科技的改變。「避孕藥」和其他避孕用品,讓婦女們能夠控制生育的時間和頻率,對女性接受教育和勞動力市場的參與產生了強大衝擊。此外,還有非技術性的因素,即使擁有相同的家電科技,各國的女性參與勞動力比例,以及職業結構照樣會大不相同,取決於社會對於中產階級婦女就業的接受度(貧窮婦女已經一直在工作)、支薪工作和養育子女的稅收優惠、兒童托育的負擔能力等的社會慣例。談了這麼多,但是如果沒有洗衣機(和其他省力的家電科技),婦女在社會角色和家庭動態的改變程度,將不會如此劇烈。

洗衣機打敗了網路

雖然許多人認為網路已經徹底改變世界,但是相較於洗衣機(和公司)所帶來的變化,網路的影響並不如洗衣機,至少到目前為止是如此。當然,網路改變了人們閒暇時間的生活方式,例如上網、在臉書上與朋友聊天、透過Skype與朋友說話,和坐在五千英里外的某人一起玩線上遊戲等。它也大幅提升效率,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保單、假期、餐館等相關資訊,甚至青花菜和洗髮精的價格。

不過,當涉及到生產過程,我們尚不清楚其影響是否具有如此革命性的效果。可以肯定的是,網路已經深深地改變了某些人的工作方式。我憑經驗得到這樣的結論。拜網路之賜,我和朋友(有時是共同作者),也就是在科羅拉多州丹佛任教的艾琳.格拉貝爾(Ilene Grabel)教授,靠著一次面對面的會議,以及一、兩次的電話,便順利完成一整本書。不過,對許多其他人來說,網路在生產力上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力。許多研究一直難以證實網際網路對於整體生產力的正面影響,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勞勃.索洛(Robert Solow)所說,「證據隨處可見,就是沒有數字。」

你們可能認為我這樣比較並不公平。我提到的家用電器所發揮的魔力已經至少好幾十年,有些甚至有一個世紀了,而網路僅僅只有二十年的歷史。這是部分正確的說法,正如著名的科學史家大衛.艾傑頓(David Edgerton)在他引人入勝的著作《老科技的全球史》(The Shock of the Old ?)中所說,科技運用的極致及其發揮最大的影響力,往往是在該項技術發明之後好幾十年才實現的。即使以目前網路的影響力而言,我懷疑是否正如許多人認為的,它是一種革命性的科技。

網路輸給了電報

在一八六六年跨大西洋有線電報服務開始使用之前,向另一端發送消息需花三週的時間,這是乘帆船穿越大西洋所花費的時間,即使是乘坐快艇(直到一八九○年代才盛行),也必須預留兩週時間,因為當時的紀錄是八∼九天。

以傳輸三百字的訊息為例,傳送電報所需的時間減少到七到八分鐘,甚至可以更快。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一八六一年十二月四日,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發表七千五百七十八字的國情咨文演講稿,在九十二分鐘內從華盛頓特區發送到美國其他地區,平均每分鐘發送八十二字,不到四分鐘的時間內發送三百字的訊息。不過那是特例,一般大約是每分鐘四十字,三百字的訊息需要花上七.五分鐘。從二星期減少到七.五分鐘,以倍數而言,速度快了二千五百倍以上。

網路將三百字訊息的傳輸時間,從傳真機的十秒減少到(比方說)二秒,但是僅減少五倍。可以在十秒內發送更長的訊息(考慮到需要加載),例如一個三萬字的檔案,在傳真機需要花費超過十六分鐘(或一千秒),快了一百倍。但是,相較之下,電報減少了二千五百倍的時間。

網路顯然還有其他革命性的特點,它讓我們能夠高速傳送圖片(電報或傳真機也做不到,需要仰賴實體運輸)。它可以在許多地方收取,而非只有在郵局。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從大量資源中搜尋想要的特定訊息。不過,純粹就速度的加快程度而言,遠不及不起眼的有線(甚至還不是無線)電報來得具有革命性。

我們高估了網路的影響,只因為它現在正影響著我們。人類往往著迷於最新、最炫目的科技。早在一九四四年,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就批評過那些因為飛機和無線電出現而對「距離化為無形」和「國界消失」感到興奮的人們。

改變觀點

誰在乎人們是否誤以為網路的影響力大於電報或洗衣機呢?人們對最新變化的印象較為深刻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觀點的扭曲只是關乎人們的意見,倒也沒什麼關係。但是,這些扭曲的觀點會產生實際影響,導致錯誤使用稀有資源。

