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摧殘馬來西亞影視產業,影人如何自保、政府怎麼相救?

武漢肺炎摧殘馬來西亞影視產業,影人如何自保、政府怎麼相救?
Photo Credit: 有關拍攝團隊導演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對馬來西亞影視產業而言,是一場沒有預兆,突如其來的寒冬。影視業不能開工,電影院不能營業,影展無法進行。可以說,2020年的「COVID-19」為馬來西亞影視業帶來了致命的衝擊!

2020年對馬來西亞影視產業而言,是一場沒有預兆,突如其來的寒冬。影視業不能開工,電影院不能營業,影展無法進行。可以說,2020年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為馬來西亞影視業帶來了致命的衝擊。

自大馬政府在3月18日實施行動管制令後,近乎所有行業都被迫停業,經濟停滯不前。而就在政府逐步放寬之際,首相慕尤丁在5月10日宣布延長,有條件的行動管制令至6月9日,但是依然禁止所有的娛樂和聚會活動。

不過,剛過的6月1日傳來好消息。馬來西亞政府同意允許被迫停工了超過兩個月的影視人員在6月10日復工。條件是,在遵守作業程序下有條件下進行拍攝工作。何謂作業程序呢?其實就在5月20日,政府就宣布了多項拍攝特別規定,這些規定包括:

  • 拍攝團隊不能超過20人
  • 不準為藝人及工作人員提供自助餐,化妝師於造型師必須帶上面罩
  • 藝人之間不可以有近距離接觸的劇情,必須維持至少一公尺的社交距離,但可以運用鏡頭製造靠近的假象。
  • 製作團隊需要追蹤和記錄所有藝人在過去四周的行蹤。
  • 招募演員或有關活動也必須線上進行。
偉智
Photo Credit: 有關拍攝團隊導演提供

這些條件看起來苛刻且瑣碎,顯然也無法進行大型拍攝工作。有電影人甚至覺得這不是電影人或了解影視業運作而設下的條規。只是,對於經歷了一場武漢肺炎所帶來災難性打擊的影視業者而言,這樣有條件復工算是今年寒冬後的一道曙光。

馬來西亞中文影視協會主席賴昌銘認為這至少是一個逐步開放的開始,讓製作團隊可以進行如綜藝節目、訪談節目、紀錄片或小規模的拍攝工作,但對於拍電影而言,這樣的限制規定,只會加重成本和風險。他坦承,在疫情還沒穩定之前,今年的影視業都面對嚴峻考驗。畢竟就算復工,萬一有人再感染,整個團隊需要再次停工。也因為這樣的不確定性,投資商也不易在這個時候投資新片子。

一般馬來西亞中文電影最為活躍的賀歲檔電影,在6月、7月左右就需要開始籌備,但在馬來西亞政府禁止動工之際,大家只能按兵不動,而明年還會不會有賀歲電影是未知數。

當然明白這是疫情的問題,也不是政府故意為難,但是我們希望政府可以為我國影視業開拓平台,尤其是影視串流平台。在此之前,依然不多馬來西亞電影可以進入影視串流平台片庫。希望政府可以和電視台及串流平台推動電視電影創作,以及引入更多本地電影。

目前,馬來西亞國家電影發展局有一些輔助金供申請,但是就算製作好影片,播映的平台也是另一個重點,因此政府應該協助開拓電影院以外的平台。娛樂業永遠是這波疫情最後復甦的行業之一,我們需要接受這個事實。看看能否轉型,或轉去網路平台開拓更多的可能性。

是的,在串流影視平台播放的馬來西亞電影並不多,在馬來西亞電影院依然是最主要的電影播映平台。但是,在病毒肆虐,大馬政府3月中實施行動管制令後,馬來西亞電影院就停擺超過兩個月,至今還不能獲准營業。

根據馬來西亞國家電影發展局(FINAS)2019年數據,全馬來西亞共有162家影城或電影院,設有大約1千100個大銀幕,19萬3千333個位置,總收入為大約馬幣10億8千萬(大約74億4000萬台幣)。

馬來西亞人愛看電影,除了票價相對便宜外(大約台幣100元),幾乎所有好萊塢電影都與美國同期上映,上電影院看電影是馬來西亞人最受歡迎也是最普遍的活動之一。然而,這一波疫情卻狠狠打擊了大馬戲院業者。就算馬來西亞行動管制令逐步開放,但是依然禁止超過20人聚集的活動,封閉且集中的電影院自然無法開門營業。想念電影院是影迷的日常,但是因而轉去影視串流平台觀影的影迷會否因而變心呢?

偉智1
Photo Credit: MBO Cinemas

有趣的是,5月初網上流傳著數張馬來西亞電影院久未營業,椅子發霉的照片。引起了國內外媒體競相報道。而馬來西亞兩大院線GSC和TGV還因為出面澄清,這並非他們的戲院。電影院無法營業,在停擺期很大可能延續到7月的電影院業者如何自救呢?有的電影院如GSC,有外賣電影院小食,但這似乎只是杯水車薪。

偉智3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截自網路

在馬來西亞27個地區設立電影院,擁有215個大銀幕的馬來西亞院線MBO在電影院全面被禁止營業之前,就已經推行了一系列「我們關懷」(WE CARE)計劃,確保觀眾放心來電影院看戲。當中,就包括了採取「社交距離座位」措施,就是每兩個座位之間都會隔一個空位,觀眾前後拍都會空出一排座位,讓觀眾保持更安全的距離。

