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化的伊斯蘭傳教士,印尼和馬來西亞都不能忽視的另一種政治勢力

網紅化的伊斯蘭傳教士,印尼和馬來西亞都不能忽視的另一種政治勢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印尼,馬來西亞這幾年也有不少網紅傳教士,且與馬國不同的政黨有交集,在強大的網路影響力下,不同背景的網紅傳教士將影響馬國伊斯蘭論述,甚至牽引政局發展。

文:丘偉榮(馬來西亞國民大學馬來西亞與國際研究所研究員)

在2017年雅加達省長選舉、2019年印尼總統選舉,除了政黨和非政府組織,還有一股帶領穆斯林政治運動和輿論風向的新興勢力,他們就是網紅傳教士。

這些網紅傳教士善用各社交媒體平臺,如臉書、推特、Instagram和YouTube,通過文字、圖片和影像來宣教。他們不只是談論宗教,也經常直接或間接對各種政治、社會課題發表看法,有些也在經營生意。

宗教、政治和經濟的結合,再加上社交媒體上百萬的追隨者,讓這些傳教士變成了穆斯林社會的意見領袖。他們有一部份經常自稱「無黨派」,其實很多都有特定的政治傾向,如此「假中立」讓他們看起來比政客更可信賴,令他們得以發揮政治影響力。

在印尼,這些網紅傳教士,或明顯或隱約地,相當大部份傾向於反對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和佐科威(Joko Widodo)。佐科威政府意識到這一點,因此拉攏那些原本反他的傳教士,一方面則提拔本身陣營的傳教士。

馬來西亞這幾年也有不少類似的網紅傳教士,其中有些在希盟執政時期不斷透過社交媒體製造「伊斯蘭危機感」。馬來文媒體最近特別喜歡根據他們的社媒帖文來寫新聞。

這些反希盟的傳教士與伊斯蘭黨關係匪淺,如阿末杜蘇奇(Ustaz Ahmad Dusuki)、阿茲哈伊杜魯斯 (Ustaz Azhar Idrus)。前者曾在第十四全國大選征雪州莎亞南的州議席,也是一名擁有好幾間伊斯蘭誦經學校的商人。後者則從一名吉他手搖身一變成爲傳教士,經常發表保守言論,現居登嘉樓,跟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關係密切。

另一組傳教士是被指爲「薩拉菲派」(Salafi)的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Mohd Asri)及其同道,如羅再米(Rozaime Ramli)、黃偉雄 (Firdaus Wong)、占比利 (Zamri Vinoth)等,也跟爭議性人物扎基耐克(Zakir Naik)過從甚密。他們在上届大選原本傾向支持希盟,惟之後轉爲反之,對希盟造成相當大的傷害,因爲他們能夠影響希盟的潜在支持者,尤其都市穆斯林中産階級。

INDIA ISLAMIC PREACHER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備受爭議的印度伊斯蘭傳教士扎基爾•奈克(Zakir Naik)

站在阿斯里對立面的是「傳統派」傳教士,有些是親巫統的,如曾經發表排他言論的扎米漢 (Ustaz Zamihan al-Ghari)。此外,馬來西亞也有不少來自印尼的habib(即祖籍也門的宗教師),是伊斯蘭蘇菲活動的推手。在納吉擔任首相時,據聞他們跟部份巫統領袖關係不錯。其中一位是阿里再納阿比丁(Habib Ali Zaenal Abidin),早前有網上簽名運動推薦他出任聯邦直轄區宗教司。

當然,馬來西亞也有一些傳教士是比較少談政治的,如跟隨Jemaat Tabligh的Ebit Lew。(Jemaat Tabligh係源自印度的伊斯蘭宣教組織,相較其他政治意識濃厚的伊斯蘭運動,它比較強調個人修行和宣教,少談政治)Ebit Lew是華裔穆斯林,可說是國內目前最受歡迎的傳教士,社媒的追隨者人數遙遙領先其他人,臉書和IG都有超過兩百萬名粉絲。他的磁性的聲音、感性談話和謙卑態度,令很多人動容。他善於催泪激勵人心,其的激勵課程就像伊斯蘭版的心靈雞湯,讓很多穆斯林在忙碌生活中找回動力與慰籍。

Ebit Lew在2019年帶領一位華裔女性皈依伊斯蘭的影片廣傳後,備受非穆斯林議論。他雖不直接談政治,但曾經在臉書上表態支持反ICERD(《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大集會。由於常向跨性別者、街友和其他邊緣群體宣教,亦引起關注。他在新冠肺炎限行令期間奔走全國,不分族群援助抗疫前綫人員和窮人,獲得很多人包括非穆斯林讚賞,知名度大增,成爲媒體焦點人物,當然也難免招致妒嫉、批評。

他日前宣稱已自掏腰包超過一百萬令吉(約新台幣696萬),啟人疑竇,於是在臉書大方公開財富來源。他擁有本身的餐館、服飾店,寫過好幾本暢銷書,還有自己的電視節目,經常辦激勵講座。他的激勵講座收費最低價九十六令吉,如果每場有至少千人參加,巡迴全國的開講收入將非常可觀。

大量臉書追隨者和YouTube超高的點擊率,也爲Ebit Lew帶來不少盈利。他近期有則影片在YouTube和臉書分別有超過一百萬和三百萬的瀏覽次數。當然,這些點擊率仍不及另一位在馬來西亞和印尼同樣很紅的印尼傳教士阿都索末(Ustaz Abdul Somad),前者一則在YouTube的影片就有多達上千萬的瀏覽次數。

阿都索末被喻爲「馬來群島傳教士」(Dai Nusantara),差不多每年來馬巡迴演講,幾乎場場爆滿。他在印尼是反鍾萬學和佐科威,在馬來西亞則相對中立,無論伊斯蘭黨、公正黨和誠信黨領袖都會接見他。他今年初在馬來西亞的行程包括會見希盟的時任宗教事務部長慕加希(Mujahid Yusof Rawa)談「仁愛伊斯蘭」(Islam Rahmatan lil ‘Alamin),然後在國民大學談「穆斯林團結」,再到登嘉樓出席伊黨活動談「伊斯蘭領導」。整體來說,其言論是傾向支持伊斯蘭黨。

馬來西亞也有相對支持希盟(特別是誠信黨)的傳教士,如萬吉(Ustaz Wanji)、伊斯蘭黨前精神領袖聶阿茲之子聶奧馬(Ustaz Nik Omar)、伊黨前主席法茲諾之子(Fauwaz Fadzil)、查哈魯丁(Zaharuddin Abd Rahman)等。他們雖有一定的知名度,影響力卻看似有限。聶奧馬在上届大選時爲希盟站臺,以乃父光環拉攏了一些原本可能支持伊黨的穆斯林選票,選後卻相對低調。

網紅傳教士當道之際,公正黨主席安華的伊斯蘭形象,光環已不復當年,伊斯蘭青年運動優秀的宗教學者也很難發揮影響力。不同背景的網紅傳教士預料將影響本國伊斯蘭論述,甚至牽引政局發展。

本文獲當代評論授權刊登,原文請見:網紅傳教士的影響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