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不是罰多重而是下架私密照,「侵犯性隱私專法」如何保障受害者最在乎的事

重點不是罰多重而是下架私密照,「侵犯性隱私專法」如何保障受害者最在乎的事
圖為情境圖,非任何新聞事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性私密影像外流,多數受害者最在乎的不是加害者被罰多重,而是已經在對方手中的性私密資料,必須拿回來;已經上傳到公開平台的必須下架。但目前,台灣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無害的」完成被害者的期望。

今年2月韓國N號房事件爆發,再度掀起「性私密影像」的討論,今年就有立委提出3種不同版本的專法草案,希望遏止這種「侵犯性隱私」的狀況,侵犯性隱私究竟有多少種型態?被害人最在意的又是什麼?專法如果通過,又能提供什麼新的保障?

侵犯性隱私不只「復仇式色情」,還涉及性勒索、詐騙

目前台灣對於「侵犯性隱私」案件最完整的統計,來自婦女救援基金會(婦援會)。婦援會2014年開始承接相關案件,累積至2019年底,共處理了345件案件。

其中,大眾最耳熟能詳的大概還是「復仇式色情」(又稱「色情報復」)。也就是雙方是伴侶,可能是為了增加情趣,雙方同意拍下做愛的影片或照片,或是其中一方偷拍另一方,但分手或吵架後,存有影像的那方任意將影像外流。

不過,婦援會副執行長杜瑛秋說,「復仇式色情」雖然在統計上佔大宗(45%),但其實取得性私密資料的方式千奇百怪,被流出的原因也不只因為伴侶報復,還可能涉及金錢勒索、性勒索。

杜瑛秋説,從取得途徑來說,有的人可能是被駭客攻擊,盜取當事人存在電腦裡的私密影片或照片。有的是與網友視訊裸聊,裸聊過程未經同意被側拍。「有些是學生在整人,比如畢業旅行洗澡、互相拍,有時候是好玩po上去,有時候是看他不爽po上去。同事同儕都有這樣的狀況。」

她說,另外有些人是想在網路上認識伴侶,加害者可能就會要求:「我們都那麼熟了,你是不是要有誠意,要拿相片給我看」。此外,也有人以「拍內衣廣告,要確定model尺寸」作為藉口,要被害人提供胸部照片。

而青少年間最常見的,就是「漸進式」取得性私密內容。杜瑛秋說,通常加害者會透過遊戲認識被害者,聊熟了之後,加害者會要求轉到其他社群軟體例如LINE、WeChat或是FB聊天,加害者可能會透過「給點數」誘惑被害人提供生活照,或是軟言軟語哄騙,例如「你看起來很漂亮,可不可以給我幾張生活照看看?」

杜瑛秋強調,「這過程會漸進式,先生活照;然後隱私照,隱私照可能先胸部啊、下體,部分(身體部位)的;之後有可能是『全部』身體的裸照;有些人會要求拍自慰的相片,有些還會下指導棋,告訴他要怎麼自慰比較好。」而加害人已經透過社群媒體掌握被害人親友的資料,被害人如果不配合,加害人就會恐嚇要把照片傳給被害人的親友,被害人只好照辦。

加害人威脅的目的,「有的可能是要更多相片。有些可能是『如果你想要回相片,要出來跟我發生性行為,或是口交』,這就是『性勒索』。另一種是要錢,只要給他錢,基本上就是越要越多。」

根據婦援會的紀錄,取得方式中,「雙方合意拍攝」最多,佔32.5%;「被害人自拍」第2,佔27.48%;第3則是「遭偷拍」,佔19.49%。

加害者取得性私密影像方式
類型 佔比
雙方合意拍攝 32.59%
被害人自拍 27.48%
遭偷拍 19.49%
視訊時遭側錄 6.71%
遭強制拍攝 5.43%
趁機取得 1.60%
趁職務取得 1.28%
駭客竊錄 0.64%
其他 4.79%

而加害人取得的動機,多數是「不確定目的」(33.44%);其次是情侶「要求復合」(16.09%);接著是「單純報復」(13.88%);而勒贖裸照、勒贖金錢、勒贖發生性行為雖然比例較低,但也有5%~9%。

加害者散布/取得目的
類型 佔比
不確定目的 33.44%
要求復合 16.09%
單純報復 13.88%
勒贖金錢 8.20%
勒贖裸照 6.31%
勒贖發生性行為 5.36%
基於炫耀心態 1.89%
藉此營利 0.63%
其他 14.20%

受害者最在意的不是罰多重,而是照片、影片被下架

杜瑛秋說,不管侵犯性隱私的型態為何,多數受害者最在乎的,不是加害者是誰、加害者被罰了多少錢,而是已經在對方手中的性私密資料,必須拿回來;已經上傳到公開平台的性私密資料,必須被下架。

但目前,台灣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無害的」完成被害者最大的期望:「取回」、「下架」。

目前台灣常用來解決性私密影像的法律中,只有《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簡稱《兒少性剝削條例》)和《刑法》235條的「散播猥褻物品罪」可以讓資訊「下架」或被「沒收」。但是,《兒少性剝削條例》僅限18歲以下,被害人如果已經成年,就無法可管。而根據婦援會的紀錄,有高達84%是的受害者是成年人

至於「散布猥褻物品罪」雖然能從加害者那邊「沒收」性私密資料,但這條法的出發點是認為被流出的照片或影片很猥褻、很色情、危害社會善良風俗。但杜瑛秋強調:「對被害人而言,這不是猥褻物品,是你侵害我的性自主權或性隱私」。提案立法的立委蘇巧慧也提到,許多受害者對於給出性私密資料,已經有很深的內疚、自責感,「散布猥褻物品罪」反而可能會造成二次傷害。

專法草案強調「下架」機制、保護被害人個資

今年5月,有立委提出防治性隱私侵害的專法草案,且不同立委提了3個不同的版本,這3個版本除了都對「竊錄」、「傳給第三人」和「公開散布」訂有罰則,更重要的是,3個版本都不約而同的都提到「下架」與「取回」的機制,

3個版本為何?由哪些立委提案?

3個版本都規定,網路平台或是電信業者,如果得知自家的軟體或平台上有侵犯性隱私的內容,必須在24小時內先「下架」。而且為了避免證據不見,3個版本都規定移除後必須保存至少3個月(蘇巧慧版本要求保存3個月;洪孟楷、賴品妤版本要求1年)。

且平台業者如果不照做,將被處至少10萬的罰鍰(洪孟楷版本20萬~100萬;蘇巧慧、賴品妤版本都是10萬~60萬,但要是12小時內不下架,會以每小時罰10萬的方式連續處罰)。

此外,蘇巧慧的版本更強調,如果有必要,業者應該停用散布者的帳號、禁止他人去點該帳號。賴品妤的版本則規定,就算性私密影像還沒被放到網路平台上,只是被加害者拿到手,警察也必須在24小時內協助「取回」影像。

本身是社工師、承辦過許多相關案件的杜瑛秋強調,「限時」下架與取回的機制非常重要,「被散布都是搶時間,你太慢一點,就不知道散布到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