其他措施就包括了電影院廳全面消毒,所有觀眾在進入戲院前都必須測驗溫度,售票櫃檯保持社交距離等等。預料這些預防措施,將會成為電影院常態。只是,電影院恢復營業過後,有多少觀眾放心返回電影院看戲依然是疑問?對於電影院業者而言,這波疫情看來帶來很大的衝擊。

MBO營運長謝征衛久坦承,今年馬來西亞電影院行業估計虧損大約2億令吉(約13億7千萬台幣)。「今年1月至2月的銷量已經下降了55%,3月在停止營業前更是下降了80%。加上5月和6月戲票銷售上更是零收入。所以估計損失了兩億令吉」不過,情況再艱難,MBO也準備好應對挑戰,也做好重新開放的準備了。

95183320_10157418699243790_6676084709497
Photo Credit: MBO Cinemas

馬來西亞電影院估計在7月會重新開放。謝征衛透露,開放後的第一部電影應該是諾蘭的《天能》和原本3月上映的《花木蘭》。「我們已經提交開放應對措施給有關當局,希望儘快獲得回應。如果沒有新一輪的疫情,我們預計一切情況在第三季度會好轉。」

隨著疫情爆發,電影院停止營業,許多大熱電影紛紛宣布延期,也有電影改為進軍影視串流平台,譬如號稱馬來西亞首部政治鬥爭電影的《Daulat》就放棄在電影院放映計劃,選擇在大馬影視串流平台IFLIX首播。

大馬影迷被迫困在家裡,卻也惠及大馬各大影視串流平台,訂閱量和觀看率大增。根據《Malay mail》報導,大馬Netflix在3月的第三個星期增長了195%的流量;而大馬最大媒體集團首要媒體集團的網路電視台Tonton流量也增長232%。該報導還指出,在3月之前,這些影視串流平台的線上流量不是只有小幅度增長不然就是負增長。這一波疫情反而讓影視串流平台顯著成長。

其中提供亞洲節目內容為主的Dimsum影視娛樂 在3月中行動管制令實施後,訂閱量更是大躍進。Dimsum影視娛樂首席營銷執行員林瑞金表示,自3月18日,政府實施行動管制令以來,Dimsum的訂閱量就大幅度增加,在幾天之內增長了3264%。

偉智5
Photo Credit: Dimsum影視娛樂首席營銷執行員林瑞金提供

「在同個時期,Dimsum平台的影片觀看次數更是增加了206%。而且大幅度增長的不僅是我們的節目內容,還有我們推出的線上教育產品配套,這些產品可以讓孩子們在家裡線上學習。隨著大馬互聯網服務素質提升,擴大了網路覆蓋範圍,我們相信,越來越多人會習慣了在家看電影看節目的常態,會有更多人選擇影視串流平台。在Dimsum 影視娛樂平台,我們一般訂戶每次觀看節目或電影都會超過90分鐘。」

雖然面對Netflix、迪士尼、蘋果等國際影視串流平台的競爭,但是林瑞金對於本土影視串流平台的發展依然有信心,除了提高技術和服務素質外,未來也將和潛在夥伴進一步擴大合作關係,製作更多本土節目,打造亞洲內容品牌。

大量影迷將觀影平台轉向影視串流平台,但是對於一些電影人而言,看電影最好的平台依然是在電影院,在大銀幕觀看電影,才能感受電影的視覺震撼和魅力。而每年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暨金環獎是大馬影迷看電影的季節,該電影節創辦人吳佩玲就表示,今年依然不放棄舉辦電影節,讓影迷依然可以在大銀幕享受好電影。

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暨金環獎是馬來西亞近年來最為關注的國際影展,坎城影展最佳導演得主菲律賓導演布里蘭特曼多薩(Brillante Mendoza)、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得主越南導演陳英雄、釜山影展前主席金東虎、《三個傻瓜》印度導演拉吉庫馬爾(Rajkumar Hirani)、台灣著名監製葉如芬、李烈等都曾經擔任評審,而港台電影人許鞍華、洪金寶、任達華、葉童、黃秋生、譚家明、趙德胤等都曾出席金環獎。

偉智6
Photo Credit: 吳佩玲提供

原定在今年7月舉行的第四屆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也因為疫情衝擊而被迫延後,但吳佩玲表示,雖然他們今年不會辦金環獎的競賽環節,但不會取消今年的電影節,而是挪後到今年11月或12月在吉隆坡舉行。

「我們會縮小一些規模,不會辦有競賽,也不會如往年般邀請大量國際電影人過來,但是我們依然不放棄籌備影展,依然引入好電影,辦電影講座,讓影迷感受到電影的魅力,持續愛電影的熱枕。」她說,今年影展也將持續和香港電影圈和台灣文化部合作,繼續推廣好電影。

值得一提的是,吳佩玲也是趙德胤執導電影《灼人秘密》的投資人之一,她所創辦的Jazzy Group所投資及製作的《One Two Jaga》、《非常盜》等都是近年來獲得不俗口碑的馬來西亞電影。而因為創辦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暨金環獎的吳佩玲認識了不少國際電影人後,她公司參與一些跨國合作,也到中國大陸拍網劇,開拓不同的影視平台。

然而,她始終認為,電影需要放在大銀幕,才能真正感受到電影藝術的魅力和美麗。這也是她繼續辦影展和投資電影的堅持。

馬來西亞影視圈在過著非一般的寒冬,但也在困境中尋求自救的方法。只是,就如馬來西亞中文影視協會賴昌銘所說的,現在是回不去了,不如看清現實整合自救去開拓更多的可能性。如何在寒冬中生活生存,也是大馬影視人在這場肺炎病毒災難的一種常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