人們對於資訊和通訊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ICT)革命的迷戀,尤以網路為代表,已經造成一些富裕國家(尤其是美國和英國)錯誤地推論製造是太「過時」的事情,應該努力靠著創意過活。正如我在第九件事的解釋,這種對「後工業社會」的信仰,導致這些國家過度地忽略製造業,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更令人擔憂的是,富國的人們對於網路的著迷,使得國際社會擔憂富裕國家與貧窮國家之間的「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因此企業、慈善基金會和個別善心人士,相繼捐贈資金給開發中國家,以購買電腦設備和網路設施。問題是,這些是否是開發中國家最迫切需要的東西?或許把資金應用在那些比較不時尚的東西,例如掘井、擴大電力系統網絡、製造價格實惠的洗衣機,會比發給農村每個小孩一台筆記型電腦或設立網路中心,更能夠改善人民的生活。我不是說這些東西必定更加重要,但許多捐助者倉促投入花俏的計畫,而沒有仔細評估若資金用於其他用途時,相對長期成本和效益為何。

另一個例子則是,因為人們對新事物著迷,深信近年來通訊和運輸科技的變化具有革命性,正如日本商業大師大前研一的名著所說,現在我們是生活在一個「無國界的世界」(borderless world)。因此,過去近二十多年來,許多人開始相信如今發生的任何變化都是重大科技進步的結果,與之對抗就是走回頭路。許多政府因此廢除關於資金、勞動力和商品跨境流動的非常必要的法規,卻造成不良效果(見第7、第8件事)。

不過,正如我說明的,近年來科技的變化都比不上一個世紀前對應變化那般具有革命性。事實上,一個世紀以前的世界所擁有的通訊和運輸科技,儘管遠遠不如一九六○年代到一九八○年代之間的技術,卻更為全球化。因為在六○年代∼八○年代期間的各國政府,尤其是那些有權力的政府相信更為嚴格的跨境流動法規。決定全球化(換句話說就是國家開放)程度的因素是政治,而非科技。然而,如果迷戀最新的科技革命性發展而扭曲了觀點,我們就看不到這一點,因而推行錯誤的政策。

在國家和國際層面上(以及在個人層面上做出正確的職業選擇),了解科技的發展趨勢對於正確制定經濟政策至關重要。但是,我們對於新科技的迷戀,以及低估已經普及的事物價值,導致我們走向錯誤的方向。我以不起眼的洗衣機和網路比較,刻意讓這個觀點更具挑釁意味,但我舉的例子應該已讓各位了解,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科技力量塑造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方式,比一般認為的要複雜得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資本主義沒告訴你的23件事:經濟公民必須知道的世界運作真相與因應之道》,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張夏準(Ha-Joon Chang)
譯者:胡瑋珊、林步昇

經濟停滯,西方長期兜售的種種制度問題暴露,
揭開假象,停止沉迷於毫無節制的自由市場機制,
才能脫離錯誤政策的泥淖,不再讓人掌控我們的命運!

我們無需具備高水準的專業知識,就能了解世界的真實運作方式,並且積極行使「經濟公民」的權利,以避免被其他人的錯誤決定所犧牲。——張夏準

  • 大家都說世界越開放機會越多,但為什麼我們看到的卻是工作更沒有保障?
  • 明明財富一直增加、技術愈來愈進步,但是為什麼生活並沒有大幅改善?
  • 富有的人,真的是因為他們更有能力嗎?富起來的國家真的是靠好制度嗎?

資本主義的陷阱無所不在,錯誤政策的代價已經無所遁形,
世界是不平等,但是經濟不是專家的事,我們並不是無能為力!

三十多年來,奉行自由市場理論的國家主張放鬆管制、價格機制決定一切等,造成富國經濟成長大幅放緩,開發中國家也受影響,最終導致金融風暴至今難以復甦。如今利率已經低到不可能再低,多數政府寅吃卯糧,我們還能繼續在搖搖欲墜的基礎上往前走?

劍橋大學發展經濟學家張夏準,以長年對市場和經濟發展的研究為基礎,帶領讀者認識自由市場機制掩蓋下的殘酷真相,從開發中國家的角度出發,思考後進市場更好的發展之道。

當下全球大環境低迷,如果我們希望執政者採取正確的行動方針,就必須先理解世界經濟的真實運作方式,積極行使經濟公民權。

自由市場意識形態導致政策失靈,但我們可以讓資本主義變得更好!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