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過齊頭式藥價的苦果,未來「高品質自費醫材」也將陸續退出台灣市場

嘗過齊頭式藥價的苦果,未來「高品質自費醫材」也將陸續退出台灣市場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齊頭式藥價苦果這幾年已然發生,許多國際藥廠直接放棄台灣市場,在台灣有錢也買不到品質較好的原廠藥。現在連不影響健保支出的自費醫材,也要採取齊頭式價格管理。

​​

前情:各醫療院所的自費醫療器材經常收費不一,有民眾認為使用同樣的醫材,在不同醫院卻可能被收取更高價錢。衛福部健保署針對「健保部分給付、民眾須負擔差額」的醫材設定收費上限,於6月9日正式公告,八大類共352項醫材的健保給付與自付差額上限,將自8月起生效。

​​

就跟許多原廠藥物退出台灣市場一樣,以後高品質的自費醫材,也會一個一個退出台灣市場,想要自費多花錢也買不到。

試想,今天跟蘋果公司說以後在台灣所有iPhone只能賣白牌手機的價格(都有打電話和上網的功能喔),蘋果公司會怎麼做?忍受薄利甚至虧錢賣?還是全面退出台灣市場,轉去經營利潤更高的市場?

不要幻想訂出價格上限,就可以讓民眾用低價買到高品質的醫材,廠商都是將本求利,加上台灣是規模很小的市場,更沒有理由驅動廠商配合政府犧牲利潤。

民眾還是只能買到價格和品質相符合的醫材,但永遠喪失了選擇更高品質醫材的權利。除了制定政策得到幫人民省荷包的虛假美名,最後,到底誰得到好處?

根據新聞報導,健保署公告的八大類醫材包括:

  1. 人工水晶體
  2. 特殊材質生物組織心臟瓣膜
  3. 淺股動脈狹窄塗藥裝置
  4. 冠狀動脈塗藥支架
  5. 特殊功能人工心律調節器
  6. 複雜性心臟部整脈消融導管
  7. 特殊材質人工髖關節
  8. 調控式腦室腹腔引流系統等

在新制實施後,醫院使用健保規範的差額醫材,就須遵守收費上限,否則最重將祭出違約處置。

醫勞盟也在臉書發文表示,如果健保署這種做法是對的,那政府可否比照辦理,規定台灣所有房子功能都是一樣拿來居住,應該統一規定房價上限?

「醫療齊頭式平等」的小故事

這邊來說一個小故事。有一種抗生素,是治療兒童嚴重感染症最後一線藥物,也就是俗稱「救命藥」之一。幾年前過了藥物專利期,開始出現學名藥。因為健保給付相同成分藥物的價格相同,學名藥的成本價遠比進口原廠藥低,藥價差當然也比原廠藥大,所以一些理所當然的變化也接連發生。

首先,站在經營的角度,醫院都想引進成本較低的學名藥取代原廠藥,但醫師認為此種抗生素主要用在性命垂危的兒童身上,大多反對引進學名藥,堅持保留原廠藥。有些醫院採納醫師的建議保留原廠藥,有些醫院讓原廠藥和學名藥並存,有些醫院直接踢除原廠藥只保留學名藥。

當然,學名藥標榜經過研究證實和進口原廠藥療效相似;但醫師都知道,對於極重症病人,學名藥的研究相對不足,臨床上使用效果就是有差,使用原廠藥的病人明顯有較好的反應。

只保留原廠藥醫院的醫師,雖然可以放心治療病人,但不時要面對醫院想要引進便宜學名藥的企圖,承受壓力守住底線。

原廠、學名藥並存醫院的醫師,不敢使用學名藥治療嚴重感染症兒童,則可能接受醫院的「關心」,被檢討學名藥使用比例過低。

只保留學名藥醫院的醫師,沒有原廠藥可以使用。但為了病人的安危,常會加上第二種甚至第三種抗生素確保治療效果。

原廠藥廠商遭受極大的議價壓力,因為學名藥的低成本價就擺在那裡,不斷被醫院要求降價。當利潤不斷被壓縮,開始逐漸放棄台灣市場。若真的完全撤離,重症兒童最後只剩低價學名藥可以選擇。

齊頭式藥價苦果這幾年已然發生,許多國際藥廠直接放棄台灣市場,在台灣有錢也買不到品質較好的原廠藥。現在連不影響健保支出的自費醫材,也要採取齊頭式價格管理,品質好、價格高的醫材將在台灣消失。除了減少保險公司的給付支出外,醫療共產化的結果,最後有誰能真正受益?

延伸閱讀

本文獲Dr. E小兒急診室日誌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出處1出處2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